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给领导办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771字

    赵刚确实没接窦子萍的电话。没结的案子不能报是规矩,不过窦子萍也没提警察一个字,报就报了吧。不接电话一是正忙着,二也是提防窦子萍想接着报道这件事。这丫头就是这么危险,不管跟她说点什么,都能找到可以报道的东西,这个亏赵刚以前吃过,现在他手里没结的案子是一点也不敢对窦子萍透露。

    在薛仲乾的逼迫下,窦子萍只好硬着头皮不打招呼就来到刑警大队。刚走到赵刚办公室门口,那位吴大姐正好从里边出来,差点撞上窦子萍。

    “哎呦,没碰着您吧?”窦子萍有点夸张地扶着吴大姐的胳膊。

    大姐抽回自己的胳膊,拉长脸看了一眼窦子萍:“没事。”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得怎么才能把这位姐姐给笼络住呢?窦子萍是个喜欢挑战的人。她总会给自己设计一些任务,然后克服重重困难去完成,最后享受成功的快感。这位姐姐刚调到这个办公室不久,年龄不大不小,长得不好不坏,通过几次接触,窦子萍决定把她列为自己的一个任务:一定要搞定她!当然眼下重要的任务是帮薛仲乾打听何慕的情况。

    赵刚和小群一起从走廊那边走过来,一转弯正好看到窦子萍。

    “嗨――“窦子萍打着幼稚的手势。

    小群不怀好意地看了赵刚一眼。“我去小波那一下,你和小窦慢慢聊啊。”他远远和窦子萍打了个招呼,直接走掉了。

    赵刚走到窦子萍面前。“刚到?”

    “嗯,还没进屋呢。”

    赵刚把窦子萍让进办公室,他自己拿起桌子上的大杯子接了一杯水,然后想起问窦子萍:“你喝水不?”

    “不喝。”

    赵刚比窦子萍大6岁,去年媳妇跟他离婚,把女儿也带走了,他现在又回归到单身汉的行列。窦子萍刚接公检法这条线的时候,正赶上赵刚有个案子刚破,领导的意思也希望媒体宣传一下,所以在刑警队里窦子萍最先熟悉的人就是赵刚,尽管后来跟其他人也比较熟了,可还有个对劲不对劲的问题,她和赵刚还算对劲,有事没事都能聊上几句,关系显着就比别人亲热,再加上都是单身,小群他们就总拿窦子萍说事,逗赵刚。其实赵刚心里清楚,自己和窦子萍一点没可能,说白了是自己压根就配不上窦子萍。人家是什么人?富二代,海归,白富美。他是什么?穷警察,二婚有孩儿。总之就是天上地下,癞蛤蟆如果不想吃天鹅肉还有可能多看天鹅两眼,要不然连鹅毛都别想见了。

    “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一定是因为你不能接。那能不能在能接的时候回CAII一个给我呢?”窦子萍就是这样的,听她的前半段话一定特别善解人意,可是保证会有后半段。

    “对不起。这些天实在太忙,根本记不得谁给我打过电话。”

    “这样啊,原谅你了。”大家都喜欢窦子萍主要是因为她大气,不计较,总能给自己和别人找到台阶。

    “这么容易就原谅我了?”

    “啊。”

    “坐吧。”

    窦子萍在落座的过程中,像是不经意地说:“火凤凰宾馆的案子破了?”

    “又问案子。”

    窦子萍心想,不问案子我大老远跑这儿来干什么?“我报了那个案子,你们领导没批评你吧?”窦子萍很关心地问。

    “你给我打电话就是想问这个?”

    “啊。”

    “谢谢你了。”

    “就是说没批评你呗?”

    “你要再写就该批评我了。”

    “破了不就可以写了吗。”

    “别套我话啊。”

    “你也给我弄点水喝吧。”看来得玩持久战了,窦子萍这样想。

    赵刚拿出纸杯,接了水递给她。“我真不能说什么,而且也不能陪你呆太久,等一会儿他们就要找我出去。”

    “那个嫌疑犯身份很高啊,我猜应该是情杀吧?”

    被窦子萍突如其来这么一问,赵刚还真愣了一下。“你说什么呢?”

