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两度惊吓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581字

    因为刚刚过了生日,也没兴致再找朋友去酒吧或者唱K。一看表,时间还早,现在爸爸不在家,窦子萍告诉自己要更加小心。那个倒霉的手机短信再也没来。是不是王子捉弄她的兴致已经过去了呢?和王怡涵从姥姥家回来之后,窦子萍只在一天早晨和王子打了个照面,也没说话。自从爸爸去深圳以后,窦子萍基本上都选择王怡涵母子睡下之后才回家,早晨也尽量错开王子上学出门的时间,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也没别的地方可去,只好回单位再呆一会儿。走进办公平台,还真有几个人没走。这帮家伙大概是又逮着好线索了,正头不抬眼不睁拼命写稿子呢。窦子萍直接走到自己的工位坐下,打开电脑没两分钟,QQ就叫起来,一看是薛仲乾。窦子萍朝薛仲乾的工位看了一眼。对了,今天他串休。这个家伙,串休反倒不出去疯了,竟然窝在电脑前撩闲,那还不如来上班,让好人多休一天呢。

    “吃了吗?”一般晚上薛仲乾上QQ都这么打招呼。

    “问这话有意义吗?没吃怎么着?”

    “没吃家吃去。”

    “没工夫跟你贫,忙。”

    “明天去抚顺吗?”

    “啊。”

    “提醒你,别只注意你问的问题,要察言观色,综合分析。”

    “不放心就和我一起去。我也不在乎多双筷子。”

    “能不能谦虚点?”

    “现在是休息时间,明天上班以后领导才有权训我。”

    “不是训,是提醒。不然你又白跑一趟,回来还得怪我。”

    “明摆着就是白跑。你要敢怪我,我就把你假公济私的事发到网上去。”

    “威胁领导!”

    他们QQ对话的主题就这样散花了,有一搭无一搭地聊到平台上的人全都走光。

    “几点了还不回家?社会治安没那么好,赶紧走吧。”

    “算你说的及时,正要关电脑呢。”

    “出了门直接打车回家,下车以后左右看看,赶紧跑进楼里,到家以后电我一下,报个平安。”

    “知道了。乱操心。拜——”

    薛仲乾一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得罪窦子萍了,其实窦子萍自己也不想承认,不过原因就是那个:薛仲乾竟然明白告诉窦子萍他是为讨好女朋友才关心何幕的案子。一个自私的,残酷的家伙!你自己怎么讨好女朋友是你的事,干嘛让我这么辛苦地来回跑抚顺?我有义务为你女朋友效劳吗?况且,况且,人家心里多少是有点鬼的,你不明白最好!你最不应该做的就是一边抱着女朋友还一边调戏女同事!

    窦子萍带着坏心情关了电脑,关了办公平台的灯。走廊里一如既往漆黑一片,窦子萍有点后悔走这么晚。她锁了办公平台的门,竖着耳朵朝电梯这边走,经过卫生间的时候还留意听了听。还好,没有什么动静。刚想把提着的那口气放下,就听见“哐啷”一声,窦子萍立马“啊”了一声,结果那个发出响声的方向也传来一声惨叫,比窦子萍还惊恐。

    “谁呀?!”窦子萍大声问,多半是给自己壮胆。

    “是我是我——”一个弱弱的女声。接着一个小身影从安全门那边闪出来。“我从楼下上来,君君在吗?”

    原来是下一层的同事。“君君走了。我是最后一个,刚锁上门,黑咕隆咚的,你吓死我了。”

    “我以为她还在呢,也没问一声就上来了。”

    “晚上还是乘电梯吧,爬楼梯不害怕吗?”

    “楼梯里有感应灯,还挺亮的。”

    盖得起大楼用不起电。总这样制造恐怖事件像话吗?

