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4、大凶之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612字

    赵刚和小群离开以后,何慕在会客室点燃一支烟。他站在窗前,看着赵刚他们开车离去,他们开的并不是警车,只是一般轿车。

    麻烦了,那个女人竟然带着他的名片,死了还要连累他!这绝对不会是警察最后一次来找他。如果他们能很快破案找到凶手那是最好,万一迟迟找不到凶手,他们还会来找他的麻烦。而且他先后去过3次火凤凰宾馆,在宾馆里也碰到过几个人,因为当时既不是幽会也不想杀人,他根本就没怎么在意会不会被人看见,更没注意宾馆有没有监控探头。总之警察要是想发现他去过火凤凰宾馆应该不是多难的事。

    假如警察发现他去过火凤凰宾馆,而且去的正是1206房间,他就只好承认被敲诈的事,那样他与元华的事也就不能不说,费了这么大劲,花了10万块钱,想隐瞒的事到底还是要败露,早知道这样理她干什么?!虽然说现在已经坐上公司高层的位置,可是一旦丑闻败露,要想把他踢下来也就是一脚的事,那样的话他过去那么多年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而且一旦王丽知道元华的事也绝对不会原谅他。

    何幕始终清楚记得与王丽刚刚恋爱,正缠绵的时候,他曾经问过王丽:“你最不能忍受我做什么?”

    “碰别的女人。”王丽几乎没想就说出来。后来王丽在抱怨何幕的时候也常常说,她为何慕和他们家做了那个,做了这个,而何慕对她惟一的好就是没碰别的女人,要不是看在这点的份儿上,她早就不干了,让何慕变成孤家寡人,让他什么都没有。

    可人非草木啊,现代社会谁要真是坐怀不乱准会被认为是性无能,或者同性恋,外遇几乎是不可能避免的错呀!

    事到如今说这些都没用,如果当初不给那个女人钱,还可以打赖说那女人在诬陷他,根本没有元华这个人,他一直都纯洁忠贞,但是现在不仅给了钱,还惹上命案,他和元华的关系是无论如何都抵赖不掉了。何慕这个悔呀,他又一次在心里把元华臭骂一顿。

    为了避免车祸和高楼坠物,窦子萍小心翼翼来到报社以后就没再出这个楼。幸好她人缘不错,今天原本有个案子开发布会,其他媒体记者还有发布会工作人员把相关资料都发给她了,虽然说不到现场采访有失职业水准,可为了生命安全失准一次也可以原谅哈。

    薛仲乾记得窦子萍说今天有个稿子,可是却见她躲进工位里就不出来,眼看着其他采访去的记者都陆续回来写稿子了,薛仲乾终于忍不住走到窦子萍身后。

    “哎,干什么呢?”

    这会儿窦子萍正在写那篇稿子。她根本没在意领导,顺口就说:“写稿。”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

    “写什么?”

    “不是跟你说了吗——”说到这儿窦子萍才想起来自己没去采访的事。她先对着屏幕笑了,然后带着笑容转向薛领导。“就是那篇稿子呀。”

    “你也开始电话采访了?”

    “我今天很不方便,所以就——再说这和突发事件的现场不一样,去了不也就是把这些资料拿回来吗?我在家里就能拿到资料,何必跑一趟呢?浪费能源,增加污染,加重交通拥堵——我这也算绿色采访,对吧?”

    薛仲乾顿了一小下。“好吧,如果你的稿子明天出来不如其他媒体写得好,就不能算任务量。”

    “可——”窦子萍想说,其他记者也这么写稿子,有的干脆就是用别的媒体记者的稿子改改发了,只是你不知道而已!“行,只要你的标准公道就行。”窦子萍决定忍了。

    为了一条短信就这么神经兮兮地搞一天,现在还被薛仲乾冰冷对待,闹心死了!可以说那个人的阴谋已经得逞,薛仲乾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丢人!伤心!真是大凶啊!

    尽管心情极差,窦子萍还是很认真地把稿子写完,又反复看了两遍,以她的水准怎么也不会比其他媒体记者写得差,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稿子发给薛仲乾以后,窦子萍站起身活动活动筋骨。她已经通知萌萌今天晚上必须住她那里,萌萌没有嫌烦,还高兴地邀请窦子萍下班以后和她一起吃饭,看电影,当然同行的还有她的男朋友。本来窦子萍不喜欢当灯泡,不过今天当灯泡也无所谓了,人多更安全。

    窦子萍拿起杯子,想来点咖啡,为晚上准备些精神头儿,发现杯子里边有点茶垢,得刷刷了。她打开最下面的柜子,里边有百洁布,随着柜门打开,有一样东西掉了出来。

    窦子萍发出惊恐的叫声,虽然声音不是很大,但是恐怖感足够,霎时,平台上的所有人全都把目光投向窦子萍这里。

    最先冲过来的是薛仲乾,他看到窦子萍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在她身前有一个布娃娃,完全是用粗布做的,手工也很粗糙,布的颜色暗淡,可怕的是,那个娃娃的脸上没有五官,只有两道鲜红的、眼泪一样的东西。

    大家都围过来。薛仲乾拿起那个娃娃。已经有女同事把窦子萍揽入怀中,由于惊吓,窦子萍在微微发抖。看着这个恐怖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无脸娃娃,大家一时都有点短路。

    “有人看见过这个吗?”薛仲乾把娃娃举起来问大家。

    大家都说没有。

    “你一定不知道柜子里有这个吧?”薛仲乾对窦子萍说。

    窦子萍摇头。

    “谁在搞恶作剧。”薛仲乾像是在自言自语。

    “找保安吧,走廊里不是有监控吗?看看什么人进来过。”有人建议。

    他们马上给大厦的保安打电话。保安上来了解情况后,把布娃娃拿走,同时邀请薛仲乾、窦子萍到监控室去看监控录像。

    “好点吗?”在去监控室的路上,薛仲乾轻声问窦子萍,他的声音又恢复了温柔和性感。

    “嗯。”

    “别想太多,说不定只是有人在和你开玩笑。”

    “不是。”

    “怎么这么肯定?”

    窦子萍还没想好是不是要把短信的事告诉薛仲乾。“如果是开玩笑的话,是不是太过分了?你看咱们平台上有谁能和我开这样的玩笑?”

    “倒也是。”

    因为是大的开放平台,好几个部门都在这个平台上办公,再加上过来办事的客人,上班期间进进出出的人真不少。因为心里怀疑是王子干的,窦子萍在看监控录像的时候特别留意王子是不是来过这里,如果他在镜头中出现就可以证明确实是他做的。太过分了!假如真是王子干的,窦子萍决定不再顾及情面,一定要把事情全部挑明,让他再没机会装神弄鬼吓唬人,至于他们是不是还能住在同一屋檐下并不重要,其实窦子萍早就想搬出那个家,只是为了和爸爸在一起才忍下来。

    可是录像中没有王子,甚至连王子那么大的孩子都没出现过一个。难道说王子雇佣了一个大人来做这件事?

    薛仲乾也一直在认真看录像。他们挑选的时段是昨天下班时间之后一直到平台最后一个人锁门离开。之所以选择这段时间是因为正常上班时间平台上人很多,如果有陌生人打开窦子萍的柜子,向里边放东西,一定会有人看见,最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的时间段就是下班后,大部分人离开了,个别还在工作的人也都会集中注意力做自己的事,如果有人进来,可能会不太关注。因为窦子萍昨天也开过柜子,今天上班后又一直没有离开,因此只有昨天晚上那个时间段最可疑。可是他们没有任何发现。也可以说所有进出办公室的人都有可能,但又无法指认。

    一桩悬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