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热血涌上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250字

    何慕看到有关火凤凰宾馆的那篇报道是在报纸刊出当天晚上。

    这一天何慕心情非常舒畅,新的工作平台让他看到新的风景,属于过去的危机已经过去,在公司高层里边他还算年轻,以后还有机会朝更高的位置努力。祝贺的酒宴已经排起长队,但何慕觉得刚刚上来,各方面都要十分注意,工作上要有三把火,生活上一定要低调。虽然还是出去和友人喝了一顿酒,不过8点多就结束了。前一段时间耗费的精力太大,体力上也有些吃不消,因此他拒绝了朋友们换个地方再喝的邀请,算是早早回到家里。

    王丽已经吃过晚饭,正在看电视剧。茶几上放着一叠报纸,最上面的一版正好就是登载火凤凰宾馆凶杀案报道的那一版。由于标题中有“火凤凰宾馆”、“凶杀案”这几个关键字,何慕不由得伸手拿起报纸。当他看到1206房间的时候,一股热血涌上头来。

    昨天中午,1206房间,那个时候他不是正在那个房间与那个女人见面交易吗?!何慕的手有一点抖,他极力控制着,同时用余光看了一眼王丽。王丽正在聚精会神看电视,丝毫没有留意他的表情。

    何慕定了定神,继续拿着报纸,可是他并没有看任何一篇报道。怎么会这样呢?那个女人死了?谁杀了她?为什么杀她?我给她的10万块钱怎么样了?会不会连累到自己?

    这个该死的女人!

    因为总上夜班,王丽的生物钟已经乱了,就算晚上在家里也睡不着觉,一般她晚上的时间全部用来看韩剧。据说女人看韩剧和男人看成人电影一样,都可以满足一些不能实现的需求。像今天晚上这样,何慕也比较早回家的情况不是很多,可能是因为何慕在家,王丽觉得不能很投入地看韩剧,因此就没有继续昨天的剧集,随便看了些电视台的内容就去洗澡,然后就回自己房间躺下睡了。

    按理说新官上任,也应该以新的身份与老婆亲热一下,况且因为王丽连着上夜班,他们确实也很长时间没有在一起了,他们的这种节奏应该和更年期的老夫妻差不多,可他们毕竟还年轻,连孩子还没要呢。

    不过何慕哪有这个心思呀!

    王丽离开客厅以后,何慕又拿起报纸,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确实是昨天,确实是中午,确实是1206房间。何慕记得他离开火凤凰宾馆的时候应该是12点半左右,就算两点之前都算中午,那个女人在他离开的1个多小时内被杀了。

    这下完了,麻烦大了!

    整整一个晚上何慕都没有睡着,因为平时总是醉酒,所以不怎么失眠,而这一夜他真正体验到了失眠的滋味。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头昏沉沉地爬下床。那张报纸还放在客厅茶几上,何慕走过去又看了一眼,那条新闻还在,那个女人确实死了,他不知道自己会因为这件事遭遇怎样的不幸。

    就在何幕看到报道的同一天晚上9点多,窦子萍又收到一条短信,内容是这样的:明天是你的大凶日子,出门小心。

    窦子萍瞪着那条短信,马上就想到不久前那条给她带来血光之灾的短信。因为上一条短信已经被她删了,窦子萍不能确定是不是同一个号码发的,但是相似的内容,不能不让她联想到那条短信。特别是收到第一条短信后马上就发生“榴莲壳事件”,因此一看到这条短信窦子萍就觉得后脑勺发麻,一股阴森森的气息在周边游荡。上次说得还比较笼统,什么百日之内怎么怎么样,而这次太具体了,明天,明天真的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吗?

    心理暗示确实很伤人,当天晚上窦子萍因为这条短信做了若干噩梦,只不过前一个梦的记忆不断被后一个梦抹掉,到最后那些噩梦已经搅成一团,散发着臭气,让人情绪沮丧头脑晕沉。

    窦子萍在闹铃声中睁开眼睛。手上的伤刚刚愈合,还像一条红色虫子趴在那里。是谁在发这种短信?就没有人管吗?应该投诉运营商去!可是转念一想,不能去。它不是说今天大凶吗?如果真去投诉运营商一定会惹一肚子气,一天都不开心的话也算得上是大凶了,那不正中了它的圈套吗?

    这次窦子萍必须严肃对待这条短信。她把受伤的手举在眼前,开始琢磨。第一次收到短信之后在家里摔了一跤,如果地上没有放着榴莲壳,只是摔一跤而已,不会有什么血光之灾。但是偏偏有人把榴莲壳放在黑暗的二楼走廊,目的是什么?就是为了制造血光之灾吗?那天窦子萍摔倒的时候,爸爸和王怡涵都没在家, 家里只有王子。王子——

    窦子萍大大喘了一口气,又拿起手机看着那条短信。这么恶毒的短信难道就是这个家里的人发的?如果是的话,排在一号的嫌疑人应该就是王子。可是王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窦子萍回忆着前天晚上王子和她说的话。核心应该是爸爸和他妈妈吵架,影响他的心情,使他不能好好中考,所以他要出国,但是家里没钱,害得他出不去。王怡涵一定对王子说过窦子萍出国花了家里多少钱,所以王子对在美国happy六年的窦子萍产生了羡慕嫉妒恨,因此采用短信恐吓加恶作剧,让窦子萍倒霉。

    一般来说,如果王怡涵晚上出去,她都会提前给王子准备好晚餐,尽管她明知道王子一个人在家不可能好好学习,但作为妈妈还是按照望子成龙的标准照顾儿子,不会连晚餐都不管就自己出去。说不定王子的房间里就摆着好吃的东西,而他是故意出来找窦子萍说话的。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没想到这么小心还是被这倒霉孩子盯上了。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是外人窦子萍可以找赵刚,让他想个办法喝退对方,可现在是家里人,就算没有血缘,毕竟在一个屋檐下,况且他还是个孩子,拉刑警来对付他有点不太厚道。要不和他谈谈?推心置腹的那种。可是一想到王子的态度窦子萍就放弃了。心灵鸡汤对他没用,搞不好再弄一身鸡血就更惨了。要不,回短信给他,感谢他的提醒,保证一定小心?

    有用吗?王子是想捉弄她,看着她倒霉出丑,这样才能解恨。“你打游戏还发泄不完心中的郁闷吗?况且你是不是能出国跟我一毛钱关系也没有啊!” 简直要疯了。

    窦子萍决定从自己房间出去以后直接离家,而且今天晚上要住在萌萌那里,不管她是不是方便,先过了今天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