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空前绝后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5本章字数:3184字

    酒席之后。

    云天翔和沐倾茜都随同宗齐山和常婷到了宗宇凡所在的房间。

    躺在床上的宗宇凡看到云天翔的瞬间,竟然是吓得哆嗦了起来,生怕这个生猛无比的大高手再给他来几下。

    云天翔微笑道:“宗少,你不用害怕,我和你的父亲已经是朋友了,以后不会随便收拾你的。不过,你如果做出了让我很郁闷的事,我必然不饶你。”

    宗宇凡道:“如果我继续追求白牡丹,你必然是会干涉了?”

    云天翔道:“我和白牡丹是朋友,她亲口对我说的,她不喜欢你,不希望你继续纠缠她,你还是放手吧!否则,你的下场好不到哪里去。”

    宗宇凡嚎啕大哭起来,嘴里大喊着:“我好喜欢白牡丹啊,我好想得到她,我好喜欢白牡丹啊,我好想……”

    “够了!”

    宗齐山大喊一声,宗宇梵的身体猛地一个哆嗦,顿时就闭了嘴,可他的眼泪还在流,时而就哽咽一下。

    宗宇凡很不甘心,此时他的心非常的消沉,他的身心都有如是掉入了深不见底的黑洞。

    宗齐山道:“天翔已经很给面子了,你的老爸我很欣赏他,也很佩服他,已经和他是好朋友了。现在是好朋友,以后也会是。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天翔不允许你继续追求白牡丹,我儿你就放手吧,否则且不说天翔,我也不饶你!”

    “哦!”

    痛苦不堪的宗宇凡目瞪口呆,以前向来都护着他,不允许他受到半点伤害的父亲,现在却变了立场,亦是不允许他继续追求白牡丹了。

    云天翔打算离开天晨武馆了,让沐倾茜和他一起走,可沐倾茜说她还不想离开,分明就是怕被他收拾。

    云天翔道:“倾茜,你躲得过一时,可你躲不过一世,你这么可恶,我是必然要收拾你一顿的。你稍微乖点,和我一起离开,兴许我会手下留情,否则,休怪我辣手摧花!”

    辣手摧花……

    听起来真是好可怕,沐倾茜甚至想象到了云天侠女脱掉了她的裤子,猛烈地拍打她的屁股,甚至还匍匐到她身上的情景。

    红牡丹显得可怜兮兮,只能是跟着云天翔的脚步一起走出了天晨武馆。

    刚才那顿饭吃了很长时间,此时天气已经大黑了下来,周围一带灯火辉煌霓虹闪耀,有几个规模宏大的娱乐场所。

    暖风吹到人的身上,非常的舒服,云天翔点燃了一根烟,对着沐倾茜的脸蛋吹了一口烟气,就开始用迷离的眼神欣赏周围的美景了。

    沐倾茜热辣一笑,柔声道:“天翔,我知道,我不该落井下石,可你这块石头也没掉到井里啊!被收拾的不是你,而是天晨武馆的高手,甚至就连顶级高手宗叔叔都败给你了,你还因此赢到手600万,你应该……”

    云天翔打断了她,轻笑道:“你这个可恶的红牡丹,你是不是想说,我应该感谢你?”

    其实红牡丹就是想说这个的,听到了云天翔的反问,自然就不敢说下去了,嬉笑道:“我刚才想说,你应该原谅我!好啦,天翔,你看,我让你冒充我的男朋友,这怎么说也算是缘分了吧!你以前冒充过别的女孩的男朋友吗?”

    “那倒是没有。”

    沐倾茜娇声道:“你看,这还是你头一次做这种事呢,即便我只是你的冒牌女友,你也要善待我,心疼我呀!不能因为我犯了那么点错误,就严厉惩罚我!什么辣手摧花,你可不能对我这么残忍。”

    “倾茜,你的舌头很长很滑润,你的嘴巴的确很好用。但是,就算你说破大天,我还是会惩罚你。”

    沐倾茜的心有点消沉了,双眸之中有晶莹的液体在闪动,可怜兮兮道:“那你打算怎么惩罚我?”

    “到了我的住所,你自然就知道了。”

    沐倾茜道:“去你哪里啊,大晚上的,不好吧?要不去沐家别墅好了。”

    云天翔已经是朝沐倾茜那辆保时捷卡宴走出,心说:如果到了沐家别墅,有些手段就不能随便对你用了!如果你古灵精怪对着你的母亲喊一声救命,恐怕我就不好收拾你了。

    保时捷卡宴在柏油路上飞驰,很快就到上京大学了,沐倾茜灵机一动道:“天翔,要不要去吴姐的服装店看看?”

