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2、同行的消息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801字

    此时对吴娇丽的调查反馈陆续回来,她的履历并不复杂,从家乡出来就落脚抚顺,根本没在何慕与元华发生关系的朝阳呆过,她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发廊妹,接触的人确实很杂,但都是生意关系,来来往往去留无踪。她本人平时没有任何神秘的地方,周围也没有任何人认识或者听说过何慕还有元华。

    另外一件事也证明了吴娇丽至少不是何慕描述的那个敲诈他的人。就是那张敲诈何慕的字条,经过专家笔记鉴定,认定那不是吴娇丽的笔迹,当然也不是何慕的。现在看来在这个事件中确实有另外一个人存在,就是这写这封敲诈信的人。

    难道何慕没有说谎?

    窦子萍知道吴娇丽是被害人这件事真不是赵刚告诉她的。那天下午没稿子可写,又等着打卡回家,她就在法制记者群里瞎聊,结果抚顺的同行说他们那有个发廊妹在沈阳被杀了。

    “惨案何时发生的?”窦子萍问。

    “半个月前。被杀在宾馆房间里。”

    “哦?知道是哪个宾馆吗?”

    “这个不知道,不过是在大学附近的。”

    “巧了,我报的一个案子就是在大学附近,被害人是个女的。”

    “案子破了吗?”

    “基本吧。能帮我确定下被害地点不?”

    “没问题。”

    “我那案子是火凤凰宾馆1206房间。”

    “OK,等我问下哈。”

    “如果真是那个案子,你能联系到被害人家属吗?”

    “你咋地,想采吗?”

    “想啊。反正也不远,顺便去看看你。”

    “欢迎欢迎!”

    “那帮我联系下好不?”

    “必须地!”

    如果这个女的真就是火凤凰宾馆凶杀案的被害人,当然有必要去采访了。设想一下,当赵刚知道窦子萍连被害人是谁都了解的时候,他那副吃惊的样子该有多可爱啊!目前对窦子萍有利的是,薛领导受人之托想了解这个案子的更多情况,所以她可以堂而皇之地在结案之前调查这个案子。哈哈,过瘾呀!

    抚顺同事的头像在闪动,窦子萍赶紧点开。

    “没错,是火凤凰宾馆。”

    “OK”

    扔下还在叫唤的QQ,窦子萍迅速跑到薛仲乾面前,劈头就问:“火凤凰宾馆案子的接续报道还能写不?”

    薛仲乾愣了一下。“有新情况?”

    “被害人身份确定了。”

    “真的?”

    窦子萍点头。

    “是什么人?”

    “抚顺的,一个发廊妹。”

    “发廊妹?何幕杀的是一个发廊妹?”

    “嗯。现在看明白你朋友是个什么档次的人了吧?”

    “他哪是我朋友!”

    “咦,不是你说的,是你朋友吗?

    薛仲乾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赵刚告诉你的?”

    “他现在躲我还来不及呢。是抚顺的兄弟说的,也不是他们那边的案子,所以不像赵刚这么紧张,问点什么还很配合。”

    “你确定是这个案子的被害人?”

    “确定。”

    薛仲乾伸长腿,把椅子轱辘到离桌子比较远的地方,同时伸了伸胳膊,彻底放松一下。

    “我想去一趟抚顺,看看这个发廊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薛仲乾好像在思考,而且思考的时间稍微有点长。

    “到底行不行啊?”

    被她这么一催,薛仲乾一脸无奈地说:“你说行就行呗。”

    “干嘛这么不情愿,你要不乐意我也不会强求。”

    这句话正好被路过的同事听到,那位仁兄脖子伸得老长,满脸写着不怀好意:“什么情况,你不是想强暴我们领导吧?”

    “我强暴他?怎么可能!”窦子萍反击。

    “你什么意思?说我没魅力呗?!”薛仲乾一下子精神起来。

    “我是不给自己找麻烦,万一被你女朋友误会了,我怕她对我下毒手。”

    “真是案子写多了,我倒是怕你哪天对我下毒手呢。”薛仲乾又缩进靠背椅里。

    “哎,到底写不写呀?”窦子萍问。

    同事听到“写不写”这几个就转身离去了。

    “妹子,就算写,你也得去采访啊,现在通讯是方便,那你也不能在QQ上聊两句就写稿子吧?职业操守啊!”

