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8、帮帮忙总行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155字

    窦子萍被薛仲乾叫到休息区,她并不关心薛仲乾叫她干什么,而是直奔咖啡机,接了一大杯速溶咖啡。

    “女人不能总喝咖啡,会越变越丑的。”薛仲乾一边点烟一边说。

    “男人不能总吸烟,会越来越傻。”

    “算了,咱俩谁也别管谁。”薛仲乾放弃了。

    “就是。多嘴。”

    窦子萍靠在椅子背上喝咖啡,也不问薛仲乾叫她干什么。

    “昨天大厦保安又把我叫过去了,他们还是没有线索,恐怕‘恐怖娃娃事件’也就要这么不了了之了。”

    “哦。”

    “看你这几天也不着家,是不是心理还有阴影,不愿意呆在办公室呀?要不把工位给你换换?”

    “不用,我没那么脆弱。这几天是在努力工作呢,没看出来吗?要顺利完成这个月的任务,不努力能行吗?”

    “你要真把任务当回事,完成起来一定不成问题。”

    “现在开始当回事了,我要努力工作,多多赚钱。”

    薛仲乾笑了,那种坏笑就是完全不信的意思。“太好了,你努力工作我可就省心了。不过,真不要紧吗?不用换工位?”

    窦子萍用力点头。

    “那好吧,以后咱就不提这事儿了,翻篇儿了。”

    窦子萍再点头,心里却在说:恐怕没那么容易翻过去。

    “求你帮个忙行吗?”薛仲乾好像有点不大好意思开口的样子,这可不像他呀。

    “求我?”窦子萍决定拿个架子。

    “你不是跑公安吗――”薛仲乾抽了一口烟,好像呛着了,下边的话没及时说出来,就这么一点空当儿被窦子萍给顶了一句:

    “不是你让我跑的吗,失忆了?”

    “我当然知道。你帮忙打听个人行吗?”

    “什么情况?”窦子萍眼睛亮了。

    “有个朋友进去了。”

    “你和罪犯做朋友?”

    “只是嫌疑人吗,不一定就是罪犯。你去帮我打听打听情况。”

    “别让我帮你捞人啊。”

    “知道你没那个本事。”

    “你本事那么大,还用我去帮你打听吗?”

    “你跟那个赵刚不是特熟吗?况且那案子也是你报的。”

    “哪个案子呀?”

    “就是火凤凰宾馆杀人案。”

    “啊,你朋友是杀人犯?”

    “就因为不可能吗!人家什么都好好的,有钱,有地位,又刚刚升了职,整个一体面人,为什么要杀人啊?奇怪吗!你去问问赵刚到底怎么回事,别乱怀疑人,怀疑也行,别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把人抓进去好不好?”

    “没有确切证据赵刚他们是不会乱抓人的,这点不用问。况且杀人犯不抓进去怎么行?万一他觉得杀一个不赔,杀俩赚一个呢,不是还会有人遭殃吗?”

    “他就不是那种人!”

    “哪种人一看就像杀人犯呀?”

    “服你了。求你帮帮忙总行吧?”薛仲乾又拿出他情圣的声音、语气和眼神。

    “我可以保证去问问,但是不保证能问出什么来。因为没经过允许就把这个案子报出来,赵刚生我气了。这几天打电话他都不接,他那么讲原则的人怎么会再对我透露案情呢?”

    “其实我也不想管这事。可是谁家摊上这种事都会脑袋发蒙,你就帮我打听打听,能了解多少就了解多少,主要是对他家里人起安慰作用。”

    “好吧,我试试。”

    薛仲乾说得真是实话,他一向不热衷于管这类事,按理说他负责社会新闻这么多年,这方面资源、人脉都很丰富,如果愿意张罗的话,还不天天忙个脚打后脑勺,哪有时间和兄弟们喝酒,谈各种恋爱呀?

    这件事来得也很突然。今天早晨薛仲乾刚打完卡,手机就响了。王丽说她已经在报社一楼,有重要事情对他说。薛仲乾来到一楼,看见王丽坐在水吧,她脸色苍白,头发枯萎,黑眼圈十分明显,本来就瘦,远远看上去像是一个写意的人偶。

    王丽手里拿着一份报纸,就是窦子萍报道火凤凰宾馆案的那张,她把报纸递给薛仲乾。

    “何幕因为这个案子被抓了。”

    不用再看,薛仲乾对于稿子的内容还有印象。“他,杀人?”

    “不知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前几天看过这张报纸,就想到也许你能知道点什么,所以迷迷糊糊地就来找你了。”

    “这种案子我们报的是不少,可是具体情况也不了解,特别是没破的案子,原则上也不让报,这个真属于特别情况。”

    “能帮我问问吗?不管是什么,我现在脑子乱得很。”

    “找律师了吗?”

    王丽摇头。

    “应该马上找律师。”

    “我哪认识律师,也不知道怎么找。”

    “这个我可以帮你,等一下帮你找个合适的律师。”

    “嗯。”

    王丽的脸上始终没有表情,说话时嘴唇也只是很小幅度地动,脸上的其他肌肉基本不动,再加上苍白的肤色,显得更加没有人气。薛仲乾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她,于是出现了一段时间的冷场。

    王丽的眼睛看向桌子上的报纸:“这个记者应该能知道点消息吧?”她弱弱都问。

    “非常有限。”

    “你替我求求她吧。我真不知道何幕做过什么,怎么突然就成了杀人犯?整天和你住在一个房子里的人,你的家人,竟然是个杀人犯,这像话吗?”

    确实不像话。薛仲乾的心一点点软下来。“这样吧,等会儿我上楼先帮你联系律师,联系上我给你打电话,然后你们见个面,感觉可以的话就让律师马上介入。他们是行家,知道整个路径,你有什么疑问都可以对他说,让他帮你解答。”

    “我都不认识他,怎么会问他?”

    “到这个时候,你必须得相信律师,他是站在你们这边的人。在案子结束之前,律师比你的家人更能帮助你。”

    王丽没有表情也不说话。看那神态薛仲乾就明白王丽是不会轻易相信律师的,她就是这样的人,可以说是清高,也可以说是隔色。

    “至于帮你打探消息,我会尽力。”

    王丽抬起头。“谢谢你。”她的眼神只有在此刻闪过一丝光亮。

    熊猫眼长在熊猫脸上确实可爱,长在人脸上就变得很衰。

    薛仲乾赶紧结束这次会面,送走王丽。不过答应的事他都认真落实了。在窦子萍回来之前,薛仲乾已经安排律师和王丽见面,王丽几乎没有任何考虑就决定聘请薛仲乾推荐的律师为何幕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