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像卧底一样活着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4134字

    何慕直接开车回家。在路上接了两个朋友的饭局电话,他都推了。自己都已经这样了,如果还能去喝酒,那得多大心啊!

    何慕到家的时候,王丽已经做好饭菜。她今天还真用了心思,竟然做了4个菜,这可绝对是不多见的情况。

    “你也不打个电话,万一我不回来吃呢,不是白做了?”何慕一边嚼着菜一边有一搭无一搭地说。

    “不回来我就自己吃呗。”

    “这么老多,你吃得了吗?”

    “吃不了下顿吃,大不了到了它。”

    “要真不回来我肯定给你打电话。”何慕低头忙着往嘴里送菜,今天晚上他尤其不想惹着王丽。其实从进屋到现在何慕一直都在回避王丽的目光,他还没准备好怎么面对王丽。其实脚一进家门何幕就后悔了,应该自己先找个地方坐一坐,把一切都想好再回来,这么一头扎进家里心乱得要命,万一哪句话没说好,再和王丽闹起别扭来,等她知道这10万块钱的事不是火上加油吗?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办事总是出错?何慕在心里敲打着自己。

    “你也该回来吃顿饭了。”王丽的语气里有一点点尖刻,她通常都是这样的。

    “怎么呢?”

    “刚升了官,怎么也得注意点形象,天天都在酒店喝能行吗?”

    “谁说升了官就不能喝酒?再说了,不出去喝酒能升上官吗?”

    “喝是可以喝,不过老婆做的菜吃起来还是不一样,对吧?”

    如果是何慕气盛的时候,他会觉得这又是王丽的自命清高,可是今天情况大不同,王丽的话在他听来,撒娇的成分更多一点。“当然,还是老婆做得菜好吃。”

    王丽指着一只盘子说:“这个你吃了没?”

    “吃了。”

    “这可是我第一次做,全是照菜谱来的,还不错吧?”

    “嗯,基本在味上。”

    “你以前吃过吗?”

    “肯定吃过,哪个饭店里没有?就看有没有人点。”

    王丽夹了一筷头菜,却没放进嘴里,而是扔在白米饭上,用筷子尖翻来覆去地折腾着那点菜和上面的米饭。“可也是,现在这世道就是这样,外面什么都有,家里的什么都不新鲜了。”

    何慕下意识抬头看了王丽一眼,王丽正好没看他,还在折腾着碗里的那点菜和饭,何慕赶紧收回目光。不过这一眼让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今年年初,何慕的表嫂从农村老家到沈阳来看病。以前老家亲戚过来看病在何慕家住过几次,忍了几回以后,王丽找了个由头对何慕大发脾气,让他在亲戚面前很没面子。从那以后何慕就不敢再让老家来的亲戚住在自己家里,即使后来他们又买了一套房子,宁可闲着也不敢让亲戚去住。老家来了人,何幕就自己出钱安排他们住小旅店,回头找人报了就是。钱不是问题,问题是何慕知道亲戚们想住在他家,小旅店怎么能与何慕家里比,条件差多了,他不让他们住,回头他们也会笑话他。管不了那么多,还是不要招惹王丽更重要。而王丽也算给面子,只要何慕的亲戚不住在家里,到医院去看病时她还是会出面帮忙找找人,只是别指望她特别热情,像真正的亲戚一样。当然王丽也不问亲戚们住哪里。

    “爱住哪住哪,别住我家就行。“她准是这么想的。

    那次表嫂他们过来看病,正好赶上何慕一个朋友全家出国,让何慕帮着照顾一下沈北的房子,何慕就把表嫂他们安排进去住了。有一天表嫂在住的地方看到一个很像王丽的女人。那个女人跟一个男的从车上下来,走进前面一栋楼,和那男的有说有笑,一点都不像平时的王丽。表嫂觉得很不对劲,就偷偷问何慕:“王丽家有亲戚住那边呀?”何慕说没有啊。表嫂就把看到的情况告诉何慕。在农村来的表嫂面前何慕与其说是为王丽掩饰,不如说是为自己撑面子,他一定要保持自己在家乡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形象。他的媳妇怎么可能偷人呢!何慕随便扯了个谎。表嫂是没什么文化,可人不傻,从何慕的神情和说辞中已经判断出何慕可能已经被戴了绿帽子,从此也就不再提这件事了。

