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3、什么都没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100字

    赵刚他们决定对何幕摊牌。

    小群把吴娇丽的照片与何幕描述那个女人的画像并排放在何幕面前。

    “你再仔细看看,你在火凤凰宾馆1206房间见到的女人到底是哪一个?”

    因为吴娇丽和另外那个女人差别很大,基本就不是一个路子的人,应该不会有人认错这两人,何幕当然也不会认错,他坚定地指着画像:“这个人。”

    “确定吗?”

    “确定。”

    “我现在告诉你,在火凤凰宾馆1206房间被杀的女人是照片上的女人,她叫吴娇丽,关于她的情况我们已经充分了解。你再说谎也没有用,到底是怎么回事,老老实实交代吧。”

    何幕的脑袋当时就大了,不是吓大的,是气大的。“你们赶紧放我出去,这个女人我见都没见过,她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你们无缘无故关了我这么多天,我要告你们!”

    “你喊什么?”赵刚很冷静。“嗓门大就能证明你无罪吗?抓你是因为人证、物证都齐。现在给你机会让你说明情况,有话说话,你喊什么?”

    何幕也意识到激动没有用。现在情况对他越来越有利了,既然死者都不是那个敲诈他的女人,这个案子真的与他毫无关系。“我要说的就是,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女人,我在1206见到的是画像上的人,我给了她10万块钱,然后就离开了。至于这个女人是怎么死的,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说的人证、物证都不能证明我杀了这个女人,只能证明我到过那个房间,对不对?”何幕觉得自己很快就会出去了。

    王丽的电话到底还是来了。薛仲乾只好约她中午到报社附件的饭店见面。这次王丽与上次大不相同,虽然还是苍白,但是黑眼圈淡了,人也不那么枯萎,应该是化了点淡妆。

    “我和黄律师谈过了。何幕在朝阳的时候有个女人,这回的事是另一个女人用这件事来敲诈他,他给了那女的10万块钱,后来这个女人在他们交易的宾馆被杀。”

    “是何幕干的?”

    王丽半天没说话。薛仲乾以为她只是没勇气说出口。可是最终王丽这样说:“黄律师说何幕不承认是他杀的,说他在宾馆见到的女人不是被杀那个女人,他没见过被杀那个人。”

    薛仲乾想了一下才捋清楚。“这样说来何幕和杀人案没关系了?”

    “如果他说的是实话应该没关系。”

    “黄律师的意思呢?会马上放出来吗?”

    王丽摇头。

    “为什么?”

    “警察有证据,不会马上放他出来,除非找到另一个凶手。”

    “哦。”

    “我真傻。”王丽脸上现出苦苦的笑。“还以为他在朝阳没什么事呢,他可真对得起我——”

    薛仲乾眼睛看着窗外,表现出对这个话题的冷漠。

    “你这边有什么消息吗?”王丽也没有继续那个话题。

    薛仲乾收回视线。“我还没你知道得多呢。” 他想着要不要告诉王丽被害人是发廊妹的事。

    “那个记者什么都没对你说吗?”

    “她每天得写稿完成任务,不可能一直盯着这件事。警察也不会告诉她什么。”

    “我问了黄律师,像这种有证据但是本人不承认的案子能怎么办,他说就看证据了,如果特别充分的话,是不是承认也不重要。这下何幕真要什么都没有了。”

    “如果是那个人敲诈在先,应该不会判最重那档。”

    “那也是什么都没有了,包括这个家。他因为这种事进去,我不会等他。”

    薛仲乾看了王丽一眼,她的态度平静而坚决。

    “也许真不是他杀的呢?”

    王丽看着薛仲乾。“你到比我更相信他?”

    薛仲乾笑了下。“没有定案之前什么可能性都存在。”

    “看吧——”

    薛仲乾到底没告诉王丽被害人是做什么的。到不是怕刺激王丽,只是觉得没必要说。饭菜上来以后他们就吃饭了,几乎没怎么说话,更没再提何幕的案子。

    自从知道被害人不是敲诈自己那个人,也见了律师以后,何幕就焦急地等着出去。他不知道为什么还不放他,这焦虑让他不眠不休,无法思考,脑子里全都是与这件事相关的人和事,就像循环上映的老电影,没完没了。

    5年前何慕被公司派到朝阳分公司工作,赴任时间两年半。凡是受到公司重点培养的人,都要到分公司去工作一段时间,回来之后才有可能得到进一步提拔,这是总公司定的方针。所以何慕得到派遣通知后欢天喜地去了朝阳。也就是在那里他结识了元华。

    他们是因为业务关系认识的,元华长得还不错,性格也是何慕喜欢的那种,只因为生长在小地方,见识不够,但是作为女人,至少何慕觉得比当时的王丽更能吸引他。不过何慕十分清楚,自己已经是有妇之夫,而且是公司的后备干部,正在外派锻炼,与未来的大好前程相比,女人实在不值一提,特别是元华这样的女人。如果他今后有期待中的发展,比元华好上一百倍的女人也会对她投怀送抱。所以从一开始何慕就告诉元华,他们是没有未来的。

    好在元华并不在意,还十分配合他的小心谨慎,从来不向他单位打电话,打手机、发短信也很少,就算打了,发了,也不说没用的话,更不会耍贱,即使是约见面也是很公事公办的语气,所以她发的短信就算不小心让王丽看到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只有他们私下在一起的时候,元华骨子里的妖精气才会释放出来,在男女之事方面她比王丽可豪放多了,没有她不敢尝试的东西,每次大战结束何慕都是弹尽粮绝,那真是空虚并快乐着。

    这种感觉刚和王丽好的时候有过一段,别看王丽瘦巴巴的,平时看着冰凉梆硬,还真有闷骚的劲,可那时候何幕各方面经验都不行,一来二去王丽就没那么大瘾了。王丽这人就是,她喜欢的事不管别人喜欢不喜欢都得做,要是她不喜欢的事,你就别指望她配合了,公主病严重到连夫妻之事都不能担待。何幕去朝阳前后正是他们不和谐的阶段,碰到元华可谓干柴遇烈火,两个人烧得那个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