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1206房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608字

    第二天,何慕真正体会到热锅上蚂蚁的感觉。

    按照现任老大高总的意思,提拔的事这一半天就要定,免得夜长梦多。何慕给关总打过电话,关总的回复是只要他能进最终入围名单,提拔的事就十有八九,可是这个最后名单的说道大去了。名义上是以昨天群众推荐意见为主,可是群众推荐结果到底怎么样也不是群众说了算的呀,况且就算群众说了算,何慕也不敢担保自己一定就在前20位,他对自己人缘如何多少还有点自知之明。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何慕知道前20个候选人应该已经在现任老大高总的办公桌上了,可是没有人告诉他结果。他给周晓敏打过电话,但是因为昨天晚上他没有接周晓敏的电话,也没给她回话,所以今天周晓敏的语气比较冷淡,虽然也答应何慕有消息一定告诉他,可是却没有那种红颜知己的感觉。如果换在平时何慕春风得意的时候,他有很多办法安抚周晓敏,让她变冷淡为热情,可是现在一来何慕没那个心情,二来也没那个时间。

    何慕的心变得越来越焦灼,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似乎有一个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响亮:“午休时,你带上10万元到火凤凰宾馆1206号房间。”这句话像一个咒语,随着时间一点点接近中午,它的能量在逐渐变大,何慕的脑袋越来越疼。

    昨天晚上入睡之前,何慕已经拿定主意,不能让敌人扰乱军心,目前升职是第一要务,就算元华从坟墓里爬出来也得往后放一放。他是没打算去火凤凰宾馆的,自然也没准备10万元钱。可是当向左边倾斜的时针越来越接近正直的时候,何慕开始动摇,而且几乎很快就反转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去一趟火凤凰宾馆,一定要看看那个人到底是谁!

    午休时间一到,何慕像中了魔咒一般直奔地下车库,开着车踏上去火凤凰宾馆的路,也许只有去做这件事才可以缓解他对高总办公桌上那份名单的焦虑。

    火凤凰宾馆的位置何慕很熟悉,就在他曾经就读的大学附近。走进宾馆大堂,何慕看了一眼表,12点刚刚过。他原本想向服务台询问1206号房间住客的姓名,但最后没问便径直走上楼梯。他觉得即便服务台告诉他,对方也肯定会使用假姓名,这种主要为大学生提供服务的小宾馆登记制度没有那么严格,不会要求复印身份证什么的,一个想要敲诈别人10万块钱的人,怎么会留下真实姓名?

    1206房间不是12层6号,而是二层6号。徒步走上苏式建筑宽敞的楼梯来到二层,何慕察看着房间号码一路走去,经过1207号,在1206号房间的门前站住,1206房间和1205房间的房门是并排的,何慕站定之后重重喘了一口气。

    不知道敲诈他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是一个人还是几个人,也不知道他们是只要钱,还是会伤害到他的人身,想到这些何慕有些迟疑。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口袋里偷偷地藏了一把小刀以备万一,那会儿他是在一股冲劲上,就是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其实他从来没有在与人争吵时用过小刀这类凶器,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下得去手。现在真要面对了,好奇心被恐惧感打得有点破碎,所以何慕在1206房间门前站了有一阵子,直到传来有人上楼的声音,才下定决心。

    何慕敲门。这时有两三个人走上楼来,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何慕纹丝不动,专注于眼前这扇门。

    终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谁呀?”接着门开了,一个陌生女人站在他面前。“你找谁?”

    何慕一下子有点懵了。这个时候,刚上楼的那几个人在走廊另一端开了房门,走进去。何慕想了半天才说:“是有人约我今天中午在这里见面。”

    “怎么可能,这个房间是我住的,我没有约任何人。”

    何慕认真看着这个女人,他确实不认识,长得和元华也没有什么像的地方,听口音也听不出来是哪里的人。

    “对不起。”那女人咣当一声关上房门。

    何慕松了口气。

    也许家里房门上那张字条只是有人在跟他开玩笑。或者是他的竞争对手在搞鬼,故意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把宝贵时间浪费在这些没用的事情上,贻误战机。他忽然想起昨天开完群众推荐会,在电梯前碰到的一个也有升职想法的同事,在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对方好像在诡异地笑。

    何慕转身朝宾馆楼梯大步走去,走了两步他才觉得不对劲,如果是个玩笑,他们怎么会提到元华?如果他们早知道元华的事,他应该连参与这次竞争的机会都没有。

    可是真的没有时间了!何慕赶忙返回集团。刚进办公室,手机就响了,是周晓敏。这个电话像救命稻草一样。果然周晓敏告诉他一个相对准确的消息,他已经入围第二轮的20人名单,今天下午就要20进10,而这个程序,表面上是由集团选出的50名员工代表实名推荐,至于这50名代表都是谁,周晓敏还不知道。“领导说到时候才给我们名单,直接打电话叫大家过来开会。”周晓敏说。

    病急乱投医吧,管他是不是50名代表中的呢!何慕操起手机,对那些他自认为可以打电话拜托投他一票的人一顿狂打。打过之后何慕才发现,平日里装得有点过了,以至于到这个时候可以打电话的人实在不多。可转念又一想,这50人的意见又算得了什么?最终胜出的一定是公司高层认可的人。他突然想到一个朋友说过,他表姐的小姑子是公司一个副总孩子的老师,何慕马上找出这位朋友的电话,拜托表姐的小姑子无论如何马上给这个副总打个电话,为自己美言几句。

    两三个小时就这样匆匆过去,周晓敏告诉他50名代表已经开始投票。何慕慨叹自己平时的关系网织得还是不够好,以至于到这个时候没有更强有力的后台可以依靠。正在他追悔莫及的时候,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他犹豫一下,还是接起来。

    “你不守信用。”一个冷静的女声。

    何慕的心一下跌入谷底。

    “为什么不按我说的做?”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得承担起做父亲的责任。”

    “你在胡说八道。”

    “好吧。既然这样,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对方按断信号。

    何慕的血“呼”地涌上大脑,他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但是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预感这东西挺讨厌,可是有的时候也很准。没时间多想,何慕马上又回拨过去。还好,那个号码还通着。

    “不管你是谁,你说的事没发生过。况且我今天中午去了那个地方,那个房间的客人说根本就没有这回事情。”

    “我不是要和你在旅馆约会,你忘了带最重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

    “还用问吗,钱那。”

    她怎么会知道我没带钱?何慕脑袋转了一下才想明白,原来1206房间的那个女人就是敲诈他的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够聪明,自己想吧。”对方再次挂断电话。

    何慕怒火中烧,没有人敢一而再地挂断他的电话!

    愤怒只持续几秒钟就被担忧替代了。

    那个挂断电话的女人此时会不会正在叫车赶来公司,如果她在10强名单出炉前把自己的负面情况报告给公司高层会怎么样?何慕后悔了,他刚才干嘛要那么冲,先稳住那个女人呀!说几句小话能死吗?!何慕赶忙抓起手机,再拨那个号码,这次没那么幸运,手机关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