• 第二十三章大胜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6本章字数:3187字

    德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可他刚才的确听到了宗齐山的喊声。

    德中回头道:“馆主,对不起,我不能就这么认输。在我德中的字典里,没有认输这两个字!”

    “哎!”

    宗齐山重重叹息一声,他就知道德中不会轻易认输,果然如此。

    他甚至想求云天翔,千万别对德中下杀手,以前德中可是为天晨武馆立过汗马功劳的,他这个当馆主的不能不领情。

    可是,这种情况下,他又怎么有脸开口去求云天翔,一切听天由命。

    嘭。

    云天翔的鞭腿抽到了德中的腰间。

    嗷……

    德中又是一声惨叫,侧身摔到了擂台上,几个翻滚之后匍匐到了擂台上,双腿抽搐般抖动,非常痛苦。

    德中败了。

    他这个天晨武馆的第二高手,在云天翔面前,亦是显得不堪一击。

    宗齐山和常婷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德中是败了,但他并没有死在云天翔的手里。

    如果云天翔想打死德中,非常的容易,他的扫腿一旦踢出,德中绝无可能闪避。

    只要他的扫腿猛烈地扫到了德中的头上,那么德中的死相就会很难堪。

    宗齐山和常婷都能看明白,云天翔对德中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从中可以看出,云天翔的确是个非常不错的人,有冷傲的一面,却也懂得在关键时刻留有余地。

    宗齐山心说,云天翔,难怪你很狂傲,原来你真有着狂傲的资本啊。以前我周某人见识过诸多的高手,其中不乏强悍到摧枯拉朽的猛人,但我最佩服的就是你了。

    德中被两个武师抬下了擂台。

    云天翔很洒脱地站在擂台上,微笑道:“宗叔叔,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也想出手。”

    宗齐山道:“你已经打败了金刚拳和德中,我必然出手!我已经看出来了,你是个世间少有的顶级高手,即便败给你,我也无怨,即便死在了你的手里,我也无悔!”

    看到宗齐山朝擂台走了过去,红牡丹沐倾茜当下就在心里尖叫了起来,云天翔啊我的挡箭牌,没想到你的功夫这么高啊,就连天晨武馆的金刚拳和德中都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连宗齐山都能打败,那你岂不是太彪悍了吗?

    宗宇凡已经通过宽大的电子屏幕,看到了云天翔打败金刚拳和德中的全过程,他被彻底震撼了。

    真没想到,云天翔的功夫这么高,不知道比他高出来多少倍,难怪在靓丽女装店收拾他,那么的轻松。

    宗宇凡小时候身体不好,体弱多病,吃过不少苦头,开始练功夫以来,就深深迷恋上了功夫,一心想做大高手。

    何谓大高手?仅仅是一流高手或者顶级高手好像还是不够,冥冥之中,他竟然是很想做那天下第一高手。

    可惜的是,他的实力却距离梦想很远,他的实力比起他的父亲来,差距都很大,而他的父亲也绝对不会是天下第一高手。

    此时擂台上,面对云天翔的就是馆主宗齐山,所有人的神经都绷紧了,不知道这场打斗的结果如何?

    莫非就连顶级高手宗齐山都不是云天翔的对手?如果真是如此,云天翔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子岂不是太彪悍了?

    开打了。

    宗齐山先是施展出了他的精湛拳术,他以前在中都国的少林寺呆过几年,拳法自然是博大精深。

    宗天翔对宗天翔的拳术颇为欣赏,他亦是施展出了拳术,与宗齐山打斗周旋。

    只见拳影闪动,两个人的身体腾挪跌宕,互相出招拆招,速度都是非常之快,数分钟过去,多个照面以后,斗了个奇虎相当。

    可宗齐山能感觉到,云天翔的双拳比他更加霸道有力,可以达到的极限速度也远高于他。

    他之所以还没有被打倒,正是因为云天翔对他手下留了情,他的内心涌出一股感激,对云天翔那是非常的欣赏啊。

    如同是心有灵犀,两个人同时都停了下来,云天翔微笑道:“宗叔叔,你的拳法刚猛精深,出手之间,变化无穷,很有少林拳法的风范,可谓是海纳百川,我非常的佩服。”

    宗天翔释然笑道:“天翔,可惜的是,我的拳法和你比起来,还是很有差距啊,你刚才至少有五次机会能出拳打倒我。说来真是惭愧啊,我以前的确在少林寺呆过几年,可我的少林拳法也没有达到巅峰,否则就不会是这般田地。”

    的确是有五次机会,而云天翔都是故意放过了每次机会,因为他已经打伤了金刚拳和德中,他不想再次把宗齐山这个非常不错的武馆馆主给打伤。

    听到了宗齐山的话,观众席上的所有人都是一阵唏嘘,宗齐山的爱人常婷,亦是对云天翔流露出了佩服的神情,心说,天翔,你真是个很不错的人,功夫盖世,洒脱又有风度。

    沐倾茜彻底的惊呆了,原来就连天晨武馆的馆主宗天翔都不是云天翔的对手,她心说,云天翔啊挡箭牌,你可真彪悍啊,你太合适给我做挡箭牌了,我是不会轻易让你辞职的。

    云天翔笑道:“宗叔叔,我们好像该下擂台了,你的意思,莫不是继续打下去?”

