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6、二十四岁生日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815字

    再次去抚顺之前,有一件让窦子萍更不愿意面对又必须面对的事,就是她自己的24岁生日。谁会不喜欢自己的24岁生日呢?人生中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年华吗?

    在美国的时候,每次过生日都会收到爸爸和妈妈的祝福,除了电话,邮件什么的,爸爸一定会送她礼物,或者在她的卡里额外打钱。她也会给妈妈发一封邮件,感谢她给自己生命,不过文字都是很乏味的那种,故意把任何煽情的东西全部去掉,有时候为了给妈妈写一封既能表达谢意又特别没意思的邮件,窦子萍要改好多稿。没办法,她太有文采了,一落笔就很煽情。

    回国以后,平日里窦子萍几乎不与妈妈联系。妈妈又嫁了人,而且已经有了一个4岁的小女儿,窦子萍认为远离妈妈的生活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每年她过生日的时候,妈妈总是要求与她见面。她毕竟是妈妈生的,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在她出生的日子妈妈完全有权利要求见见自己掉下来的这块肉。不过窦子萍就是不愿意和妈妈单独相处,她总是请求父亲陪着她一起见妈妈。父亲当然没有反对过,曾经的一家三口一年也就相聚这么一次,跟鹊桥会似的。

    可是今年,当窦子萍看着日子一点一点靠近她生日的时候,爸爸却跑去深圳了,说是有重要的生意要谈。按照爸爸现在的状况,生意才是第一位的,窦子萍知道自己不可以矫情地要求爸爸在她生日那天必须回来。但是如果爸爸不回来,她就要单独去见妈妈,这可是这么多年来的第一次。在妈妈打来电话之前,窦子萍一直在祈祷妈妈忘掉她生日这件事。不幸的是,电话还是在生日的前一天来了。

    听说爸爸在深圳回不来,妈妈好像很兴奋。每年都是爸爸找地方,三个人像吃工作餐一样正襟危坐,吃也吃不下什么,说也说不出什么,贼没意思地就算过了。今年妈妈选了地方,是一家刚开业不久的日本料理店,环境那是相当的有情调,正是窦子萍喜欢的,而且日本料理也是窦子萍喜欢吃的东西,总之还是妈妈更懂得女儿呀。

    窦子萍抓住的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就是妈妈的小女儿,她在电话中说希望妈妈把小妹妹带来,妈妈听到这个建议非常高兴,而且把小姑娘打扮得特别漂亮,一定事先也嘱咐过这个孩子让她对窦子萍表现出最大的亲切和友好。

    服务员拉开格子门,妈妈和小妹妹已经在里边了。

    “姐姐来了。”这竟然是妈妈说的第一句话,好像差辈儿了。

    小妹妹立刻张开两只小手,像拉拉队一样露出热情的笑脸对窦子萍说:“姐姐好!”

    窦子萍呲了下牙,也赶紧把表情调整成美丽的笑容。“小妹妹好!”一紧张把小丫头的名字给忘了。

    为了和妈妈保持距离,窦子萍选择挨着小妹妹坐下。在妈妈的引导下,小妹妹把给窦子萍画的画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她。窦子萍也夸张地表示了感谢,并且送给妹妹一个绒毛玩偶。

    妈妈给窦子萍的礼物是一个世界品牌的钱包,别看是个小钱包也几千块钱呢。妈妈现在的老公只是个普通职员,也许是个小官儿,反正不是很有机会腐败那种,就算离婚的时候妈妈得到一笔钱,这几年也缩水不少,他们的生活一定不会是很奢华,看妈妈的穿衣打扮也看得出来,东西还算不错,不过都是过时款,一定是在名牌打到两折以下的时候买的。而这个钱包却是最新款,如果不是给窦子萍,妈妈自己肯定舍不得买。

    这些想法都是瞬间闪现在脑子里的,表面上看窦子萍很平静。她给妈妈买了一副太阳镜,也是打折的时候买的,和妈妈的风格很配。

    各种曾送仪式结束,好吃的东西也上来了。在窦子萍到来之前妈妈已经点好了餐,点了好多,没有给窦子萍留点餐的机会,可是妈妈点的全部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大概妈妈也有这个自信吧。因为一年才有一次一起吃饭的机会,而且她们从来就没在一起吃过日本料理,妈妈怎么就会知道窦子萍喜欢吃什么呢?难道她这块肉从来就没有真正离开过妈妈?窦子萍一面与妈妈和小妹妹闲聊着,一面在心里想着这些。

