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8、拽进烂泥塘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840字

    睡到自然醒一直都是窦子萍的追求,可惜不是总能得逞。为了这个甜美的早觉再去一趟抚顺还是值得的。窦子萍准备先填饱肚子再梳洗打扮。当她披头散发来到餐厅的时候,王怡涵正在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报纸。

    窦子萍打了声招呼,直奔冰箱,找出自己想吃的东西,放进微波炉。

    “今天怎么走这么晚?”王怡涵问。

    “一会儿去抚顺采访。“窦子萍拿起另外一叠报纸,她知道王怡涵只看时尚和娱乐那叠。

    她们两个好像都在聚精会神地看报纸。微波炉提示器响了。窦子萍走过去拿出吃的。

    “知道你爸哪天回来吗?”

    “不知道啊,他没给我打电话。”

    王怡涵放下报纸,喝了一口牛奶。“我一直想和你聊聊。”

    窦子萍抬头看着王怡涵,她一直都在回避和这个人聊,可是既然人家已经提出来就没办法躲了。“好啊,我还有点时间。”

    王怡涵手里端着牛奶杯子,略微停了一下。“怎么说呢,你应该有点恨我吧?”

    聊就聊呗,突然问出这个问题让人家怎么回答?

    窦子萍没想到王怡涵会这么开头。如果是王怡涵刚转正的时候这么问窦子萍,窦子萍会告诉她“不恨”,因为在法庭上窦子萍说了妈妈有错误所以爸爸才会这样选择,当时她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一致。可是现在已经时过境迁,十年的时间改变了许多东西,也让一些话没办法随便说出口。这十年里窦子萍和王怡涵没发生过什么冲突,那是因为她们保持了比敌人更远的距离。

    看窦子萍不打算回答,王怡涵就自己说下去。“你怎么会不恨我呢,如果没有我,你父母也许不会分开,你大概会过得比现在更幸福吧?”

    “不好说。如果没有你,也许会有其他女人。”窦子萍看着自己的食物,她已经没有胃口了。

    “说得也是。你回来也这么长时间了,我和你爸过得怎么样你都看见了。我想听听你的看法。”

    窦子萍不知道王怡涵到底什么用意,特别是在发生了“榴莲壳事件”和“恐怖娃娃事件”后,她对王怡涵更加没有信任感。不过按照窦子萍的习惯,想不明白的事就会照直说:“虽然我们住在一起,可我只是个旁观者,那是你们的生活,我不想参与,也没法参与。”

    “你毕竟是你爸的女儿,我们又住在一起,怎么能算是旁观者呢?”

    “如果你一定要问,我只能回答,我没有看法。”

    “不想说就算了。”王怡涵两只手捧起杯子,放在嘴边却没有喝。

    窦子萍看了一眼那双手,皮肤白皙,手指修长,是一双美手。可是她忽然想到那个恐怖、粗糙的布娃娃,想到这双美丽的手正在缝制那个恐怖娃娃的场景。

    一段短暂沉默过后,还是王怡涵先开口。“你知道你爸现在的情况吗?”

    “你是指生意上的?”

    “对。”

    “不太清楚。你应该知道我和爸爸不谈那些事。”

    “我可以告诉你。你爸现在的情况很糟,非常糟。你知道吗,这套房子,包括浑南的房子,市里的写字间还有棋盘山的别墅早就被你爸抵押出去了,他借的债远远比他赚的钱多,别看我们有房子有车,其实这些都是虚的,或者说是在用别人的东西,如果人家要的话,我们马上就会被赶到大街上去,连低保户都不如。你明白吗?”

    “是吗?”

    “在这个家里,你是最幸福的人。美国六年,吃的住的用的都没委屈你,回来后有了工作,每月都有钱赚,还挺体面。别人看你也算是富二代,白富美,对吧?”

