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7、已经决定离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653字

    心理变强大之后,窦子萍淡定许多。稿子一通过,她也没和薛仲乾打声招呼就打卡下班了。等到薛仲乾忙完,再找窦子萍的时候,她的位置已经空了。

    “走了?”薛仲乾在微信里问。

    “哦,和萌萌约好了一起吃饭。不用担心,我会小心的。谢谢领导。”

    窦子萍忽然喜欢说“谢谢”让薛仲乾有点不适应,一般情况下都是他为窦子萍做了事还要谢谢窦子萍的。因为被威胁变乖了?他这样解释。

    “吃完饭早点回家,如果有男生就让男生送一下,如果没有,可以打电话给我。”

    在发送这段话之前,薛仲乾停了好半天。他真是担心窦子萍,可是这么说的话就好像他们的关系很近。现在他开始后悔不该告诉窦子萍关心何幕是因为讨好女朋友,当时真是昏了头。因为处过两个女朋友,近期又没有向大家公布正选女友,所以包括窦子萍在内的同事们都认为她有女朋友,只是不告诉大家而已。昨天窦子萍陈述她的恋爱原则时,薛仲乾就开始后悔,干嘛要说女朋友是何幕老丈人的学生,说表妹、表弟、同学什么不好?简直就是报应,认了吧。

    可是这个丫头看上去大大咧咧,随随便便,内心却很严谨,万一她真按照自己的原则行事,那以后该怎么办呢?必须马上处理,一定完全处理好!

    薛仲乾还是把那段话发出去了。等了一会儿,窦子萍才回了一句:“哈哈,不用。”

    哈哈不用是什么意思?是说有人送,不用他送吗?还是没人送也不用他送?昨天还那么害怕,今天就不当回事了,女人的内心尺度真会这么大吗?对于一个情场老手,薛仲乾也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为窦子萍如此操心。

    窦子萍确实是和萌萌一起吃的饭,萌萌的男朋友出差了,他们两个又去吃了紫菜包饭。上一次在这里遇到薛仲乾的情景让窦子萍不由得有点分神,每次门开她都会看上一眼。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看到薛仲乾还是希望看不到。

    饭吃完了,因为根本没有男生,总不能让萌萌送自己回家吧?看着萌萌离开,窦子萍的爪子就伸向手机,找出刚才和薛仲乾的对话。眼睛盯着“可以打电话给我”那一行字看了老半天,最后还是以强大的意志力忍住了拨电话的冲动。

    决不再走近一步,绝不!

    窦子萍强迫自己扮演女英雄,内心深处却感觉自己好可怜,好弱小。在如今的情况下,只有薛仲乾知道她的恐惧,了解她的困境,假如连薛仲乾都不能依靠的话,她就只有一个人战斗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坐在后排,窦子萍不时朝后面看看有没有车跟踪她,一路忐忑回到自家小区,却在楼下车位意外看到爸爸的车,爸爸回来了!

    窦志强去深圳这段日子发生了太多事,首先是窦子萍和妈妈一起过了24岁生日,看到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小妹妹;其次是她知道爸爸的财务状况非常糟糕,而且明确了解王怡涵和爸爸的婚姻已经亮起红灯;再有就是她再次被短信骚扰,由于前面两次怀疑是王子干的,不方便对爸爸说,现在怀疑点在爸爸的仇家身上,尽管还是不方便说,但是爸爸回来了,毕竟让窦子萍踏实许多。她忽然发现自己内心还是个小女孩,还需要爸爸的保护。

    带着高兴的情绪,窦子萍打开自家大门。大大的客厅里只点着一盏落地灯,爸爸和王怡涵坐在客厅中间的沙发里,电视机开着,声音很小。

    “爸——,你回来了!”窦子萍的出现显然和这里原本的气氛不大协调。

    “回来了。你怎么样,生日过得开心吗?”

