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没有面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5:36本章字数:3031字

    刘芸心疼不已,就连她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从小到大,自己的宝贝儿子又何曾受过这么重的伤?

    到了楼上的卧室,等沐倾茜脱掉了所有的衣物,刘芸亲自给她的屁股用上了外伤药。

    清凉的感觉终于让疼痛降了下来,沐倾茜已经是哭成了泪人,就像是一朵带雨的红牡丹。

    听沐倾茜说明了原因,刘芸就显得很无奈了,轻叹道:“倾茜,不是当妈的说你,你这样做的确是有点过分,你分明是在落井下石啊!就算天晨武馆的宗馆主是你爸的挚友,你也不能在他的面前如此对待天翔啊!”

    “那小子太可恶,明明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白牡丹左云杉,在冒充我的男朋友期间,他居然还敢为白牡丹出头,他这是目中无人,没把我当回事啊!我当时在宗叔叔的面前落井下石,无非就是想报复他一下,不料我的屁股却受苦了,我还给他……,给他……,哎……,我都没脸说了……”

    “倾茜,不管云天翔那小子让你给他做了什么,你都可以告诉我。”

    刘芸心说,难道那小子让你用嘴巴给他那个了?

    沐倾茜道:“他让我给他洗了两条小裤。”

    “哦……”

    即便不是用嘴巴那个,即便只是洗了两条小裤,也已经是不小的羞辱了。

    怒火在心头翻滚,刘芸甚至想立刻就纠集沐家所有的高手去对付云天翔,但她还是忍住了。

    “倾茜,云天翔这小子这么欺负你,以后必然会收拾他,可是眼下,还是忍忍吧。”

    沐倾茜尖叫道:“他都把我欺负成这个样子了,凭什么忍啊!我的老妈,难道你还担心,沐家所有的高手还对付不了一个云天翔?更何况,我们沐家还有很多把枪呢!”

    “不是这个,只是……”

    沐倾茜疑惑道:“只是什么?”

    “你爸现在还在疗养院躺着呢,变成了植物人,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可能好起来,而幕后的黑手还没查到。云天翔这个人功夫盖世,能力超凡,我想的是,等以后时机成熟,让他出面追查幕后黑手,为你爸报仇!”

    “明白了。”

    沐倾茜终于明白,她的母亲为什么如此的器重云天翔,原来是为了追查谋害父亲的幕后黑手。

    “倾茜,为了给你爸报仇,你能忍吗?”

    “我能。”

    沐倾茜不假思索就给出了答案,只要能查到谋害父亲的幕后黑手,她受这点委屈,不算什么。

    她不哭了,她的面色凝重,她的呼吸匀称了下来,可还是隐约可以看到,她那高耸的胸部在不断地起伏。

    此时她的愤怒来源于谋害父亲的幕后黑手,而不是云天翔,她甚至对云天翔充满了希冀,真希望他有能力查到幕后黑手。

    红牡丹道:“老妈,既然你认为云天翔有这个本事,不如明天就带他去郊外的疗养院见一见我爸。”

    “还不是时候。”

    红牡丹道:“什么时候才行?”

    “要等我认为他是个绝对值得信任的人,怎么也要再过上一段时间。”

    “妈,我听你的。”

    “好女儿。”

    想到丈夫悲惨的遭遇,刘芸再也控制不住泪水,这个高贵风韵的女人,泪如雨下。

    在天晨武馆时,云天翔就已经从宗齐山馆主的嘴里听出了什么,那意思就是,沐倾茜的父亲,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变成了植物人。

    可之前刘芸和沐倾茜并没有对他提起过这事,他也就不便过问,是否要插手,就看以后刘芸是否会求到他。

    接下来的两天,因为屁股上有伤,沐倾茜没有在上京大学出现。

    云天翔并没有联系沐倾茜,甚至连个短信都没发。他每天都会去上京大学的澜胜湖边看风景,一般是午饭后过去,坐到青石台上抽上两根烟,呆上一个多小时。

    云天翔帮助红牡丹收拾牛家大少爷牛伟。

    云天翔帮助白牡丹收拾天晨武馆的大少爷宗宇凡。

    这些壮举在上京大学掀起的波浪远远还没有平息,校园论坛上,有关云天翔和红牡丹、白牡丹的帖子激增,只是这么几天,就有数百个帖子和他们有关。

    很多人佩服云天翔的功夫,就连全校第一高手宗宇凡都不是他的对手。

    很多人羡慕云天翔的艳福,那么多人都想做红牡丹的男朋友,可红牡丹的男朋友却是他。

    又是一个午后,云天翔在上京大学附近的饭店吃过饭,就走进了校园,朝揽胜湖的方向走去。

    牛伟远远看到了他,内心的怒火一下子就燃烧起来,如果不是牛家现在还没有一个顶级高手可以对付他,恐怕立刻就会出手。

    云天翔是什么眼力,自然发现了牛伟,而且知道这小子对他很不服气。

    暂且先不收拾他了,相信以后还有的是机会收拾他,等他找上了门再收拾,那样更好玩。

    坐到了揽胜湖边,云天翔看着平静的湖面,点燃了一根烟,他的嘴角露出了轻笑,心说,红牡丹,我的冒牌女友,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在上京大学出现,看来我那顿巴掌真是让你的屁股很痛苦啊,回头有了机会,我定要好好安慰一下你的屁股。

