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宾馆床边一女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007字

    窦子萍如约到达刑警大队的时候,和赵刚一个办公室的吴大姐告诉她赵刚出现场去了。

    “哪又出事了?”

    “火凤凰宾馆。”

    “北国大学旁边那个?”

    “应该是吧。”

    “死了几个?”

    吴大姐白了一眼两眼放光、一脸狗仔相的窦子萍,严肃认真地说:“你觉得死几个你才满意?”

    窦子萍赶忙收拾起自己的表情,尽量显示出善良与温婉。“我当然不希望有人死了,可是如果没人死的话,赵刚怎么会去出现场呢?是不是——”

    “你们这些记者啊,巴不得能多死几个呢,这样你们才有得写,对不对?”说这种臭话一定要用调侃的语气,否则多让人下不来台?可这位吴大姐就是不懂幽默,说得义正言辞、一本正经。

    窦子萍真有点生气。本来就是吗,平平常常死一个人,谁会在意?就算勉勉强强能上版也只能是个小小豆腐块,按照报社的考核标准,那种垃圾稿子也就能给20块钱稿费。窦子萍三天两头大老远从新区跑到位于老区的刑警大队来可不是为了写这种豆腐块,她多么希望能抓到“周科桦”那种惊天大案,连着发它几个版,不仅可以迅速完成任务,腾出时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A稿、名牌全都来了,那才真叫名利双收呢!正是以这样的信念,窦子萍才赔笑于明显排斥她的这位警官大姐,甚至于还肉麻地夸奖了她今天带的丝巾好漂亮,等吴大姐紧绷的脸稍微有一点松动,她就赶紧抽身撤出。

    走在大街上,窦子萍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下班还有一点时间。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心眼儿的领导想出的管理办法,记者早晚也要打卡。如果有采访任务不能回报社打卡还得给社办打电话说明情况,否则按早退处理,如果一个月有超过一半的工作日都不回来打卡要扣500块钱。扣、扣、扣,就知道扣钱,工资几年都没涨了怎么不说?!压了压火气,窦子萍决定还是去火凤凰宾馆看一眼,反正离这里也不远,再赶回报社打卡时间还来得及。

    快到宾馆的时候窦子萍就看到大门前围着看热闹的人群。在中国就这点好,走在大街上只要有什么屁大点的事发生,准有一大堆人围着,过去问问就会有人告诉你是怎么怎么回事,当然是不是事实另说着。窦子萍挤过看热闹的人,大大方方走进宾馆,经验告诉她,混这种现场一定要底气十足,只要有一点心虚准被人迅速撵出去。

    大堂里站着几个酒店的工作人员,一个保安拦住窦子萍。窦子萍沉着地拿出记者证,就像外国电影里警察拿出证件那样,很有派头。保安仔细看了半天,然后说:“你不能进去,警察说了,谁都不让进。”

    “我和刑警大队的赵刚打过招呼,他告诉我过来。”此时窦子萍借用了刚刚刑警大队那位吴大姐的神情和语气,凛然不可侵犯。

    保安似信非信,正犹豫着,二楼传来动静。过了一会,警察抬着死者走下楼梯,走出宾馆大门。外面围观的人群发出一阵接近于欢呼的议论声。警察把尸体放到一辆警车上。赵刚他们随后也走下楼来。看到大堂里的窦子萍赵刚很感意外。

    “你怎么在这儿?”

    倒霉,露馅了。窦子萍也不看酒店那些人,迎着赵刚。“我去刑警队,他们说你来这儿了。”然后和赵刚一起走出宾馆。

    在窦子萍看来这个案子没什么意思。一个女的在旅馆房间被人杀了,先下的毒,后来又用浴衣带子勒了脖子。惟一可以探究一下的就是谋杀动机,如果动机有故事,那这个线索还有点价值。

    “有破案线索吗?”回去的路上窦子萍问赵刚。

    “有。”赵刚回答得很痛快。

    “看来不麻烦。”

    “哪有不麻烦的案子。”

    “就没点特色吗?”窦子萍开始设局了,可是赵刚并不上当。

    “等回去我给你讲昨天说的案子,这个你就别惦记了。”赵刚一副宽厚的样子,实际上鬼着呢。

    窦子萍特意跑过来找赵刚就是为了采昨天他们电话里说的案子,不过遇到新案子总是会刺激她的新闻敏感,怎么能不问问就作罢呢。“是情杀还是仇杀呀?”

    “你说哪个?”

    “刚才这个。”

    “现在可不知道。“

    “会不会是抢劫?”

    “钱包、手机都在。不知道有没有别的值钱东西。”

    “那,是男的作案还是女的作案呀?”窦子萍的狗仔精神闪闪发光。

    “你就别问了,没破的案子不能登报,你又不是不知道。”

    “你告诉我点细节嘛,我不说是你说的。等会儿我回去采访酒店的人,消息来源只提他们,这总行吧?”

    “不行。这个不能写。昨天说那个案子你不是觉得挺不错吗?不想写了?”

    “好吧。”不能因为这个小案子毁了昨天那个线索,窦子萍放弃了。

    其实赵刚也不知道能告诉窦子萍什么细节。他们来到案发现场,那个女人倒在床边,已经死了。可能是因为先毒杀吧,现场没有打斗痕迹。房间里只有一个女人用的包,里面有一些女人的东西,就像赵刚说的,钱包手机都在。引起警察注意的是包里有一张名片,放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这也就是赵刚说的线索,他们马上可以做的事就是去找名片上那个人。但是他绝对不会告诉窦子萍这些。现在不是有句流行语叫“防火防盗防记者”吗,赵刚就吃过窦子萍甜言蜜语的亏,不让报的东西被窦子萍弄到报纸上,结果他被领导臭骂一顿,他还不好跟窦子萍翻脸,这个姑娘长得漂亮不说,文章写得好,说话办事都让人感觉舒服,特别是心肠不坏。就算被领导骂也不能对她翻脸。难怪同事们都说一个人有一副解药,窦子萍就是赵刚的解药,见了窦子萍赵刚就没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