    “OK,我明天一早就去抚顺,早晨不能打卡了。”说完窦子萍转身就走,她可不想继续在这儿听薛仲乾讲记者的职业操守。

    自从知道火凤凰宾馆凶杀案的嫌疑人是何幕,窦子萍就觉得应该是一件情杀案,那个何慕一定与被杀的女人之间有一段很深的爱恨情仇,如果不是为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感情经历,像何慕那种道貌岸然的家伙是不会疯狂到要去亲自动手杀一个人的。可是现在被害人是个发廊妹,那这段爱恨情仇的内容就要发生很大变化了。一个年轻有为的企业高管,也算得上是青年才俊了,和一个发廊妹之间的故事,感觉上就是没有多少浪漫,似乎可以闻到金钱的味道,而且是那种铜臭味。不管怎么样吧,彻底了解一下这个故事的女主角还是必要的,就算最终不能登报,也算不了任务量,还可以写给《女人》、《知音》、《家庭》那种杂志。给杂志投稿是她的自由,谁也拦不住。

    窦子萍走后薛仲乾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王丽在火凤凰宾馆被杀的女人是个发廊妹。其实他和窦子萍的感觉一样,一听到被害者的身份,自然就想到一些不太高尚的事。何幕怎么会和一个发廊妹扯上关系,甚至到了有可能杀她的地步?王丽如果知道会怎么样?一定会很失望吧?她是个要面子的人,现在丈夫不仅涉嫌杀人被拘,而且被害人身份敏感,以王丽的性子她会承受不了的。还是先不告诉她,等等再说吧,反正这两天王丽也没打电话过来。

    抚顺的同行在公共汽车站等着窦子萍。

    “这女的是外地人,自己在这边打工,没有家人。我们等会儿去她打工的发廊。她还有个男朋友,在另一家发廊打工,我让他们也给叫来。这就是最熟悉她的人了。”抚顺同行一边走一边简单介绍。

    他们很快就到了吴娇丽打工的发廊。沈阳的警察刚刚来过,沈阳的记者又来了,发廊的老板和伙计们感觉自己有点要火的意思。因为是上午,来弄头发的人也少,所以大家很隆重地与窦子萍见了面。

    “我来主要是想了解下吴娇丽这个人,和案子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你们不用有顾虑,也不用想案子的事,只要告诉我你们眼里的吴娇丽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好了。行吗?”

    大家一起点头。他们的头可不一般,要么是莫西干式,要么是小辫子,颜色包括金色、紫色,有个小哥儿竟然是蓝色的脑袋,可算是色彩纷呈啊!不过他们说起话来就没这么出彩,第一次接受采访,还是有点紧张哈。正这么东一句西一句说着,吴娇丽的男朋友过来了,好吗,他的头发竟然是绿色的,像鹦鹉一样。从发廊出来后窦子萍问抚顺的同行:“你们这里头发都要弄成这样吗?”

    采访算是顺利,但结果并不令人满意。吴娇丽是个太普通的女孩,因为在老家学过一点美发,出来就进了这家发廊,一直到去世。她的男朋友也是发廊同事给介绍的,两个人在一起没多久,属于那种打打闹闹的小对象,既没到谈婚论嫁的程度也不至于马上分手。总之在吴娇丽这个人身上就闻不到一点儿爱恨情仇、跌宕起伏的味儿。

    何慕为什么要杀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就算他们有过肉体交易,吴娇丽以此威胁他,也不至于杀人吧?最多给她些钱,想必她也不会要得太离谱。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何慕怎么会不知道呢!可也难说,现在的人外表看上去很强大,其实内心脆弱着呢,特别是何慕那种人,尽管窦子萍不认识他,可是用脚后跟想一下也知道,那种一脸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盗女娼的主儿,被发廊妹一威胁理智就跑到南极洲去了,所谓激情杀人应该就是指这种吧。

    既然没摸着爱恨情仇的故事,还就真得努力发稿子算任务了,否则白跑一趟不合适呀。假如不提凶手,只提被害人,赵刚应该说不出什么吧?大概也不行,听他上次那意思,基本上这件事就是不能提。回来的路上窦子萍反复纠结着,一直没有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