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风流案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010字

    在何慕和元华肉搏过若干次,何慕的外派锻炼已经进入倒计时的时候,元华终于告诉何慕她怀孕了。刚听到这话,何慕那个紧张啊,他真怕元华从此就挺着个大肚子在他们办公室里一呆,或者跑到沈阳去,站在王丽面前,让她与何慕离婚。

    “大意了,没整好。”

    何慕现在还能想起元华当时说这句话的神情,不是那种小女人的楚楚可怜,也不是要拿肚子里孩子逼他就范的悍妇,东北女人的可爱就在这里,就算是说这种事,语气中仍然有点自嘲,还有点粗犷的娇嗔,总之元华的那句话还真就触动了何慕人性中那部分柔软的神经。

    “不怪你,是我不好。”何慕抱过元华,感觉到她那两个大大的咪咪紧紧挤在自己胸口。“你想怎么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如果元华说她想生下来,他可怎么办呢?

    好在元华的回答很让他舒心:“我都想好了,打掉吧,你说呢?”

    那还说啥,打掉是最好的了!瞬间的情迷已经过去,何慕清醒了。他不可能和怀里这个女人成为夫妻,更不可能成为她肚子里那个孩子的爸爸,否则一切努力全都白费了。

    不过对于这么懂事的女人,何慕还是很感激。他当即给了元华5万块钱,正好是有人求他办事刚给送过来的。元华也没推脱,收了钱,没再说什么。两个人又缠绵了一阵,当然已经没有兴致做那件事。然后元华就走了。

    从那以后1个多月他们都没联系,尽管何慕一直在忙自己的事,可闲下来的时候也会想到元华,他并没有担心小产会给元华带来什么痛苦,只是担心元华会不会改变主意,不去做手术。几次何慕都播了元华的电话号码,但是都没有打出去,他觉得这种时候还是冷处理比较好。他的冷会让元华彻底断了留下孩子与他结婚的念头。

    在焦虑中1个多月过去了,何慕突然收到元华的短信:何总,与王总的见面时间定在周六下午两点,西部浴城。

    “西部浴城”是何慕和元华约会地点的代号,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总是在朝阳郊区的一个小旅店里见面,两个人约好用“西部浴城”代表那个小旅店的名字。

    可能是因为时间比较长,更因为上次见面谈的是一件很特别的事情。在去城郊小旅店的路上何慕有点胆儿突地,也说不上是为什么。好在元华像没事一样,等何慕进了门就迎上来。

    “想死我了!”元华一边吻一边拽何慕的衣服。 不过这次双剑合璧并不成功,刚开始何慕还战斗力充沛,可是做着做着就不行了。

    两个人躺在床上,何慕点着一棵烟抽着。

    “咋地了?”元华转过头看着他。

    “不知道。”何慕并不看元华,男人在这种时候的尴尬是女人无法理解的。

    “你是怕再怀上?”元华就是这样直来直往。

    何慕摸了下元华的肚子,她的肚子本来肉就不少。

    “没了。”元华撑起身子,把脸贴近何慕。“你怕我背着你留下孩子?”

    “没有。我知道你是个讲究人,说到做到。”

    “那你怎么不好使了?”

    “你一直都挺懂事,怎么今天不懂事了。不能问男人这种问题。”

    元华把何慕手里的烟拿过来,自己抽着。“做手术真够疼的,我都快挺不住了。多亏大夫护士好,也没损我,要不然真惨了。”

    何慕搂住她。“都怪我,行了吧?” 何慕不想让元华多说手术的事。

    “怪你有什么用。我明白,我就是你在这儿的时候陪你开心的。等你回了沈阳,怕是连见都不想见了吧?”

    “我们不说那么远吧。”

    “不远啊,你不是没多长时间就要回沈阳了吗?”

    “那倒是。”

    元华把脸凑在何慕的脸上。“说心里话,你回去以后还会想我吗?”

    “不知道。”

    尽管元华用尽一切手段,希望帮助何慕完成这次约会的必选项目,可惜何慕就是不行,两个人都折腾出一身大汗,到了还是没成事。

    从那以后他们的约会基本停了,就算见面也不是在私密场合。

    何慕回沈阳的时间越来越近,他的心思都在回总公司以后如何安排上,经常跑回沈阳,就算人在朝阳,也是想尽办法约沈阳方面有用的人过来,管吃管住管玩,临走还拿不少东西。

    离开朝阳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何慕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还是约了元华。他们都很清楚这次见面是为了什么:他们是要永久说拜拜了。应该还是第一次,关上郊区小旅店的门以后他们都很不冲动,根本没有脱衣服的意思。何慕给元华带来一些东西,都是别人送他的,有值钱的,也有不值钱的,还有六万块钱。何慕觉得这些应该可以了。元华也没仔细看那些东西和钱。他们见面的时间不长,好像也没说什么,更没有离别的缠绵,是元华先走的。

    这段风流案子算是结束了。

    现在想起这些,与刚看到敲诈信的时候又有不同。那时候何幕一直在怨元华害他,觉得不值,现在那股怨气已经消了很多。他承认弄成这样也算自作自受,本来有很多机会可以做不一样的选择,但是他一路选择下来,把自己送进局子。就算公安抓错了人,又能怎么样?是能给他道歉,还是能给他回复名誉?况且名誉是无法恢复的,就算他能很快出去,被敲诈的事,包括被敲诈的原因想必已经传开了。见律师的时候他还嘱咐过不要告诉王丽他被敲诈的事,可是连他自己都不信,王丽找的律师能不告诉王丽这些事吗?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行千里。这种事一定会闹得尽人皆知。公司会怎么对他不好说,王丽那关很难过去。别看现在她还帮他找律师,等他真出去了还不一定怎么作呢。

    一遍一遍想着这些,何幕的脑袋要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