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十万元买你沉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3427字

    第二天早晨。酒醒之后,头还是很疼,何慕用了几秒钟时间想起自己已经是公司高层了,他赶紧坐起来,光着屁股下了床。

    王丽已经做好早餐,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光着屁股的何慕,微微皱了下眉头:“你不能穿上点?”尽管王丽皱眉头的动作很小,何慕还是看到了,从卧室走出来时的那点兴致瞬间全无。

    这个女人,只是个外科护士,他何慕这么优秀的男人,如果不是出生在偏远农村,会找这么个护校毕业的女人做老婆吗?!最可气的是这个女人依仗父母是名医,天生的优越感一直都改不掉,尽管何慕已经是公司高层,她还是一副大小姐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个劲头儿,何慕也许不会招惹上元华,虽说元华姿色算不上多出众,也没啥地位,更没有钱,又不像王丽有父母做靠山,可她知道自己是个女人,做女人得靠着男人,在元华的脑子里何慕就是天,说一不二。而眼前这个王丽,越来越变得死脸一张,是不是死人见多了,自己也没人气了?

    何慕脸一沉,转身回到自己卧室。没想到过了一会儿王丽跟过来,何慕假装找衣服也没理她。

    “听说你过了。”

    “嗯。”

    “还是我爸听别人说的。你就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吗?”

    “不是你告诉我你忙,没事别给你打电话吗?”

    一般来说这种时候王丽就该生气了,她会转身离开,回到自己房间,把门关上,一直等到何慕上班走了再开门。可是今天没有。

    “这个可以打。”没想到她也有幽默感了。

    到底还是当了公司高层,不一样啊,老婆也知道高低了。这么一想何慕心情好很多。他转过脸看了王丽一眼。还别说,今天王丽真挺精神。一般刚下夜班王丽是没看的,脸色白里透青,加上她没有多少肉,有点画皮里女鬼的感觉,可是今天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气色不错,是因为自己当上高管夫人,精神焕发了?

    “昨天一天乱的呀,别说昨天了,这几天都没得好。这事刚落地就被老五他们拽出去喝酒,这痛喝!”

    “我爸挺高兴的。”

    “是吗?觉得他闺女到底还是嫁给一个有出息的人了。”

    “人老了应该看淡一些,他可倒好,越老越在乎。”

    “你爸从来都很在乎,要不然当初能那么反对你嫁给我吗?”

    这是何慕和王丽婚姻的一道硬伤。当初王家不同意这门婚事,理由就是门不当户不对,何慕家在偏远农村,父母都是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民,而王丽父母都是沈阳一家大医院的知名医生,一个内科一个外科,整天被人围着,求着,请吃的人排队,送礼的人成行,红包的事就不方便多说了,总之王丽的父母都不敢想象,自己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能去和一对老农民做亲家。

    不过最后,王丽还是嫁给了何慕,这是何慕人生中的又一次标志性胜利。王丽家越是反对,何幕就越是要娶到王丽,这是他给自己的任务,在那段苦恋中,何慕忍受一切,不管王丽有多大的小姐脾气,也不管王家父母给他怎样的白眼,他就是坚持对王丽好,对王丽的父母恭敬,一直到他们感到无奈,把女儿嫁给他。

    “看来我真没看走眼。”王丽脸上带着微笑,她这种笑容何慕看着有点难受,总觉得那里边带着点嘲讽。

    “谁有你眼力好啊,买到潜力股了。”

    “告诉你爸妈和你哥了吧?他们一定特高兴。”

    听见没?你爸你妈你哥,王丽从来都没把何家的父母兄弟当成自己家里人!

    “他们当然高兴,我是他们的骄傲。”

    “不只是骄傲,还是靠山,你给了他们一切。他们应该为你高兴。”扔下这句话以后,王丽离开房间。“他妈的,这叫什么日子!在外面我何慕是何等风光,谁能想到在老婆面前就是这个熊样,我冤死了我!”何慕把手里的袜子狠狠摔在地上。

    走出家门,何慕做了一次深呼吸,感觉胸口不那么堵了。他提醒自己这可是作为公司高层上班的第一天,一定要低调,但是要有范儿,当然是公司高层的范儿了。可要命的是,今天中午还有个约会,一个讨厌的约会。

    10万,为了元华那个女人,不值呀!