    小妹妹叫果果,是不是妈妈想凑齐“苹果”才这样叫她的,窦子萍不想问,她还是想尽量挣脱妈妈,哪怕是妈妈的爱,所以她一直绞尽脑汁想出话题和果果说话。果果呢,要么就是个自来熟的孩子,要么是经过妈妈精心培训,总之她对窦子萍真是相当的亲热,相当的友好,就好像她们不是第一次见面,而是整天生活在一起。果果给窦子萍讲幼儿园的事,给她跳舞,唱歌,背诵儿歌,最后从小兜里掏出几个五颜六色的塑料发卡,开始给窦子萍梳辫子。说来也怪,很少接触小孩的窦子萍本来以为自己不喜欢小孩,可对这个一直不停嘴的小丫头却没有一丝反感,相反,当果果依偎在她身上,用小手摸她的脸,她的头发时,窦子萍会感到有一种软乎乎的感觉在心中荡漾,也许那就是幸福的感觉吧。

    妈妈一直很欣慰地在一边看着窦子萍和果果两个,也没有提及一句让窦子萍紧张的话题。其实窦子萍也说不上紧张什么,反正她就是不想跟妈妈说所谓的心里话。

    没想到这个让窦子萍苦恼的生日聚会因为果果的到来就这样轻松愉快地过去了。从酒店出来的时候,是窦子萍拉着果果的手。

    “谢谢!”窦子萍对妈妈说,没想到这两个字一出口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重了。

    妈妈什么也没说,走过来轻轻抱了一下窦子萍,这是很久很久以来妈妈第一次抱她。被自己妈妈的抱在怀里的感觉瞬间电到了窦子萍,她感觉眼眶一下子热了,赶紧瞪起眼睛,使劲眨巴,同时离开妈妈的怀抱。为了不让妈妈看到已经发红的眼睛,窦子萍马上蹲下身,对着笑嘻嘻看着她的果果。

    “果果,再见了!”然后把果果抱进怀里。

    “姐姐,我们一起回家吧。”没想到怀里的果果会说出这样的话,窦子萍的身子有点僵。果果的两只小手紧紧搂着窦子萍的脖子。“好不好?”

    本来窦子萍已经成功地把眼泪逼回去,果果又追上来的这一个“好不好”让窦子萍彻底崩溃了。她把果果紧紧抱在怀里,让眼泪随便流下去。果果感觉到窦子萍哭了,轻轻推开窦子萍,然后用她的小手为窦子萍擦着眼泪。

    “姐姐不哭——”

    窦子萍使劲点头,可眼泪就是控制不住。她只好笑了一下,这一下比较管用,好像眼泪流量小点了。“你看姐姐多没出息呀,这么老大了还是这么爱哭,不如果果坚强。”

    果果笑了,孩子的笑脸是治疗悲伤的良药。窦子萍在果果的小脸蛋上使劲亲了一口。然后擦干眼泪。“好了,姐姐不哭了。”

    “那你跟我一起回家吗?”

    “姐姐已经长大了,有自己的家,不过以后姐姐会常来看你。”妈妈赶紧为窦子萍解围。

    “你结婚了吗?”果果认真地问。

    这次窦子萍真笑了。“还没有。”

    “那你和我住在一起好了。”

    “姐姐上班很忙,咱们家离姐姐的单位太远了,她要是和你住在一起很早就要起床,太辛苦了。”

    好像这个理由果果很能接受,她点了点头。

    窦子萍借机站起身,迅速地看了妈妈一眼,妈妈的眼睛也是红的,应该也哭过了。

    “就是。姐姐喜欢你,以后一定会经常看你。”

    果果不再坚持,小手已经被妈妈拉在手里。

    “我给你们叫车。”窦子萍赶紧跑到路边,她一刻也不敢再和妈妈、还有果果呆在一起。

    出租车停下,窦子萍打开车门。妈妈已经领着果果走过来。

    “再见!”窦子萍热情地对果果说。妈妈在上车前轻轻拍了一下窦子萍的后背。“好好照顾自己。”

    “放心吧。”

    “姐姐再见!”

    “再见!”

    出租车开走了。窦子萍很快转过身朝相反的方向走。她不敢再看那辆远去的出租车,不敢再想妈妈和果果,也不愿意再记得这个24岁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