    刚听到表嫂情报的时候何慕很生气,他这么优秀一个男人,而且前途远大,一个护士学校的毕业生,能攀上他这高枝应该感谢老天。我何慕可以有妾,你王丽凭什么搞外遇?何慕曾经想找人跟踪王丽,把那男的抓出来,胖揍一顿。可是冷静下来,掂量过轻重之后,还是决定先引而不发。他这边面临升迁的大好机会,怎么能为这点事乱了自己的计划。万一媳妇真是红杏出墙,传出去他自己脸上也没光彩,况且王丽的父母在他升迁途中还有用处,他们是一个利益联合体,不能在关键时刻出现内乱。表嫂也只是看到一个很像王丽的女人和一个男人去一个房子,也许根本就不是表嫂想的那样,就算真出了什么事,说不定也和他自己一样,玩过一阵就撒手了。不过一想到自己的老婆有可能被别的男人抱在怀里,何慕还是很肝疼。

    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看来这件事倒是可以与他和元华的事以及那10万块钱掰下手腕。何慕突然希望表嫂说的事是真的,那样的话王丽就有小辫子抓在他手里,不怕她发疯叫唤。既然咱俩都出过事儿,那就好好谈谈吧:

    你要是还想和我过,我们就都不再追究过去,重新开始。我以后仍然会好好对你,咱们尽快生个孩子,以后一起好好教育孩子,孝敬双方老人,让之前的所有不愉快全都过去,全家人一起幸福生活,怎么样?

    那顿晚餐的后半段何慕基本上是在想这件事。他决定要给表嫂打个电话,再把当时的详细情况了解一下。事到如今面子已经没那么重要,维持稳定才是大计。

    阳光透过萌萌家的窗帘照在窦子萍脸上,她慢慢睁开眼睛,意识渐渐清楚。那个“大凶”的日子已经过去了,可是以后怎么办?敌人就在身边,难道要一直像卧底一样提心吊胆地生活下去吗?不行,绝对不行。

    到报社打完卡,窦子萍也没和薛仲乾打声招呼就离开了。她平时很少到爸爸公司来,也许是受妈妈的影响吧,对爸爸的工作以及与工作相关的事都不感兴趣。爸爸的公司在市中心一座不错的写字楼里,房子是他买的,装修得和家里一样气派。

    看到女儿来了,窦志坚立马结束手头的事,把人都打发走,又从冰箱里拿了酸奶递给女儿。

    “我一会儿去检察院,出来有点早了,到你这儿呆会儿。”

    “这就对了。你都多长时间没来这儿了?看看我新换的沙发,怎么样?”

    窦子萍站起来,前后左右欣赏着爸爸的新沙发。“我觉得没有以前那套好看。”

    “怎么可能?!这可是纯意大利货,从香港直接过来的。”

    窦子萍一屁股坐在纯意大利沙发上,真没觉得比一般沙发舒服到哪去。“那套沙发完全可以用,为什么要换啊?真浪费!”

    “这不是代表公司形象吗?”

    “公司形象是重要,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不在这上边。幸好我没接你的班儿,不然得天天吵架,观念差太多了。”

    “你要愿意接班,爸马上退休,全给你,你想怎么弄就这么弄。”

    “算了吧,我对你的生意没感觉。”

    “可也是,现在生意不好做,你不干就不干了。报社怎么样,还顺心吧?”

    “挺好。”

    “我们公司订了一份儿早报,可惜我没时间每天都看。我让办公室的人天天看,要是看见上面有你写的文章,就让他们到旁边的报摊再买个十份八份的。”

    “干嘛?”

    “我女儿写的文章,我得显摆显摆,来个人就送他们一份。”

    “太过份了吧,那算什么文章啊?要文采没文采,要故事没故事,就是看一眼然后顺手扔进垃圾桶的东西。”

    “我可不那么想,我女儿写的都是好文章。”

    “以后可别再那么做了,让人笑话。咱俩都好几天没碰着面了吗?”