    窦子萍不置可否。

    “其实呢,不止是现在,这十来年你爸一直都是硬撑着。离婚的时候他给你妈那么大一笔钱,接着又供你出国,可以说早就被榨干了,一直都没翻过身来。”

    窦子萍的眼睛看着餐桌,那是一张有花纹的大理石桌面,据说花了几万块呢。

    “我不是对你诉苦,我是真的很苦。”王怡涵继续说。“你应该不怎么了解我,别人当着你的面一定不会说我什么好话。我也不想说自己是多了不起的人,不过在认识你爸之前我自己也有不错的生意,虽然不大,但是每月都有利润,几年下来也赚了不少钱。可是自从嫁给你爸以后他不让我做自己的生意,只能跟着他折腾,结果呢?他总是想赚大钱,总有特别大特别大的计划,可是从来都没做成过。这十几年来左一个项目右一个项目,把他的钱,还有我的钱全都投进去了,得到的只是一堆欠账。这次他去深圳又是为了一个不靠谱的大买卖,我已经看得明明白白,十有八九是成不了的,可是他根本就不听我的劝,现在变得越来越固执,自以为是,像赌徒一样,总希望哪一把赌赢了能把过去亏的全都捞回来。我真跟他折腾不起了,马上也要到40岁了,这辈子的好年华都给了他,现在竟然混成这样,真是让你笑话了。”

    窦子萍抬起眼,不小心又看见那双美丽的手,再次情不自禁地想到那双手正在缝制恐怖娃娃的场景。看来这次谈话来者不善,这是不是他们娘俩完整计划的一部分呢?先用手机短信、榴莲壳、恐怖娃娃恐吓,再让王子先点播一下,然后王怡涵亲自出面。他们的目的应该与钱相关吧?窦子萍有直面惨淡的人生勇气,她讨厌饶腾,不如咱们就直来直去吧。于是她看着王怡涵的眼睛问:“你觉得我能帮上什么忙?”

    王怡涵放下杯子,不急不缓地说:“其实你爸现在最缺的就是钱,能想的办法他应该都想到了,不管深圳这笔买卖怎么样,我知道他还有几笔钱不能不马上出手,可是我们真的没有钱了,能抵押的也全都抵押出去,他又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就算被逼得去借高利贷也不会向自己女儿开口。”

    “我明白了。”果然如此,是为了钱。

    “你说你是局外人,可实际上不是。我不是扒小肠,只是说实际情况:自从你跟了你爸,这么多年来我们就是一家人,你的一切都是你爸还有我负担。你可以把我当局外人,可你爸是亲的。他现在真到了最困难的时候,你是他女儿,总不能看着他被逼死吧?”

    不管怎么样王怡涵的话确实打动了窦子萍。她了解爸爸,爸爸是宁可借高利贷也不会向女儿开口的人,就算被逼亡命天涯也会死命保护女儿不受影响,但是窦子萍不是那样不负责任的女儿,她一定会尽全力帮助爸爸。“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现在也工作了,不是小孩子了。我会尽我的能力帮助你们。”

    王怡涵喝光杯子里的牛奶,然后起身去刷杯子。“你爸要是知道我跟你说钱的事,一定又会对我大发脾气。男人啊,你要是真爱他千万可别嫁给他,只要你成了他老婆,他就不再拿你当宝贝儿了。可惜我明白得太晚。”

    窦子萍想让气氛轻松一点。“不会都是这样吧,也有的夫妻可以相濡以沫。”

    “我以前也相信海誓山盟,不然怎么会顶着那么大压力嫁给你爸呢?可事实证明海誓山盟太靠不住,当初和现在简直就是天上地下,我现在对他提出一点点要求他都会翻脸,真是太伤人心了。”

    幸好王怡涵没在窦子萍面前炫耀当初爸爸是怎么宠她的,否则刚刚建立起来的脆弱盟友关系顷刻就会破裂。

    王怡涵刷好杯子,擦干那双美丽的手,然后拿起刊登时尚和娱乐那叠报纸。“其实我也没指望你能做什么,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爸目前的情况。万一哪天他真出了什么事,你会怪我没早点告诉你。”

    “谢谢,我懂。”

    “你慢慢吃吧。”王怡涵优雅地走出餐厅,上楼去了。

    看来爸爸的情况确实很糟。这些事王怡涵一定早就告诉王子了,所以王子才会这么消极,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思。不过有一点王怡涵说得没错,这个家里最幸福的就是窦子萍小姐本人,可是从现在开始这个家里连一个幸福的人都没有了,大家都已经被拽进烂泥塘里,要做的只有拼命挣扎。为了爸爸窦子萍心甘情愿,可是对那样的日子和生活状态她又不情不愿。简单和干净的生活多么可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