    “也好。”

    云天翔倒是没什么意见,即便是在吴姐的服装店停留半个小时,也不会影响到他对沐倾茜的惩罚。

    沐倾茜心说:左云杉啊白牡丹,你就是没有我的命好,我是富豪大小姐,可你却是个穷到了让人吃惊的女孩,我倒是要看一看,你在这家巴掌大的服装店当导购是个什么样子。

    因为有白牡丹左云杉的到来,靓丽女装店的生意再次火爆了起来,比白天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当云天翔和沐倾茜走进来时,有二十多个女孩在挑选衣服,白牡丹和圆圆正在不停地忙碌,而吴莲琪也在收银台边上忙着,从她嘴角惬意的微笑就能看出来,营业额非常的可喜。

    云天翔站到了吴莲琪的身边,品味着她的身体散发出的香气,微笑道:“吴姐,今天的营业额多少了?”

    “快三千了,真好。”

    云天翔道:“看来白牡丹的到来,真是给你带来了不小的财运。”

    “是啊,白牡丹真是太给力了,无法形容的给力!”吴莲琪修长丰腴的双腿轻颤着,又有人来付款了,她非常的快乐。

    唯恐天下不乱的红牡丹,已经是迈着热辣的步子朝正忙个不停的白牡丹走了过去。

    留意到红牡丹走了过来,白牡丹微微愣了愣,心里稍微有点紧张,生怕红牡丹又没来由地找她的麻烦。

    但她的面色还是那么平静,继续给几个女孩介绍衣服,对红牡丹有那么点无视的味道。

    好啊你!白牡丹,我都走到你的身边了,你居然敢无视我,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难道你都忘了,我以前是怎么收拾你的?

    沐倾茜如此的想着,阴阳怪气道:“白牡丹,看来你很擅长做服装导购啊,我看你也不用继续读大学了,这样还能省点学费,减轻你父母的负担,你不如退学做服装导购算了。”

    白牡丹从小就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随着渐渐长大,她的自尊心就更强了,而红牡丹刚才的冷嘲热讽,严重伤害到了她的自尊心。

    她的面色从平静变得清冷,从她的双眸之中迸发出了怒火,她愤然道:“红牡丹,你别没事找事,我告诉你,我当兼职导购,就是为了赚点钱贴补生活,好让自己的学业顺利进行下去。你走开,别影响我工作。”

    “你的口气真不小啊,还想让我走开,就好像这家服装店是你开的,我偏不走开。”

    沐倾茜很来劲,面色傲娇,修长的双腿轻颤着,就连高耸的胸部都在抖动。

    那些顾客看到红牡丹和白牡丹争吵了起来,都退后了一些,都没心情挑选衣服了,而是准备好了看戏。

    云天翔走了过来,当着这么多上京大学学生的面,他必然会装得很像红牡丹的女朋友,搂住了她的香肩,微笑道:“倾茜,我的宝贝儿,你那么多金,要不你买点衣服,为这家小店贡献点营业额?”

    沐倾茜刚才还很傲娇,而此时,她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云天翔的力量和怒气,这才意识到,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他收拾!

    本小姐此时很被动,不如就表现一下,也好让你小子对我手下留情,别把那辣手摧花的招数用到本小姐的身上。

    如此的想着,沐倾茜微笑道:“好啊,本小姐今天心情分外的好,那就给这家不起眼的小店贡献点营业额!在场的所有人都听着,你们随便挑随便选,不管看上了什么衣服都可以装起来,我买单!”

    红牡丹可真不是一般的给力,居然是要给在场所有的人买衣服。

    现场立刻轰动起来,几乎所有的人都开始用不可思议地眼神看红牡丹。

    到底是不是真的啊?这个世上果然有这种好事吗?

    沐倾茜娇声道:“你们看我做什么?快点选衣服啊,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好像是真的啊!”

    “红牡丹大发善心,要散财了,我们快点挑衣服,哦啊,我想把刚才试过的那两条裤子都买了,哦啊,还有这件短衫。”

    “真好啊,我也多选几件。”

    所有的人都踊跃了起来,这就让靓丽女装店达到了一个新的高cao高。

    吴莲琪惊呆了,可她只能是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热闹非凡的情景。

    云天翔心里发笑,心说:沐倾茜啊红牡丹,你可真有才,也别说,你来的这一手还挺让我愉快的。

    白牡丹也没想到,红牡丹这么能闹腾,不过也好,红牡丹那么有钱,不如就让她多为上京大学的学生做点贡献吧!

    不出一个小时,靓丽女装店的营业额就从不到三千块增长到了五千多块。

    也就是说,上京大学的人已经免费拿走了两千多块的衣服,而此时,服装店里人满为患,外边还有多个人拥挤在一起,拼力想进来选衣服。

    “红牡丹是不是疯了?”

    “好像也没什么,即便是把这家店所有的衣服都买下来,对红牡丹来说,也是小意思啊!”

    “我以前听人说,有次红牡丹逛街,一个下午就花掉了上千万,不知道是真的假的?”

    “一个下午逛街花掉上千万,听起来好可怕,她都买什么了啊,竟然是花了那么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