    如果让沐倾茜知道了他此时的想法,非要气得疯掉不可,而此时沐倾茜的屁股基本好起来了,青肿消失,又恢复了以前雪白细嫩的光泽,很极品的美女臀。

    此时她正和母亲刘芸一起,在沐氏远瞩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

    上午她和母亲一起去郊外的疗养院看过了父亲,此时的话题都是围绕着,那个曾经在商界叱咤风云的精英男人展开的。

    母女两个都流了不少的眼泪,一起掏出香帕来擦眼泪。

    刘芸吸了吸鼻子,勉强挤出了一丝笑脸,柔声道:“我的好女儿,你的屁股也好得差不多了,不如明天就去学校吧。”

    “不想去。”

    刘芸道:“你总要读书啊,学业可不能荒废了,你是沐氏远瞩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必须勤学上进才行。”

    “好啊,妈,我知道了,我明天就去上学,别看你的女儿很贪玩,该学到的知识,都不会马虎的。”

    沐倾茜非常的贪玩,甚至是有点天真,可她的学习成绩很好,可见她非常的聪慧。

    忍不住又想到了云天翔,她心说,也不知道你个混蛋在做什么?你走路有没有摔跟头?你在揽胜湖边看风景时,有没有一头栽到湖水里?你上洗手间时,有没有弄到手上!你个混蛋,等你落到本小姐手里,看我不狠狠收拾你!

    坐在揽胜湖边看风景的云天翔连续打了三个喷嚏,随之呵呵笑了起来,心说,这喷嚏打的,就像是一种预兆,莫非可爱的红牡丹正在诅咒我?

    此时此刻,不管是红牡丹还是白牡丹,其中任何一个在他的身边出现,都会给他带来一片快乐。

    可惜的是,红白牡丹都没有出现,有个非常可恶的人却走了过来,正是牛氏华为集团的大少爷牛伟。

    牛伟迈着很洒脱的步子走到了他的身边,就仿佛是过去了一些时日,已然是不惧怕他,就有如以前的糗事从未有出现过。

    坐到了云天翔的身边,牛伟这个很想收拾他的人,暂且恬不知耻地递过来一根烟。

    云天翔接过了他的烟,可他并没有把烟放到嘴里,而是直接丢掉了湖里。

    牛伟很没面子,那张脸一阵青一阵白,尴尬笑道:“云大高手,不用这样吧?其实咱们两个也有变成朋友的可能。”

    “为什么?”

    “因为我有钱。”

    云天翔道:“你想和我做朋友,恐怕只有一个途径,但是实现起来非常的困难。”

    “什么途径?”

    云天翔道:“让你的父亲重新和你的母亲那个,请让你的母亲重新生你一回。”

    “你……”牛伟快被气得吐血了。

    云天翔道:“怎么?你对我很有意见?如果你又想下湖里畅游一番,我立刻就满足你。”

    “算你狠!”

    牛伟灰溜溜走开了,他可不敢继续呆在云天翔的身边,否则下一秒就可能被他给丢到湖里去。

    牛伟当然知道,上京市赫赫有名的天晨武馆的大少爷宗宇凡,因为白牡丹左云杉,也让云天翔给收拾了。

    难道向来飞扬跋扈自命不凡的宗少,心里就没有仇恨吗?如此的想着,牛伟把越野车开得飞快,他要去天晨武馆找宗宇凡。

    如果牛伟知道,天晨武馆包括宗齐山在内的三大高手,都败在了妖孽天翔的手里,他就不会如此的希冀雀跃了。

    连续被云天翔羞辱,牛伟已经丧失了理智,把越野车停到天晨武馆的大门外,就迈着豪放的步子走了进去,就有如他是个世间少有的高手,来这里就是要踢馆。

    牛少来了。

    宗齐山和宗宇凡都是非常的意外,以前牛伟和宗宇凡走得并不近,无非就是见了面打个招呼的关系,绝没有多么深的交情。

    宗齐山当下就能肯定,牛伟造访,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好在宗齐山并不怀疑儿子的智商,并没有过多的提醒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