    窦子萍和同事一起上了电梯。出报社的门马上打车回家。下车以后还真就下意识地朝左右看了几眼,她自己都笑了:人怎么这么容易被别人控制呀!为了表示薛仲乾根本控制不了她,窦子萍哼着歌,慢慢悠悠走在社区里。社区的环境不错,有花、有树、有水、有假山,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院子里偶尔有一个人走过,这样的夜晚平常而祥和。

    窦子萍走到楼门前,拿出磁卡,第一下没刷开,再来两下,楼门终于开了,她拉开门走进去,就在此时一股风朝她袭来,伴随着这股风卷进来一个酒气熏天的小个子男人,因为这个人冲得猛,几乎撞在丝毫没有防备的窦子萍身上。好在窦子萍身手敏捷,闪在一旁。那个带着酒味的男人也发现自己冲进来吓着窦子萍,说了一声“对不起。”然后直奔电梯。电梯门开了,可窦子萍还捂着胸口站在楼门前。那个男人上电梯之前还问了一声:“上不?”

    “不上。”窦子萍可不想和这个人同乘一部电梯。由于现在邻居相互间没有往来,所以同住一个单元,除了同层和上下两层的还知道长什么模样,碰到能简单打个招呼外,其他楼层的人根本不熟。看到电梯停在8楼,窦子萍才知道这个酒鬼是8楼的。等到电梯再下来,里面还有浓浓的酒味。

    以后可不能回来这么晚,回来晚一定要有人送。窦子萍想起爸爸的要求,看来十分正确。而薛仲乾让她进门前左右看看也很有道理,如果刚才看了,就不会被8楼的酒鬼吓这么一大跳。听人劝吃饱饭,不能因为是薛仲乾说的就不听啊。

    被两番惊吓之后,窦子萍终于打开家门。没想到这么晚了那娘俩还没睡,窦子萍开门的时候听到王怡涵正在训王子:“——妈妈容易吗?你这么不听话,不争气,让我怎么活?!”应该是听到开门声,王怡涵住了声。

    窦子萍故意大声一点把门锁好,换了鞋直接上楼去。在她上楼的过程中听到王子房间的门被重重关上,然后又传来王怡涵的声音,不过说什么听不清了。

    窦子萍很不赞成王怡涵对王子的教育方式。她总是愿意对孩子诉苦,通过表达自己有多么不容易来激励王子奋发向上。王子才多大点儿呀,况且母亲容易不容易也不是他的责任,把大量负面信息传达给孩子,只能让孩子内心变得昏暗。王子现在阴郁的模样和不阳光的心理就是王怡涵教育的结果,如果说王子做了什么错事,归根结底就是他这位母亲的责任。

    因为一直想着王子和王怡涵的事,窦子萍完全忘了薛仲乾在QQ上说的,让她到家以后打个电话给他,确定安全。结果当窦子萍刚刚打开淋浴,把身上浇湿的时候,手机响了。

    “你没事吧?”传来薛仲乾懒懒的声音。

    光着身子和薛仲乾讲电话还是第一次,窦子萍觉得特别别扭。“没事,谢了。“窦子萍就想按掉电话。

    “哎——”

    “干嘛?”

    “明天不用去太早,你要采访那两个家伙都是夜猫子,去早了人家还没睡醒呢。”

    “你什么意思,还想让我早晨去报社打卡吗?!”

    “你就不能把人往好了想一点吗?”

    “我已经是把你往最好处想了。”

    “我怎么得罪你了?”

    “算了,不说了,我正忙着呢。”

    “你忙什么呀你。从时间上来推算,你现在也就刚到家没多久,差不多是在洗澡吧?”

    “烦人不烦人啊!知道人家洗澡还没完没了地说。非得让我指控你骚扰啊!”

    薛仲乾得意地笑着。“好了好了,洗澡吧,我不骚扰了。明天睡个懒觉,养足精神,希望你别白跑。拜——”薛仲乾抢先按下电话。

    窦子萍本来还想闷他几句,耳朵里猛然传来长音,让她鼓足的气没地方使了。一抬眼看见镜子中光着身子,举着手机,抻着脖子的自己,窦子萍做了一个超级恶劣的鬼脸,算是OVER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