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诅咒短信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3198字

    这个人会是谁?为什么元华刚死的时候不来,偏偏现在来?就是说这个人应该知道现在这个时刻对何慕今后的人生十分重要,一旦他不同意给钱,这个人也许会去公司告他,毁了他的前程。

    那又怎么样呢?这个人又不是元华本人,元华已经死了,就算有个人到公司去说何慕在朝阳的时候有个情人也死无对证啊!难道元华在自杀的时候留下遗书了?遗书说到他们的事,说到他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而这份遗书就在这个人手里?想到这里何慕的胃又开始搅动起来。要真是这样的话还真就麻烦了!

    何慕摸过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从鼻子和嘴里喷出的烟雾呛得他皱起眉头,眯起眼睛。他忽然想起王丽的约法三章:不能在家里任何一个地方抽烟。王丽的鼻子比狗还灵,今天晚上何慕抽了烟,明天王丽回来准发现。为了减少一场战争,何慕又把烟掐了。

    “你有个儿子,是你和元华的。”

    何慕继续把思维集中在纸条上。这不太可能吧?元华说过她把孩子打掉了,而且他们在1个多月后还进行过一次未遂的亲热互动,要是孩子没做掉的话,元华的肚子应该大了。最重要是最后告别那次,如果她怀着孕,一定能看出来,已经好几个月了,肯定显怀呀!可是转念又一想,女人这种东西也不好说。那次未遂的亲热,元华一直在忙活他,好像到最后她还穿着背心。而最后那次见面,元华好像是穿一件挺宽松的衣服。万一她真没打掉孩子呢?

    何慕出了一手心的汗。可是转念又一想,不对呀,她要是生了孩子,肯定有人知道啊,怎么可能没一个人提这事呢?如果她生下了孩子,那她为什么还要自杀呢?

    胃里翻腾,脑袋迷糊,灵魂好像已经逃离了肉身。元华的事何慕算是想不清楚了。他放下那张纸条,准备去冲个澡。不行,就算王丽不在家也不能就这么把纸条放在茶几上。何慕把纸条拿进卫生间,怕弄湿了,顺手塞进一摞毛巾中。一想不行,万一一会儿自己忘了,明天让王丽看见可是不得了,他又把纸条从毛巾中抽出来,光着屁股转了半天,最后还是先把纸条送回自己房间,放在装袜子的抽屉最下面,用袜子盖好。

    打开淋浴,热水让何慕身体中的酒精一点点蒸发出来,他脑子里一直在想:到底是谁写的纸条?会是谁呢?

    没有稿子可写,窦子萍本来可以早早回家,可是那个家偏偏又不是她愿意早早回去的地方。正准备打电话拽萌萌和她一起吃饭,萌萌的电话到先打进来,窦子萍忍着笑,严肃地接起电话,如愿和萌萌约在韩菜馆吃紫菜包饭。

    不用猜就知道,萌萌主动给她打电话就两种情况,一种是陷入情网需要有人分享,另一种是和男朋友吵架或者分手,需要有人分担。这次一见面窦子萍就明白了,又要被倒垃圾。好吧,为了有人陪着吃饭,被倒垃圾也得认啊,况且在读初中的时候,萌萌也是窦子萍惟一的垃圾桶,收下过她很多的垃圾。但是窦子萍运气不错,她们刚坐下没多久,一个主动愿意买单,并且完全改变饭桌气氛的人出现了。

    薛仲乾带着他的两个朋友不在预料中地走进韩菜馆,这小子一眼就看见窦子萍,迷人的笑容让馆子熠熠生辉。

    “嗨,真巧啊!”

    “不是吧,你怎么也这么早?”

    “咱是谁呀?干活干净利索。”薛仲乾自夸之后开始捧杀窦子萍,对他的朋友大声说:“来,我给你们介绍。这位就是我们办公室一号女主角。”引得餐馆内的其他客人都看向窦子萍。

    “哇,终于见到女一号了!”薛仲乾的一个朋友很夸张的样子,天知道薛仲乾背地里对朋友们说过些什么!

    “别闹!”窦子萍被馆子里那些陌生人的目光弄得很不舒服。

    “没办法,虽然咱们今天没有在一起吃盒饭,可是缘分就这么深,还是得一起吃,对吧?”

    尽管萌萌一直用期待的眼神看着窦子萍,窦子萍还是装作不懂拒绝的样子。

    结果萌萌倒垃圾的诉求被完全否决,5个不怎么认识的年轻人凑成一桌。坐定之后窦子萍和薛仲乾的朋友们打了招呼,也把萌萌介绍给3位男生。结果两个人的诉苦之餐变成了5个人的欢乐相聚。有趣的是萌萌很快就改变了心情,而且和薛仲乾的一个朋友很谈得来的样子。这个妞啊!

