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与刑警约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768字

    一个有样貌却没有姓名的女人找起来有可能却不容易。赵刚他们首先把那个女人的照片发到朝阳,考虑到发现吴娇丽的情况,其它城市也几乎同时发了,但重点还是朝阳。按照何慕的说法,这个女人了解他和元华在一起时候的很多细节,因此元华生前可以接触到的人就成了重中之重。

    赵刚和小群在朝阳已经呆了两天,元华单位和朋友圈里的人没有认识那个女人的,排查进展得并不顺利。赵刚接到窦子萍电话的时候正在朝阳。

    “你不接电话,一定是在忙喽。我这么坚决给你打电话不是要问你什么,而是想告诉你一件事。”窦子萍很遗憾没能当面对赵刚说这番话,她很愿意欣赏接下来赵刚的表情。

    “是吗,什么好事?”

    “我知道火凤凰宾馆的被害人是谁,而且已经去抚顺采访过被害人的同事和朋友。”窦子萍停了一下,给赵刚一段平复意外的时间,然后接着说,“在采访过程中,我觉得有一件事很重要,想当面对你说。”

    赵刚确实被窦子萍惊着了,这个丫头真是神通广大,这么快都采访完被害人的同事和朋友了!不管窦子萍要说的事到底是什么,是否很重要,赵刚都想赶快和她见上一面。再不见就要失控了,这还了得!留下小群继续在朝阳扩大查找范围,赵刚自己马上回沈阳,约见窦子萍。

    其实急着想见窦子萍也不完全是怕她知道太多案子的事,或者报道什么的,也是因为这一段忙的,有日子没见了,想见个面,当然这点只有赵刚自己清楚。

    还是第一次不在刑警队见赵刚,多少有点怪怪的感觉。赵刚电话里说他坐车从朝阳回来,到的时间正好赶上晚高峰,不如就在车站附近找个地方聊,因此窦子萍早早就来到车站附近转悠。

    她清楚赵刚就是一个小警察,没什么钱,太好的地方一定消费不起,不过也不能去小吃部、大排档啊,毕竟他们要谈的事性命攸关,不能让别人听到。窦子萍正在纠结,赵刚的电话来了,也没问窦子萍这边什么情况就直接告诉她去附近一家大商场顶楼的粤菜馆。

    嗬,这家伙,真是打肿脸充胖子。那个地方很贵的,两个人吃一顿不得干掉他好几天的工资。死要面子活受罪。可是男人要的不就是面子吗,这家伙,和爸爸一样。不管不管,有人敢请她就敢吃。

    窦子萍绕了一大圈才来到商场,乘电梯到顶楼,一路观望,粤菜馆,终于看到了。这个地方听说过没来过,环境还不错吗!窦子萍正在给餐馆打分,听到有人叫她,回头一看,赵刚也到了,像他这种硬线条的男人加上点征尘和疲惫反到更有魅力。

    他们找了个角落坐下,这家店全部都是高背沙发坐,还算隐蔽。赵刚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拿过菜单递给窦子萍。“想吃什么,点吧。”

    窦子萍诡异一笑。“看来你们办案子经费很充足啊。”

    “哎,这个我可得说明白了。我们马上要用的可是赵刚自己的钱,不是纳税人的钱,你可别回头一条微博上去,我连西北风都没得喝了。”

    “这样啊!还是问明白了好。既然是你的钱就省点花了。”

    粤菜和东北菜最大的区别就是量特别小,他们点了几样菜,全上来也就一盘酸菜炒粉条的量。窦子萍忍住了没有对菜进行拍照,而是马上切入正题,详细把那天她和小青见面的经过讲了一遍,重点在小青说到那个请吴娇丽吃西餐的女人,并把自己的推理也说出来。

    “你同意我的看法吗?”窦子萍盯着赵刚的眼睛。

    赵刚点着头,似乎表示同意。其实在警察的种种推论中已经更趋向于除何幕外还有一个涉案人,如果何幕讲的是真话,那么这个女人有可能就是何幕描述的女人,如果何幕在说谎,他的同谋就另有其人,难道会是窦子萍发现的这个女人吗?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窦子萍一直盯着赵刚。