    “天翔,我知道,切磋腿功的话,我依旧不会是你的对手,可是,我还是很想领教一下。”

    云天翔道:“宗叔叔,你是我的长辈,既然你有这个兴趣,那我就奉陪。”

    宗天翔一声大喝,他的扫腿如闪电一般对着云天翔扫了过来。

    云天翔仰身避开,身体侧移的瞬间亦是扫腿进攻,只见擂台上腿影闪动,扫腿与扫腿对决,又是斗了个奇虎相当。

    数分钟后,宗齐山已经是面红耳赤,热汗淋漓,喘息不已,体能已经耗费过半。

    再去看云天翔,他的额头甚至连一点汗珠都没有,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清淡微笑,潇洒非凡,飘逸大气。

    观众席上所有的人都看明白了,论腿功,宗齐山就更加不是云天翔的对手了,差距非常之大。

    非常必要的情况下,云天翔出腿之间,就有可能要了宗齐山的命,而宗齐山的腿却很难踢到云天翔的身上。

    宗齐山道:“天翔,承让了,我看就到这里吧!你是高手中的高手,宗叔叔非常的佩服你,甘拜下风!”

    “宗叔叔,你过奖了。”

    宗齐山道:“你连赢三场,一共是600万,我这就网银打款给你。”

    “那就多谢了。”

    既然是在擂台上赢到手的钱,云天翔是绝对不会客气的,他就是如此,应该属于他的东西,不会轻易放过。

    宗宇凡彻底傻眼了,就连他的老爸宗齐山,都自愧不是云天翔的对手。

    这还了得?

    云天翔这小子的功夫怎么会这么高啊!那么他又是从哪里来的,他到底是什么人啊?

    宗齐山果然是非常的痛快,他已经是网银打给了云天翔600万,于是,云天翔手里的钱就更多了。

    网银打款时,云天翔和沐倾茜都在旁边。

    云天翔瞪了沐倾茜一眼,把热辣的红牡丹给吓了一跳,随之很可爱地对着他吐了吐舌头。

    她心说,云天翔啊挡箭牌,莫非是你对我很有怨念,很想收拾我?

    云天翔还真就很想收拾沐倾茜一顿,因为沐倾茜落井下石的行径实在是让他太恼火了,如果不用特殊手段来给她一顿,他的心里就会一直郁闷。

    宗齐山和爱人常婷在天晨武馆设宴款待云天翔,菜肴十分的丰盛,鲍鱼龙虾都在其内,酒是五十年陈酿的茅台。

    这就让云天翔回忆起了以前和师父邪魅太岁在一起的日子,当时可谓是每日美酒佳肴好不快活,过得简直就是人间活神仙一般的逍遥日子。

    当然了,其中也不乏血雨腥风杀伐刺激。

    而以后的日子,就只能是他自己闯荡,他必须在未来八年内赚到100个亿,拥有10个以上极品的女朋友才行。

    几次碰杯后,宗齐山给予了云天翔高度的评价,说他是世间少有的大高手,简直就是武神一般的人物。

    对此,云天翔只是很清淡的笑了笑,很明显,他并没有飘飘然,从他的身上表现出了让他不敢相信的沉稳冷静。

    宗齐山心头的疑虑越发的浓烈,真不知道是何等高人教出了云天翔这等高徒,总之,云天翔的功夫不会是凭空而来的。

    在和云天翔的打斗中,尽管宗齐山一直在细心品味他的功夫路数,却还是没能看出他地师承。

    之前他已经问过一次,那次宗天翔给出的答复是“不告诉你”,让他很没面子。

    此时酒喝得很尽兴,宗齐山又一次问出口:“天翔,如果当宗叔叔是朋友的话,不妨报出你师父的大名?”

    宗天翔微笑道:“宗叔叔,我自然当你是朋友,否则也不会坐下来和你一起吃菜喝酒,可我还是不能把师父的名号告诉你,因为师父他老人家不乐意我随便报出他的名号,否则就有可能惩罚我!”

    在座的人都笑了起来,其中沐倾茜笑得那是一个热辣灿烂,花枝招展。

    这朵可人的红牡丹笑过之后,娇声道:“云天翔大混蛋,没想到这个世上还真有让你害怕的人啊,我还以为你是天不怕地不怕呢。”

    云天翔当下就给出了神一般的回复:“我云某人还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可就是怕我的师父!师者为父,我怕我的师父,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

    沐倾茜撇撇嘴,表现出了很不以为然的样子,可心里怕着呢,兴许离开了天晨武馆,云天翔就要收拾她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