    “火凤凰宾馆的案子呀。何慕可是大公司的高层,他能亲自下手杀人简直不可思议。一定是一段惊心动魄的情感纠葛。对不对?”

    “谁告诉你的?”

    “你就说对不对吧。”

    “我不上当。”

    窦子萍转换了一种方式。“何慕真的是嫌疑人吗?确定了?”

    赵刚想了一下:“基本确定。”

    “那完了,肯定没命。”

    “你认识他?”

    窦子萍不置可否。“他交友很广,很多人都认识他。在他被抓之前没人在乎那篇报道,等到他被抓了,好嘛,许多人问我,圈子里可有新闻了。他的事我基本上都了解了,你说我从何慕这个角度继续报道那个案子,不会给你添麻烦吧?”

    “不行不行,现在绝对不能报。我们还没确定死者身份,还有很多疑点,没到四脚落地你可千万别再提这件事,算我求你了。”

    窦子萍看着眼前这个铁血刑警,很享受被他求的感觉,可是她把自己的表情控制得非常平静。“真这么复杂?”

    “当然,你以为破案那么容易?”

    “可是圈里人都认为不可能是何慕干的,如果说他有什么经济问题被抓了,大家都能接受,可是因为杀人被抓,这个有点太离谱了,他不可能做那种事,关键是没必要。解决问题的办法很多,直接杀人也太没水准了吧?”

    “你跟过这么多案子还不明白,杀人的原因太多,跟人的水准没多大关系——”赵刚张开嘴还没说出下面的话,手机响了。他看着手机号码,一脸严肃对窦子萍示意一下走出办公室,这一走就没再回来。

    “一定是怕我继续问,躲出去了。”窦子萍这么想。可大老远的总不能白来吧,窦子萍决定还是等赵刚一会儿,所以试着和返回办公室的大姐闲聊几句,可是人家不爱搭理她,窦子萍明白太上赶子也不行,要完成软化这位姐姐的任务还得慢慢来。她走出赵刚他们的办公室,在楼里转了一圈,又采访两个小案子,总之这趟来也算得到一些消息,起码可以对薛仲乾交差了,还是先回去吧。

    窦子萍没走多远,赵刚的电话就追过来,请她千万别再写火凤凰宾馆的案子,特别是不能用小道消息,这个时候如果乱写会干扰破案,一定要等真正搞定再说。

    看来赵刚是真怕我了。从这点来看这个案子绝对不一般,说不定有大鱼了。窦子萍在电话里对赵刚做了严肃保证,可她的小脑袋瓜里却在转着接下来该怎么盯着这个案子。

    既然薛领导认识何慕,那他就是个好线人,何不先把何慕的一切了解清楚,一旦确定何幕是罪犯就推出一篇发人深省的报道:披着高尚外衣的禽兽。哈哈,下个月的任务有指望了,弄好了说不定还能来一篇A稿,那稿费就不是一般的高了!呵呵——

    窦子萍回到报社,立马就把薛仲乾拽到休息区,一脸严肃地说:“现在证据都是指向何慕的。你朋友真完了。”

    薛仲乾听到这个消息并没有什么过分反应。“都什么证据呀?”

    “你以为赵刚是傻子,这会儿就能把证据都告诉我?”

    “当然是得有一定的证据了,不然他们怎么可以随便抓人?也许警察还有别的线索,何慕现在也不过是个嫌疑人吧?”

    “也对。但可是没有别的线索。我觉得好像证据很确凿。”

    “是吗?”

    “只是我的感觉呀,赵刚可没这么说。”

    “好吧。我能做的也就是帮着打听打听。谢谢你啊。反正你没事勤问着点赵刚,有消息就告诉我一声。”

    “行。”窦子萍爽快地答应,而后顺势说到:“领导,我这儿又弄俩小案子,今天版面紧张吗?”

    薛仲乾看了窦子萍一眼。“写完传给我吧。”转身走了。

    看来帮领导办事是不白帮哈,人际关系社会也不错。本来窦子萍想让薛仲乾帮忙联系采访何慕周围的人,可是瞬间想到这个月的任务就差这么一点了,还是先把这件事办了吧。反正打听何幕消息是领导求她,随时都可以要求领导安排采访与何幕相关的人,如果不从后果自负。

    窦子萍乐哈哈走回自己工位,准备对付那两个小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