    “你提供的线索很重要。”赵刚严肃地说。

    “是这个女人把吴娇丽叫到沈阳,然后何幕杀了她。可是何幕他们为什么要杀这样一个女孩呢?我一点都不觉得这个吴娇丽会对何幕有多大威胁。”

    “是啊。”

    “我都告诉你这么重要的线索了,你怎么还是什么都不敢对我说?我们现在也算是盟军了呀。”

    赵刚淡淡笑了一下,他的脸大部分时间都比较严肃,其实他严肃起来还真有点帅,可是笑容就算不上动人了,或者说不够灿烂。

    “我真不能说。不是不相信你,是我们的纪律,对谁都不能说。”

    窦子萍长长出了一口气。“好吧,我也知道何幕不承认他杀死吴娇丽,一个死了,一个不承认杀人,完全都得靠证据来证明犯罪事实,你们压力确实很大。”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窦子萍到底还是看到了一点赵刚吃惊的表情,内心十分得意,马上又来了精神。“所以不要什么事都瞒着我。你不说我也知道个大概,还不如我们一起探讨,说不定我可能从我的角度帮上你们的忙哦。”

    赵刚拿起酒杯,与窦子萍碰了一下,喝下一口酒,算是把这个话题给岔过去了。

    “听说刘猛他们的案子破了,你知道吗?”赵刚赶紧把窦子萍往别的道上拽。

    “知道。可是不想写。也没问。”

    “为什么?不也是挺大的案子吗?”

    “在你们看来是大案子,在我看就是一般的消息。最近为了完成任务写了好几个类似的案子,不想再写了。”

    “为什么对何幕的案子这么感兴趣?因为是认识人吗?”不得已,赵刚又转回来。

    窦子萍想了一下,假如薛仲乾不求她打听消息,她自己也是有点感兴趣的,所以薛仲乾的事就不能提了。“正好赶上现场,又报道出去了,就希望是个有意思的案子,所以比较关注。”

    “认识的人犯了罪,觉得好奇也很正常。因为何幕很可能有同犯,这个同犯也有可能是你认识的人,绝对不能让他知道案情进展。有些事不是为了瞒着你,是怕你知道后不小心说出去。不是有句话叫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吗?包括你自己了解到的情况也不要说给外人听。案犯的想法和我们不一样,为了保护他自己,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懂吗?”

    “哦。”

    赵刚把放在自己面前的一盘菜挪到窦子萍面前。“多吃点,别剩了。”

    “你也吃呀,怎么光喝酒?”

    “好。”赵刚吃了一口菜,然后好像很随意地问:“你是怎么知道被害人的?”

    “我就知道你得问。我也要保护消息来源。不告诉你。”窦子萍来劲了。

    “我猜是从抚顺那边知道的。”

    窦子萍故意不看赵刚,只顾吃菜。

    “不是猜的。我已经问了抚顺的同行,是不是他们说出去的。他们已经承认了。”

    “哦?”窦子萍继续装傻。

    “是他们告诉抚顺记者的,应该是抚顺记者告诉你的吧?”

    真泄气。窦子萍一下子趴在桌子上。

    赵刚看着扑倒在眼前的窦子萍的一头黑发,多日来陷在案件中的僵硬情绪瞬间融化了。“哎,起来吧,没什么丢人的。别忘了我是刑警。如果连这点事都弄不明白还有饭吃吗?”

    窦子萍抬起头。“看来是只许刑警有不告诉我的事,我就不能有不告诉刑警的事,对吗?”

    “只有在案子上是这样,除了案子以外,我什么都可以告诉你,你什么都可以不告诉我。行了吗?”

    窦子萍笑了,她的笑容从来都是非常灿烂,特别是在赵刚眼里,她一出现就是晴天。

    “来吧,碰下杯!”窦子萍拿起酒杯。

    赵刚正在拿杯子,结果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看到上面的号码后,眉头自然皱起来,犹豫了半天才按下接听键。

    这一切都没逃过窦子萍的眼睛。此情此景让窦子萍不由得想起薛仲乾接的那几个电话。难道每个男人都有一个想要逃避的女人吗?尽管赵刚还没接电话,窦子萍已经判定电话那边是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