    “还行。”窦子萍换了鞋子,放下包。“怎么事先没打个电话呢?我们都不知道你回来。”

    “临时决定的。”

    “哦。”

    窦子萍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在爸爸身边,因为坐得太近,又猛了点,把爸爸撞得晃了一下。王怡涵一直坐在侧面的小沙发里冷冷地看着他们父女俩。窦子萍朝她笑了笑。王怡涵只是嘴角动了一下,算是回应。

    “给我带好东西没?”窦子萍知道自己这幅德行有点装嫩,不过爸爸是她惟一可以撒娇的人,不管多大的女人都是喜欢撒娇的,在座的看官就请您原谅吧。

    “买了点吃的。深圳那种地方实在没什么特色。想要什么,爸爸给你买。”

    “什么都不想要。你怎么样?累不累?”这话还算得体吧?

    “不累,爸爸挺得住。”窦志强用力搂了一下窦子萍的肩膀。

    爸爸的大手好温暖啊!窦子萍很想躲进爸爸怀里,像一只猫那样,可是她知道不行。

    场面迅速冷却下来。窦子萍本来就不知道在王怡涵和爸爸同时在场的情况下如何表现,一般她都会打个招呼,然后上楼躲进自己房间。今天是因为很想爸爸,所以才恬着脸凑过来。

    “是我让你爸回来的。” 王怡涵的声音冷若冰霜,打破了冷场,也打断了这对父女间的温馨。

    “哦,昨天晚上怎么没告诉我?”窦子萍还在套近乎呢。

    “昨天晚上还没定。”

    从王怡涵说话的语气和表情窦子萍预感到他们夫妻俩在她回来之前没谈什么好事。

    “时间也不早了,咱们还是捡有用的说吧。”王怡涵掌控了局面。

    窦子萍看看爸爸,又看看王怡涵,把贴着爸爸的身子坐正了。窦志坚也收回搂着女儿的手。这下三个人都正襟危坐,气氛马上变得压抑起来。

    可是王怡涵却迟迟没说话。为打破沉闷,窦子萍没话找话地问:“王子还没放学吗?”

    “我把他送到姥姥家去了。我和你爸一直在等你。”

    “是吗,给我打电话呀,我可以早点回来。”

    王怡涵看着窦志坚:“是你说还是我说?”

    “我说吧。”窦志坚转过头看了一眼窦子萍,然后又挪开视线,看着茶几上的某个方向说:“我和怡涵已经决定离婚了。”稍有停顿,又继续说到,“你已经是大孩子,不用多说也能理解。相关的事情我们已经商量好,今天就是告诉你一声。其实不会对你有多大影响,只是分开以后你和我不住这儿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就再找个房子,如果你想自己住,爸爸帮你租个好房子,离报社近一点的,省得你每天这么晚回来我不放心——”

    “等一等。”王怡涵打断窦志坚的话。窦子萍和窦志坚都看着她。王怡涵没理窦志坚,看着窦子萍说:“就像你爸说的,你已经是成年人了,没有必要对你再隐瞒什么。我和你爸的婚姻走到今天也是个悲剧——”

    “和豆子说这些干什么?我们的事跟她没有关系。”

    “有没有关系我不管。一段婚姻散了总要有个见证人,她已经是成年人,而且从我们结婚就在这个家里,她应该知道前因后果。”

    “没有必要!”窦志坚的声音提高起来。

    “爸——”窦子萍拽着爸爸的胳膊。“你让王阿姨说吧,她说得有道理,我是你们这段婚姻的见证人,我愿意扮演这个角色。”

    窦志坚很无奈:“你见证不了。你还是个孩子,就算工作了也还是孩子,大人的事不要参与,好好过你自己的日子。”

    “她一直都在参与。”王怡涵的声音也高起来。

    爸爸的脸色更加阴沉。

    王怡涵让自己平复了几秒钟,语音和语调又回到刚才。“我也只是想把一些事情说说清楚。你害怕什么?”王怡涵坚持着。

    “爸,你就让王阿姨说吧,既然你们已经决定了,就没有什么再需要遮遮掩掩,况且对于你们目前的情况我也多少了解一些。说明白很好的,大家好聚好散。我也乐意这样。”

    窦志坚长长叹了一口气。“你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