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转身离去的报复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1856字

    因为手伤了,还因为今天同事们的好稿子仍然多,更因为窦子萍没有好线索,写不出好稿子,所以她今天又要交白卷。早晨到社区医院重新包扎了一下伤口,因为伤在手掌,被医生一包扎显着事儿就大了,整个手都白花花的,像个雪白的大馒头,只有几个手指头可怜巴巴地枝愣着。看到窦子萍这个造型,同事们全都大惊小怪地围拢过来,送上各种关心,很快窦子萍的桌子上就放了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仿佛吃可以弥合伤口,治疗一切创痛,难怪现在“吃货”这么流行。

    等到该采访的采访去了,该写稿的埋头写稿的时候,薛领导再次来到窦子萍身边。

    “早点回去休息吧,昨晚一定没睡好吧?怎么那么让人担心啊,好好的送进家门,转眼就变成这样!”

    被一个帅哥关心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他的声音和语调实在太像韩剧的男主角。讨厌。“怪我懒着开灯。”

    “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窦子萍的声音高起来,她赶紧控制住音量。“那么点酒算什么?这事儿纯属意外。”

    “你们家人也真是的,榴莲壳不扔,放在走廊里,是喜欢那个味还是喜欢那个味呀?”

    “就是嘛!看来真得离家出走了。”

    “以后晚上还是早点回家吧。别管家里外头,眼神不好就别摸黑。”

    “你眼神才不好呢!”明显有点打情骂俏的意思。“还说呢,报社还不是晚上也漆黑一片,省那么点电费就盈利了?再把谁吓出毛病来,报社就该上新闻了。”窦子萍又想起那个窸窸窣窣的声音。现在看来那个声音什么都不是,因为第二天一切都很正常,应该只是因为当时黑才会产生恐怖的感觉吧。

    “走吧,别等着打卡了,我跟办公室说。”

    窦子萍仰头看薛仲乾,他的眼神柔和,鼻子特别漂亮,挺直的鼻梁和爸爸年轻时有的一拼。就在窦子萍小犯花痴的时候,讨厌的手机铃声打扰了她。

    薛仲乾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然后扔下一句:“走吧。”转身就离开了,而且直奔休息区而去。

    好冰冷的“走吧”。刚才看到手机号码那个瞬间好像领导脸都红了,是有点红吧?一定是女朋友的电话。正在和女同事玩暧昧的时候,突然看到女朋友的电话号码,应该会被惊到吧?哈哈,领导,你露陷了。窦子萍,还是清醒清醒吧,不要招惹有老婆或者有女朋友的男人,这个底限必须守住!

    反正也不想回家,也算是对刚才那个转身离去的报复,窦子萍没有接受领导的好意,一直在报社熬到下班时间才走,她利用这段时间给自己“线儿上”的宣传部、办公室人员打了一大圈电话,别说,还真发现两个像样的线索,明天可以开工了。

    就像下午4点钟公园里的饿狼,何慕在自己办公室里来回转悠,他等待的不是食物,而是一个判决结果。下班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何慕仍然在办公室等着消息。他没有任何办法,只有等待。

    终于传来好消息,他入围10强了!告诉他这消息的不是周晓敏,而是一个官场上的朋友。如同一针强心剂打在将死的人身上,何慕的心跳马上恢复过来。必须要去见那些一直帮他忙活的兄弟们!

    何慕匆匆跑到酒店,等待着那些朋友,他们一个个赶来,有的是喝完了还要赶下一场,有的是前面喝过一场再赶过来,一个场子走马灯似的换了好几拨人,何慕又喝得个天旋地转,回到家同样是后半夜。

    在上楼之前何慕一直很亢奋,这次最终要提拔6个人,10选6,竞争还是相当激烈,接下来还要仰仗这些人帮忙,所以他必须全情投入。当电梯的门一点点关上,何慕的情绪才一下子跌落下来,看着不断变化的楼层数字,他的心情越来越坏。

    又是直觉。

    电梯门打开,何慕下意识地朝自家房门看去。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门上又被贴了宣传单。他再看邻居家的门,上面也有同样的一张。何慕心情稍微好转,也许那真是一张平常的传单,每家都贴了,而且贴得比较晚,所以大家都没拿掉。他妈的,物业这帮废物,花钱雇他们干什么用?连贴小招贴的都管不住,以后物业费别想要了!

    何慕已然来到自家门前,本来不想管那个宣传单,可就像着了魔一样,手还是伸过去撕下它,就在这个过程中,一样东西落在地上,应该是一张对折的A4纸。一瞬间何慕想,干脆不看,直接撕了它,不知道内容就不会闹心,可是他又很想知道这次上面又写了什么。

    展开纸,上面是一张打印的照片。何慕万分庆幸自己没把它直接扔掉,那样的话会更糟,因为那张照片是他和元华的合影。尽管照片很暗,但是足以清楚地看出上面的两个人,而且两个人的关系也一目了然。何慕记得是元华用手机拍的,他看过以后就让元华删掉,没想到元华突然哭了,说只是想留着一个人的时候看一下。如果没记错的话,那是元华惟一哭过的一次。因为两个人刚刚亲热过,何慕的心没硬起来,结果今天这张照片就出现在他眼前了。

    可以肯定那个女人确实知道他和元华的事,会是谁呢?何慕开始搜索和元华交往期间所有元华提到过的人,一直想到天亮,没有任何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