    中午很快就到了。10万元也从四面八方来到何慕户头上,他先到银行取了钱,为安全起见,他让大家把钱汇到不同的银行账号,所以取的时候也是跑了几家不同的银行。赶到火凤凰旅馆的时候12点半刚过。何慕直接上了2楼,直奔1206房间。

    毕竟手里拿了10万块,和上两次只身前来大不相同,何慕脑子里想了很多:和他联系的是一个女人,在房间里等着他的,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女人。也许他们是黑社会团体,即便那个女人在场,可能还会有男人,如果他们劈头盖脑对他暴打一顿,抢走这10万元,那可怎么办呢?1205房间就在1206房间隔壁,两道门紧挨着,他想最好现在1205房间有人,万一他遭遇什么不幸,大声求救也好有人听到,因此他在1205房间门前停了一下,里边好像真的有人。

    在敲门之前何慕脑子里闪出最后一个想法:门里边的人要敲诈他10万元,如果现在报警,等警察过来把里边的人抓了,他不会有任何危险,10万元也保住了。可是,那个女人就会把他和元华的事说出来,那样的话王丽应该会和他离婚,并且拿走他的大部分财产,那可都是他的心血呀!还有,万一元华真有个儿子,他今后的生活就彻底崩溃了,最要命的是昨天刚刚得到的公司高层位置也怕因此而不保。现在那些没上去的人正红着眼睛四处告状呢,能绕了他吗?

    还是忍了吧,就算被抢了也得认。何慕狠狠心,深呼吸一次,然后敲了门。他静下心来聆听着,房间里好像有人,门打开了。

    站在房门里的果然还是那个女人。

    “请进。”

    这是个单人房间,一张大床赫然占据最大的空间。何慕一边走进房间,一边迅速地朝浴室扫了一眼。那里好像没有人藏着。

    看着何慕那副模样,女人微笑地望着他。“你放心吧,这里只有我一个人。”

    “你是谁?”何慕站在窗前问道。

    “你先请坐吧。”

    何慕没有坐的意思。“我想知道你是谁?否则我不放心。”

    “10万元,在你这包里吗?”

    “你说呢?不过,如果你不告诉我你是谁,也不能保证我不再第二次受到威胁,我就不会把钱交给你。”

    “好吧,我的名字很好记,叫元华。”

    “你要讲实话!”何慕怒了。

    那女人一点都不着急,语调平静极了。“在我们这笔交易中,元华这个名字是最合适的。”女人看着何慕。两个人对视了一段时间,何慕先挪开视线。

    “你到底知道多少事?”

    “你和她的事,我全都知道!”

    “怎么知道的?”

    “这个不能告诉你吧。”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能放心把这钱付给你吗?”

    “你还记得朝阳郊区的东方红旅社吧?你和她去那里,赶上半夜水管子漏水,你先跑了,把她自己留下找服务员交涉,有这事吧?”

    何慕脸色苍白,他没有想到对方连这些事都知道。

    女人似乎看出了何慕的惊讶。

    “我还知道其他许多事!你想听吗?”何慕知道她正看着自己,可是他没有勇气再和她比对视。这女人怎么知道的?!

    “我说过你与她的事,我全都知道,所以我希望你将这10万元当作让我保持沉默的费用。给不给由你选择,如果你不能答应我的要求,我就会把你和元华的事告诉你老婆和你公司领导。”

    “你凭什么能保证保守这个秘密?”

    “我的保证已经在你手里了,我不是给你写过一张字条吗,你没扔吧?”

    “什么意思?”

    “我可以直接打电话要你付10万,但我特意到你家,把纸条放在你家门外,就是打算作这种保证。如果我以后再向你要钱,你被逼得走投无路,也许就会跑进公安局报案。到那时候,那张字条就是我敲诈你的证据。还有我这个人,你已经看清楚我的长相了,可以准确告诉警察我长什么样子,抓我很容易吧?”

    “我要知道你的真实姓名。”

    “我有那么傻吗?让你不费一点力就能找到我?就算你今天让我拿走这10万,你也会想办法再弄回来。不是吗?”

    何慕承认这个女人没有那么傻,她是不会告诉自己她的真实姓名的。

    “那孩子呢,孩子是不是真的?”

    “孩子,”女人笑了,“你们确实有过一个孩子,如果他还活着就应该是2岁,没错吧?”

    何慕咬了一下牙,不过这个消息倒是让他松口气。没有孩子就好办多了。先用10万元买个平安,万一这个女人再找上来,到时候他一定会有办法对付。

    “好!我花10万买你的沉默!”何慕从包里拿出装着10万元钱的大信封扔在床上。“那张照片你怎么得到的?”

    “元华发给我的。”

    何慕憋了半天。“你把它删了。如果它在这个世界上再出现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记住了!”

    “你放心。”

    何慕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一秒钟,他大步走到房门前。

    “等等。”

    何慕站住。

    那个女人从口袋中拿出那些钱,都是捆好的,她检查了一下,确定没问题才抬起头。“好了,再见。”

    何慕可不想再见到她,他转身拉开房门,几乎是冲出1206房间。走廊里没有人,直到走上楼梯才和一个保洁员擦肩而过。何幕头也没抬,只想快点离开这个让他损失了10万块钱的鬼地方。

    冲出旅馆大门,阳光照在身上,是那么温暖,那么明亮。何慕抬头看了一眼太阳,烈烈的,让他睁不开眼睛。坐进汽车,闷闷地呆了半天,慢慢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两件大事总算都办完了,尽管凶险重重,他何慕还是能逢凶化吉,他相信自己前程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