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0、这宫殿不是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124字

    窦子萍和薛仲乾走出报社大厦的时候是晚上8点多,时间不早不晚。因为知道要赶稿子,所以他们刚才吃了盒饭,现在没有任何理由还呆在一起。

    “再见!”窦子萍大声说。

    “再见。路上小心点,回家一定要开灯。都这么大孩子了,得学会照顾自己。”薛仲乾跟着说了这么一段,好像他是谁的谁。

    “哦。”可惜到窦子萍这边就这么一个字。

    窦子萍先迈动脚步,她知道薛仲乾还在后边看着自己。不要回头,千万不要,一直走下去,走到他看不见。当窦子萍确定薛仲乾已经看不到以后又马上开始谴责自己:最近真的是有点在乎这个人,干嘛要这样?丢人!窦子萍一路上在心里嘀嘀咕咕着这些事。

    打开家门,客厅里只亮着一盏落地灯。王子在家,游戏战争还在继续。除此之外,整个房子死气沉沉,看来其他人都不在。关上门,窦子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客厅里所有的灯。当灯光亮起来的时候,这座宫殿还是很美的。既然住在这里,就做这里的公主吧,大不了付电费给他们。

    窦子萍穿过大大的客厅,从游戏战场门外飘过。大概猜到回来的是窦子萍,王子根本没理她,甚至没停一下把门关上。窦子萍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盒饭不是饭,只是把胃填满的东西,她还需要找点可以享用的美食,只可惜这里的冰箱也只是冰箱而已,里边实在没什么好吃的东西。

    具体点说这座宫殿并不是窦子萍的家,她的家早在10年前就已经破碎了。

    那个时候窦子萍的爸爸喜欢上王子的妈妈王怡涵,在窦子萍妈妈38岁的时候和她离婚,成立了新的家庭。在法庭上法官征求窦子萍的意见,问她是愿意跟妈妈还是跟爸爸。本来爸爸和妈妈都以为她自然是跟着妈妈的,一个14岁的女孩子,怎么会愿意跟着出轨的爸爸一起去组建一个新的家庭呢?况且那时候王子才4岁,他妈妈和爸爸离婚的时候,王子是判给他妈妈的,因此他注定要和窦子萍的爸爸一起生活。但是,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了。

    “我跟爸爸。”窦子萍平静却坚决地回答。

    “豆子――”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窦子萍看也不看可怜的妈妈,大声对法官说:“我跟爸爸。虽然现在看起来是爸爸有错,他在外边有了女人,但是妈妈也有错,如果她对爸爸更好一点,对这个家更在乎一点,爸爸就不会在外边找女人。”

    “豆子――”妈妈的声音好凄惨。不用看就知道她哭得有多么无辜,多么委屈。

    那一刻窦子萍相信自己就是一个铁石心肠的小孩,或者是某个异种,身体里藏着可怕的爬虫。

    “你想好了?”法官再次问。

    “想好了,我愿意跟着爸爸。我爱爸爸。相信爸爸是个好人。”

    从那会儿开始窦子萍就没有再看过妈妈的眼睛,尽管妈妈曾经冲过来抱住她,她也是低垂着眼皮,无论妈妈怎么哭,怎么说,她都沉默不语,好像什么都没听见。其实妈妈反复说的一句话差点让她改变自己的决定,妈妈说:“你是妈妈惟一的希望,如果你也离开妈妈,那妈妈真没有理由活下去了――”

    妈妈会死吗?妈妈不会死吧?从那天起一连好多天,窦子萍一直想着这个问题,每次手机响她都会一激灵,很怕那里会传来妈妈已经死去的消息。一个女人被自己的丈夫背叛了不说,还在大庭广众中之下被自己的女儿背叛,就算换了谁也会活不下去吧?

    还好有姨妈、姥姥他们24小时守着妈妈,而且因为爸爸有过失,尽管窦子萍跟了爸爸,法院还是把大部分财产判给妈妈,爸爸和窦子萍几乎是净身出户。妈妈失去了丈夫和女儿却有了很多钱,成为一个38岁的单身小富婆。38岁的女人如果好好打扮一下还是会有魅力的吧?窦子萍一直这么想。

    因为那场婚变,窦子萍的中考报废了,她甚至都没去考场。要知道窦子萍原本学习成绩很好的,考个一般的重点高中不成问题,努力一下和学霸做个同学也不是没可能。尽管爸爸为离婚失去一大笔钱,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重要的是女儿坚决站在自己一边,这让正处在一片舆论谴责声中的父亲很有面子。没考上重点高中不要紧,爸爸决定送窦子萍去美国留学,不惜代价。虽然刚刚获得窦太太正位的王怡涵觉得留学花钱太多有一肚子意见,却也不好说什么,况且她也清楚,留一个十四五岁正值青春期的大姑娘在身边,自己也着实难受。就当破财免灾吧,她当时应该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经过一段时间准备,窦子萍终于拿到赴美签证。走之前她和妈妈见了一面。因为担心自己把持不住,窦子萍坚决要求父亲和姨妈在场,结果那次见面也就成了走过场。分手的时候,窦子萍和爸爸先走,她知道妈妈一直在背后看着自己,而且在哭。窦子萍的眼圈也红了,可是她不要哭,不要在妈妈面前哭。窦子萍一边走一边告诉自己:这次妈妈应该彻底死心了。

    出发那天,窦子萍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轻松自在,就像出去旅游一样。父亲、王怡涵和王子还有爸爸公司的人都来送行,有人帮窦子萍办好手续,大家簇拥着她来到安检口。

    “再见!”窦子萍本来想说完这句话就潇洒地转身排队安检,一去不回,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又鬼使神差地转过身,这一转过来就看见爸爸红红的眼睛。一个40多岁的大男人,多少算是有点钱,还有貌美如花的小老婆,有听他使唤的手下人,可是那会儿的爸爸却像个失去了最心爱宝贝的倒霉孩子,无助地站在人群中。

    窦子萍扑到爸爸怀里,搂着他的大脖子,把眼泪蹭在他干净的衬衫领子上。她知道不管是爱这个男人还是恨这个男人,总之她是和他绑在一起的,用他们身体中全部的神经、经络和血管绑在一起。无论相距多远,无论过多长时间,一直到神经死了,经络断了,血管烂了,他们才能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