    吃饭期间窦子萍接到一个短信,应该是个垃圾短信,不过内容很特别:百天之内会有祸患,小心为好。也没有什么链接。一般这种短信是为了骗钱吧?希望收到的人赶紧破财免灾,花钱买点什么吉祥物之类,可是这个短信没有链接,也没有回复几就可以免灾的提示,看来发短信的人还不够专业。窦子萍暗自为人家操了点闲心,就收起手机继续喝酒了。

    晚上9点多从餐馆出来,一般有两种选择:一种是各自回家,一种是换个地方继续喝。如果继续喝的话后来怎么回事就不好说了。

    “亮子,你住城西,你自己走吧。我和小凡把两位女生送回家。”薛领导这样部署,看来是第一种情况了。窦子萍心里多少有一点失望,脸上却一直呈现着微笑,不是说女人最好的化妆就是微笑吗?

    他们4人上了同一辆出租车,薛领导坐前面,窦子萍和萌萌,还有那位与萌萌谈得来的小凡坐后面,窦子萍当然是让萌萌坐中间了,结果一路上萌萌和小凡继续开心聊天,窦子萍只好把头扭向窗外,欣赏夜景。

    第一站送的是萌萌,然后是窦子萍。萌萌下车后,小凡一定要坐前面,让薛仲乾坐后面。可惜他们俩就没有萌萌和小凡的热闹,两个人各把一边的车门,头都向外扭着,如果不是小凡起头说点什么,他们怕是话都没得说。这是怎么了?难道心里有鬼吗?

    萌萌是小凡送上楼的,这次理所当然是薛仲乾送窦子萍上楼。在一楼等电梯的时候,窦子萍家上一层的邻居大姨走进来。

    “不用送了,我们俩一起上去,没问题的。”窦子萍想赶紧让薛仲乾走,她觉得深夜上楼这件事有点别扭。

    “不行,不差这一点儿,我一定得看着你进家门。”

    既然都这么说了,窦子萍也不好再坚持。好在电梯里有三个人,到也没有多尴尬。走下电梯,窦子萍就掏钥匙开门,门开了以后才转过身对薛仲乾说:“这下可以了吧?”

    “洗个澡,好好睡觉。”

    “嗯,知道了。”

    “再见。”

    “再见。”窦子萍想等薛仲乾上电梯再进门,又觉得那样有点缠绵,所以一只脚迈进门,而另一只脚却犹豫在外面。幸好电梯很快就下来了。

    “赶紧关门。”薛仲乾最后指示。

    窦子萍赶紧收回门外的脚,关上房门。

    客厅里黑乎乎的,只有王子的房间亮着灯,隐隐传来游戏的强烈音效声。马上就初三了,还整天泡在游戏里,这孩子没救了。

    这个破房子客厅大得离谱,窦子萍那个一直扮演大款的爹就是这么要面子,本来才4口人,也要买个300多平的房子,客厅装修得像皇宫一样,却经常不舍得打开超级多的电灯炮,弄得家里总是暗无天日。

    窦子萍借着窗外的光亮一边换鞋、脱外衣一边想到刚才薛仲乾的话:洗个澡,好好睡觉。一句话里就出现两个敏感词:洗澡、睡觉。这两件事用你管吗?

    窦子萍的房间在二楼,她脸上带着微醉的笑意懒懒地走上楼梯。这时一股刺鼻的气味从楼上传来,让她的笑容变得扭曲。他们又买榴莲了,这么大味道,也不知道打开窗子放放。微醉的感觉不错,四肢热乎乎,脑袋晕乎乎,特别是想到刚才大家说的一些搞笑段子,窦子萍在黑暗中竟然笑出声来。

    已经迈上最后一登楼梯。因为二楼的窗户都在房间里,所以走廊漆黑一片,窦子萍没走两步,脚下一绊摔倒了,她感到手戳在什么东西上,很痛。

    竟然是榴莲壳!榴莲肉被拿出去了,榴莲壳却扔在地上。窦子萍的手掌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淋漓。吃榴莲就罢了,还到处乱扔榴莲壳,这个家的人真够奇葩的!而比这还奇葩的是,窦子萍摔倒弄出这么大动静也没人吱个声,探头看看出了什么事,简直就是一窝冷血动物。

    窦子萍自己用凉水冲冲伤口,抹了点药水,简单包扎一下。

    “这下完了,还怎么洗澡啊?还有,手这么疼能好好睡觉吗?真是多余!”窦子萍坐在床上,大声责怪薛仲乾。然后又觉得自己无厘头。怪得上人家吗?人家只是说客套话而已,谁在乎你是不是洗澡,是不是好好睡觉呀!

    这一天过得真够失败的,3个稿子全被枪毙了,吃顿饭还算开心,结果回来摔了一跤,手破血流。猛然间窦子萍想到那个奇怪的短信,赶紧拿起手机,翻到那条:百天之内会有祸患,小心为好。说得还真准,今天就遇上祸患了,还是血光之灾呢。窦子萍想把这句话回复过去,又怕对方是用这个方法吸话费。算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回什么回!说不定今天的不顺就是这条破短信诅咒的。

    窦子萍恶狠狠地把那条短信删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