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4、前妻捣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525字

    赵刚接通电话,一脸严肃。“怎么了?------我出差刚回来------什么事你就直说吧------什么东西?------一本书才多少钱?------有那个必要吗?------要是那么好你就给她买,不用告诉我------你什么意思?------我真,我真服了你了------行了,我正忙着呢,等有功夫给你回电话------行了,我忙着呢------再说吧。”

    赵刚撂了电话,可情绪还在电话里边。他拿起酒杯把剩下的啤酒都喝了。

    他们一共才要一瓶啤酒,一人到了一杯,没剩下多少。窦子萍拿起酒瓶子把剩下的啤酒全到进赵刚杯子里。

    “谢谢。”赵刚想把情绪调整过来,可是没那么容易。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差劲,也知道窦子萍一定很讨厌这个样子的他。如果说刚才的气氛让赵刚内心悄悄产生了一点奢望,现在这点奢望又烟消云散了。好吧,回到现实,做个普通朋友吧。既然是普通朋友就实话实说好了。“是我老婆。应该说是前妻。”

    “哦。你以前也这么跟她说话吗?”窦子萍并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反感。

    “态度不好,是吧?”

    “不好,非常不好。”窦子萍很坦率地回答。

    “要不然怎么分了呢。我这个人缺点太多,最主要就是脾气不好,有时候好话都不会好好说,更别说碰到不满意的事儿了。”

    “那以后和你办事可要小心点,我脸皮最薄了,万一你在很多人面前让我下不来台,我怕自己会当场疯掉。”

    “不会那样的。我这人对朋友,对同事都还行,就是不会照顾老婆,更不会哄人,总爱跟她发急。其实我也不想那样,就是跟别人忍得住,跟她忍不住。要不然怎么老婆和闺女全都走了呢。”

    窦子萍忽然想起王怡涵说的话,“你要是爱一个男人千万别嫁给他,当你成了他老婆以后他就不会再把你当宝贝儿了。”看来这话有点道理哈。在窦子萍眼里窦志坚是个好爸爸,她会毫不犹豫地对全世界说爸爸是个好男人,但是明摆着,爸爸的两个老婆都不幸福,这样的男人又怎么能算是好男人呢?看来对面这个男人也是个不适合当丈夫的主儿。

    “她现在已经不是你老婆了,也应该算是朋友吧,你就不能像对待朋友一样对她客气点?”

    “让你见笑了。”赵刚确实觉得有点丢人。

    “没事,我爸也是离婚的,他们当时可是经过法院离的婚,我也看到过爸爸不想让人看到的那一面,可以说我很了解你们这类男人。”

    “别逗了,你一个女孩子能了解什么。”

    “你还别不服啊,什么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你们这些当事人最无厘头了,在明白人看来就跟傻瓜一样,可是你们却会一直傻上好多年,等到有一天自己也发现自己是傻瓜,一切都已经晚了。”

    “我承认我是傻瓜。”

    “你为什么是傻瓜?”

    “结婚的时候没好好考虑,离婚也太快,两个人谁也不让谁,话赶话,说离就离了。”

    “为什么要离婚?”

    “因为总是吵架。我脾气急,她脾气也不好,我发火的时候她比我火气还大。我就对自己说还是离了吧,总这么吵没意思。”

    窦子萍看着对面的男人,再次想到爸爸,想到爸爸和妈妈的婚姻。假如现在妈妈还是一个人,爸爸和妈妈会不会复合呢?

    “想听听我对你俩通电话的感受吗?”

    “想。”赵刚像个小学生,而且是成绩不怎么好的小学生,眼巴巴等着老师的点评。

    “电话铃声一响你就有点不高兴,看到号码以后,你的眉头就皱起来了,电话接通后语气中一直带着不好的情绪。她那边一定会感觉得到,所以情绪也马上变坏,本来想好好对你说的一件事,在这样的坏情绪下也没法好好说了。你这样撂了电话,她那边也会很不开心。”

    电话铃响之前的气氛多好啊,对于一个血气正旺的男人多么喜欢那样的气氛,而且对面的女孩是窦子萍,他们多难得才有这样一个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呀!这个时候电话铃响了,赵刚怎么会高兴呢?而且破坏这气氛的又偏偏他的前妻,这不明摆着捣乱吗!

    “我也不怕你笑话,你听听看,她刚才打电话对我说什么。”赵刚只好无奈让那份美好翻篇,面对无聊的现实。

    “等等等等,这个是你的隐私,我还是不听了吧。”

    “不行,你一定要听。”

    窦子萍笑了。“说话还真算数,除了案子什么都告诉我,不听还不行。”

    “当然了。”

    “那好吧。”

    “她说有人向她推销什么儿童读物,专门给3到6岁小孩准备的,一年要两千来块钱。如果真是孩子需要的东西,不用她说,我主动给女儿买。我知道我对不起孩子,不能让她受屈。可是她明明是被人忽悠了,你知道吗?什么书那么贵呀?她非得要买,还要让我出一半钱,她脑子进水了还得强迫我也进水,你说我能不急吗?”

    清官难断家务事,窦子萍知道自己多嘴了,可此时不能打退堂鼓。“我从女人的角度说啊,就算我被人忽悠了,脑子短路了,我也希望我信任的那个人能好好听我把话说完,然后帮我分析我是怎么被忽悠的,如果我知道是我的判断错了,就会收回我的意见,不再做下去了。这件事也就解决了。”

    赵刚专注地看着窦子萍。

    “所以我觉得你们俩的问题就是不能心平气和地沟通。”

    “对,是不能。”赵刚觉得他对窦子萍就能心平气和,可是对他前妻就是做不到。

    “你要不要试试?”

    “什么?”赵刚有点走神。

    “心平气和地把电话再打过去,让她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看看是不是真被忽悠了,然后再决定怎么做。”

    “不。”赵刚拒绝得狠干脆,他可不愿意把第一次和窦子萍单独吃饭的时间全用来解决与前妻之间的问题。“服务员,再来瓶啤酒。”他用这种方式实现了转场。

    好吧,那就这样吧。其实窦子萍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就在服务员上酒,赵刚和窦子萍都在想着下一个话题的时候,窦子萍收到一条手机短信。第一眼看觉得电话号码有点熟悉,再看内容,简直骇人听闻:天冲地克,大灾大难。

    窦子萍盯着这条短信。她对面就坐着一个刑警。要不要告诉赵刚?第一条短信已经被删了,第二条短信还在,现在是第三条。如果告诉赵刚,就得把前两次的遭遇也告诉他,还有相关的许多事。他们刚刚谈过赵刚和他妻子的事,难道接下来真要谈窦子萍的家事了吗?

    还是算了吧。除了案子以外我什么都可以不告诉他。可是这个短信分明又是在恐吓,尽管不像前两条那么具体,这个诅咒却更大,说不上会出什么事呢!既然上一次的事薛仲乾已经知道,不如这次也告诉他好了。不对不对,上次也没告诉薛仲乾短信的事,这次怎么跟他说呢?

    看到窦子萍看手机的样子,赵刚已经判定有点不一般的事发生,可是如果窦子萍不主动告诉他,他也不好问。酒打开了,赵刚拿起酒瓶给窦子萍倒上酒。

    窦子萍抬起头。

    “有事吗?”

    赵刚的气场让窦子萍感到安全。

    “没事。”她放下手机,已经决定等一下给薛仲乾打电话。就算王子想作弄她也不至于过分到让刑警介入,还是先让民间人士介入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