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5、给我一个理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8本章字数:2474字

    窦子萍从抚顺回来,匆匆赶到报社,还没坐定,薛仲乾就凑到她的工位旁,神秘兮兮地问:“怎么样,收获大吗?”

    窦子萍看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走向休息区,让薛领导一路相随。如果小记者有好线索或者好稿子,领导就会像这样立马变成你的跟班。哈哈——

    听了窦子萍的讲述,薛仲乾闷了半天,然后问窦子萍:“你觉得是何慕干的吗?”

    “我觉得是。”

    “那你觉得他和那个女的之间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最有可能是肉体关系,没闻着有暧昧的味,更不像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

    “现在人都怎么了?只要一件事涉及到男人和女人就朝这方面想,人家不能有其他关系吗?”

    “可能有,但十有八九是这种关系。”

    “没治了,现在到处都在传何慕在外边有女人,那女人想上位,逼何慕离婚,所以何慕把她杀了。”

    “婚外情害死人啊,这个古今中外都适用。”

    “你怎么也这么迂腐?白在西方资本社会混了好几年。”

    “这跟社会没关系,是人性的弱点。你要做得起皇上,愿意养3000后宫没人管,如果做不起皇上还想到处留情,那可就麻烦了。碰上一两个缠着你不放的,结果就是要么杀人,要么被杀,再不就是两个人同归于尽。”

    “不至于吧?”

    看到薛仲乾有点被惊到的样子,窦子萍忽然想起他这一段接的那些可疑电话。这家伙该不是正在被一个想要甩掉的女人死缠着吧?尽管还没结婚,可是如果人家一定要和他结婚他也不好办呢。想到这儿窦子萍很认真地看了薛仲乾一眼,正赶上他也在看她。

    “看什么?”薛仲乾问。

    窦子萍一脸坏笑偷偷转了话题:“我觉得你才是个聪明人。”

    “什么意思?”

    “知道自己花心,所以不结婚,只找女朋友。不管怎么样,不结婚对谁都会好一点,哈?”

    “你凭什么说我花心?”

    “你处过多少女朋友了?从小到大数一数,还数的过来吗?”

    “处的女朋友多就花心啊?我是对自己负责,对别人也负责。一定要找个最该结婚的人结婚,结了婚就不再乱来,一生相守,这有错吗?”

    “急什么呀,我是在夸你呢,大哥!”

    薛仲乾忽然感到自己上当了。“你怎么把我给扯进去了?”

    他们俩说话就有这个特点,如果没有一个人使劲想着本来要说的事,说来说去就散花了,等口干舌燥各自回到工位才发现要说的事还没提呢。

    “现在这种情况稿子是没法写。”薛仲乾拿出烟来,看来没烟不行,思路容易乱。

    “你忍一会儿再吸毒好不好?”

    薛仲乾把烟掖在耳朵上,像个老村长。

    “怎么不能写?就写火凤凰旅馆案子的被害人确定了,是谁谁谁,怎么怎么回事呗。”

    “怎么怎么回事呢?”

    窦子萍闷了一会儿。“到也是,没什么内容,挺没劲的。不过算一个工作量啊。”

    “我认为你这次采访不够细致,还应该再去一趟抚顺。”

    “那你的意思是可以写吗?”

    薛仲乾趁机点上烟,很享受的吸了一口。“写不写再说,我觉得还有些东西你没了解到。”

    “不能写你让我到处乱跑什么?你以为我闲着没事吗?”窦子萍一转身,拿起纸杯子,给自己来杯热咖啡。因为咖啡很热,她只能撅着嘴唇一点一点抿。

    薛仲乾真是会哄人,特别是哄女生,只要他想要降服哪个妖孽,基本上都能成功,窦子萍也不例外。

    “就算帮我的忙好吗?”声音、语气、眼神加在一起就是致命毒药。

    “已经帮过了。”窦子萍尽力抵抗。

    在和王丽谈过之后,薛仲乾更加希望了解何幕这个案子的情况,这与王丽请他帮忙无关,完全是他自己的兴趣。他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希望何幕可以被放出来,另一方面也想撕去何幕的面具,看看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薛仲乾压低声音:“我告诉你个事儿,你可不要乱说啊。”

    “干嘛一副八婆的样子?”

    薛仲乾还真向四下里望了望,然后抻着脖子,用更低的声音说:“据律师说,何慕根本就不认识吴娇丽,他在火凤凰宾馆见的人也不是她。”

    窦子萍瞪大眼睛。“可是吴娇丽却在那个时间死在了那个房间里呀!”

    “没错。”

    “怎么会是这样呢?不可能!一定是何慕说谎。为了逃避杀人罪什么谎说不出来?”

    薛仲乾好像和她不在一个频道上,自顾着说自己的:“吴娇丽不是说过她要去沈阳做一笔大买卖吗?这个大买卖到底是什么,连他男朋友都不知道吗?”

    窦子萍只好把自己调整到薛仲乾的频道上。“她那个男朋友跟弱智就差那么一点,你跟他说话他就脑袋一低,像颈椎脱臼一样,老半天说不上一句完整的话,我真纳了闷了,这种人到底是怎么生产制造出来的。”

    “说话别这么尖刻行不行,一个小女孩儿,温婉一点。”

    “对那种人我温婉不了。”

    “女孩子嘴这么不让人,将来谁敢娶你?”

    “这个不用领导操心哈。”

    “好吧,好吧。不过我很想知道这笔大买卖到底是什么,也许这是个重要突破口。按你说的,吴娇丽也不过是个涉世不深的小女子,她不会有那么深的城府把一笔在她看来足够称为大买卖的事完全锁在心里。得意之下一定会向什么人透露。所以,她的男朋友,还有那个与她同住的人,你应该好好和他们谈谈,而且是一对一的谈,旁边不要有任何外人,必要的话,请他们吃个饭。”

    窦子萍瞪着薛仲乾:“请吃饭?”

    “啊,请采访对象吃个饭不是很正常吗?”

    “报销吗?”

    “报什么销!为了获得线索就是要付出一些代价吗。如果你得了A稿,再评上名牌,稿费奖金是多少?够你请多少顿的?”

    “就算得了A稿名牌那也是我自己的钱。我干嘛要用自己的钱去请采访对象吃饭?最重要的是这两个人我又不喜欢。公事就是要公办,你不是有报销额度吗?”

    窦子萍是真不想再去抚顺采访吴娇丽那个男朋友和女室友,还要单独谈,请吃饭,一想就脑袋疼。况且她不相信何慕说他不认识吴娇丽那种话,分明是抵赖。

    “你是富二代,海龟,不缺钱啊,怎么这么抠门儿呢?”

    “这跟缺不缺钱是两回事,我的钱我想怎么花就怎么花,让我请那两个人,不可能。”

    “好好,服你了。报销!我的额度都给你用。不过等你得了A稿必须请我。”

    窦子萍心里清楚,这篇稿子就算能发也遥遥无期,什么A稿,名牌全是美丽梦想。“好吧,我可以去采,不过你得告诉我为什么何幕这件事对你很重要。如果可以说服我,我会全力帮你的忙。”

    薛仲乾想了想,如果说是王丽求他,就得进一步解释王丽和他的关系,现在还没到什么都对窦子萍说的时候,不如随便说一个最容易被接受的理由吧:“何幕是我女朋友导师的女婿。”

    “女朋友、导师、女婿,哦——原来是为了讨好女朋友啊?”

    “这个理由能说服你吗?”

    “还好。”可是窦子萍忽然觉得自己不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