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醒酒的纸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080字

    窦子萍在外面转了一天,抓了几个小案子,可是薛仲乾说今天好新闻多,她的小案子没有版面上可上,不用写,可以到点下班了。一想到这个月日子已经过半,任务还差很多,窦子萍的心情一下子变得很坏。

    “早知道这样何必辛辛苦苦出去采访。明天哪都不去了!”

    “不许撒娇。”

    薛仲乾就爱这样,好像跟谁都在暧昧,整个一花心大罗卜,难怪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照这个样子,40岁也娶不上老婆。

    “每天就是你伤我最多,跟你撒娇,简直就是羊入虎口,我有那么傻吗?”

    薛仲乾脸上现出迷人笑容,同时从桌子下面拿出一杯原味牛奶,推到窦子萍面前。“早餐的时候多买了一个,正愁没人给呢,帮我消化了吧,扔掉怪浪费的。”

    如果他是个丑八怪该多好。要想杜绝办公室恋情,最好的办法就是全部丑男配美女,或者全部帅哥配丑女,总之不能有像窦子萍和薛仲乾这种年貌相当、才智相仿的男女,真费神啊! 可是牛奶无罪。窦子萍把牛奶握在手里。“好吧,就帮你这个忙。记得欠我一个人情啊。”

    “多谢。”迷人的笑容再次出现。

    真受不了!窦子萍转身走了。不过牛奶的味道确实很好,再加上免费赠送的暖男微笑,被枪毙3个小稿之痛暂时算是平复了。嘴里叼着吸管,窦子萍偷偷看了一眼远处的薛仲乾,人家可是在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哼,谁知道是在认真工作还是在和女朋友聊天!窦子萍赶紧转回头,并对自己的想法感到自责。最近是怎么了?就算人家在和女朋友聊天,关你什么事呀?窦子萍,清醒点吧!正在猛吸的吸管进空气了,发出很大声响。牛奶的量越来越少,还没来得急好好享受就去光光了,真是的。

    在公司忙了一个下午,当天晚上何慕又赶了两个酒场,见到不同的哥们儿,喝了一肚子乱七八杂的酒,白的、啤的、红的、黄的,得什么灌什么,到后来能吐的尽量往外吐,他不断提醒自己:保持头脑清醒是第一要务,不能忘了为什么喝酒这才是本事。其间,公司办公室的周晓敏给他打过好几个电话,全被他按掉了。现在不是和她说话的时候。这个丫头有时挺懂事,有时也挺烦人。不能对她太好,弄不好沾上可就麻烦了。

    从出租车下来已经是后半夜。呼吸着午夜那凉丝丝,混合着轻度雾霾的空气,踩着云步,何慕终于摸进自己家楼门,用了绝对超标的劲儿按下电梯按钮,开门以后一脚踩进电梯,顺势靠在门边。电梯晃晃悠悠,何慕也跟着悠悠晃晃。

    做外科护士的老婆王丽今天是夜班。反正她是不是夜班都一样,因为怕影响对方休息,他们早就商量好各睡一个房间,如果谁有想法可以到对方的房间提出要求,完事以后还是各自回房休息。此时此刻何慕忽然意识到,距离他们上次一起办那事儿已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然后他想到周晓敏。他们曾经在一个部门工作,关系不错,后来何慕被公司外派锻炼,等他折腾一大圈又回到总公司,周晓敏也离开原来的部门,被调到总经理办公室。那可是个重要地方,尽管周晓敏只是个普通小文员,可是对于老大的动态和其他人的行踪多有了解,相当于皇上身边的宫女儿,特别是关总下去后,办公室主任换人了,而周晓敏却没动。凭着这么多年的关系,周晓敏已经成了何慕在高总身边的眼线,这眼线当然不能白当,除了给她实实在在的好处外,暧昧也是必不可少的。

    得给周晓敏回个电话,说不定有什么重要消息呢。何慕摸出手机,可是电梯中信号不好,他就拿着手机等到电梯到站。

    何慕脚后跟重重砸地走下电梯,这响动把楼道里的灯弄亮了好多盏。进屋再打电话吧。何慕在家门前晃了两晃,好歹稳住重心,这时他看到家门的外边用胶条贴着一张花花绿绿的广告纸。这种情况太多了,何慕没在意。他很认真地掏了半天,终于掏出钥匙,接着重重的一大步站到门前,因为这一步有点过大,那张广告纸就在他鼻子前面,他瞪着那个广告,焦点都有点虚,这让他很不爽,于是抬起手,又用了超标的力量把那个广告拽下来,扔在地上。

    钥匙在两个锁眼里稀里哗啦转了半天,门应该是开了,何慕拉开门,本来准备抬脚进屋,却不小心瞟了一眼被他扔在地上的广告。有一张白纸从折叠着的广告里边露出一个角来。什么东西?本来不想理它,可不知怎么地就是觉得那张纸有事儿。何慕向后退了退,弯腰捡起广告,从里边抽出那张白纸,然后他就看到了一段让他浑身冒汗的文字:

    还记得元华吗?大概你已经忘了吧?一个死人是不值得怀念的。不过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你有个儿子,是你和元华的。你对孩子的义务必须履行。明天午休时,带上10万元到火凤凰旅馆1206号房间来。我在那等你。

    没有落款。

    何慕攥着这张纸,感觉自己脑袋特别特别大。

    元华,儿子?

    元华不是已经死了吗?没听说她生过孩子呀?!

    何慕忽然感觉要吐,他匆忙带上房门,把鞋甩得老远,一路冲刺进卫生间,稀里哗啦吐了一阵子,然后顺势靠着浴盆坐在瓷砖上,瓷砖的凉意很快透过裤子传递到屁股上,这让何慕觉着比较爽。

    刚才那张纸被他放在门厅的鞋柜上了,因此他一度认为那只是个幻觉,那么是谁提到元华了?还有孩子?好像还有10万块钱?何慕挣扎而起,穿过客厅,找到那张倒霉的白纸。

    不是幻觉。

    何慕坐在沙发里,瞪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研究那张纸条,全然不管屁股是不是刚刚才坐过卫生间的地面。写这张纸条的人知道他和元华的关系,知道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知道元华已经死了。这个人想要敲诈他10万块钱,“敲诈”他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