    “可不是,最近天天喝到半夜。你老爸这胃都快废了。”

    “知道还喝?”

    “不喝怎么办,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不过话又说回来,什么时候好做过?不过你老爸还应付得了,不用担心。”

    窦子萍喝了一口酸奶,好像无意间想起:“王子对我说他也想出国上高中呢。”

    “这小子,学习上根本不玩活儿,到哪也没用。”

    “准备送他出去吗?”

    “不想。”

    “是你不想还是你们不想啊?”

    每当涉及到王怡涵的时候,他们父女俩多少都会有点尴尬。

    “他妈妈倒是想送他出去,她也管不了,想送出去自己省心。不过男孩子,这个岁数正是需要管教的时候,如果放出去,说不定惹什么祸呢。我是不赞成。”

    “王子说是你们舍不得给他花钱。”

    “他跟你说的?”

    “嗯。”

    “这小子——舍得舍不得花钱是一回事,出去到底是救了他还是毁了他是另一回事。你没给他讲讲在国外出事那些孩子?”

    没给他讲这些他就已经把我设为攻击目标了,如果讲了的话就不是榴莲壳、恐怖娃娃的事了。“没讲。我想他根本听不进去。”

    “小时候挺好一个孩子,怎么越变越隔色了?他还和你唠唠嗑,现在跟我连话都没有。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我从小养大的,再怎么叛逆也不该是这幅德行吧?榴莲壳的事,我问他妈了,就是他干的。在一楼扒的榴莲,把壳搬到二楼走廊,那不就是使坏吗?他知道我晚上上楼不爱开灯,想阴我一下,没想到把你给害了,也没向你道个歉吧?”

    窦子萍摇头。心里想:还道歉呢,他该为一再整人成功欢呼才是。让窦子萍没想到的是,爸爸竟然以为榴莲壳是冲着他去的。看来坏人的能量确实很大,一个坏人的存在会给周围许多人带来不安。

    “既然这样,不如就让他出国吧。”窦子萍因势利导地说。

    “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可不行,这个家我说了算,至少他得明白这点。”

    “爸,你还是有偏心啊。”

    “怎么了?”

    “你对我的要求基本上就是全盘签单,不是吗?”

    “你和他能一样吗?你多懂事,学习多好,多体谅爸爸?他要是有你的三分之一,我都让他去。”

    “不过,正因为你是我亲爸爸,王子一定会觉得你对我偏心。如果你再这么严厉,他就会很不高兴,会恨你的。”

    “恨就恨吧,就算我花钱养了一个白眼狼。你以为让他出国他就跟我好了?没那么简单。这里边他妈妈也没起什么好作用,总当着王子的面说我的不是,好像让她儿子恨我对她有什么好处似的。”

    窦子萍本来想劝劝爸爸,可能的话就让王子走,这样大家都轻松。现在窦子萍更能理解当初王怡涵同意送她出国时的心情。可是看爸爸的态度丝毫没有让王子出国的意思。他说的那些不同意王子出去的理由也不是很充分,按照爸爸的性格,还有他和王子的关系,应该不至于真是为了教育王子,或者担心他出去学坏才把他留在身边的,也许一切的根源真在钱上,难道爸爸真的连让王子出国的钱都拿不出来了吗?

    窦子萍知道爸爸是多要面子的人,尽管她强力倡导说真话,也不忍心撕掉爸爸的面具,因为爸爸的面具已经和他的皮肉长在一起了,撕掉那张面具爸爸会痛,会很痛。就像他买纯意大利沙发,他在最贵的地段买写字间,他把家和公司都装修得富丽堂皇,他穿的用的一定要是名牌,包括他的老婆一定要漂亮,他的女儿一定很体面——这些都是他的面具,也都是他整个人的一部分。

    既然爸爸没有钱送王子出国,那么王子的愤怒就会继续发泄在窦子萍身上。也不知道这个坏小子的下一个坏招儿是什么,至少现在还没有好的办法,也只能等着他出招,然后再想辄了。

    从爸爸公司出来,窦子萍的脑袋一直在转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