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把钱给王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2675字

    王怡涵看了一眼窦子萍。“我是今天早晨才知道的,你爸要在深圳的项目里投100万,别说100万,就是1万块钱你问问他现在能拿出来不?”

    “你不要这么夸张行不行?”

    “我夸张吗?咱们家凡是能抵押的东西全都抵押出去了,现在有多少外债你最清楚,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投100万,你抢银行去呀?”

    “我有办法。”

    “我不再相信你了。这十年里我相信你太多次,可是你一次都没成功过。”

    “你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我要是一次都没成的话,我们能活到今天吗?”

    “成了也是过手钱,影儿都没看着呢又被你投出去了。”

    “说重点吧,这么说起来一宿也说不完,豆子明天还上班呢。”

    过去他们俩吵架应该就是这种样子,从第一句话开始两个人就相互否定,然后无限扩散开来,最后只能靠咆哮或者痛哭为那场争论画上句号。窦子萍冷眼看着,仍然觉得自己置身事外。

    “重点就是我和王子再也拖不起了。今天早晨知道你爸还要再扔里边100万,我真是绝望了,我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我要马上和他离婚。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可我是被他逼的,不是我不在乎感情,但是再好的感情也经不起这么揉搓。我已经到极限了,再这样下去说不定哪天就疯掉了——”王怡涵真的很痛苦。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这么办吧。”窦志坚转向窦子萍。“爸爸对不起你,一再让你经历这种事。”

    “你只是对不起你女儿吗?我呢?王子呢?”王怡涵很激动。

    “我现在跟你说对不起有用吗?”

    王怡涵用力摇头。“是没用!我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这番景象窦子萍在14岁的时候见到过,那个时候妈妈哭,她也哭,她抓着爸爸的手不让爸爸走,然后爸爸也哭。现在窦子萍不会哭了,尽管当事一方还是爸爸,另一方却是那个让妈妈哭的女人,这个女人的眼泪丝毫打动不了她,她要做的就是赶紧结束这一切。

    窦子萍斟酌一下,还是先劝劝王怡涵吧:“我知道你也是因为爱爸爸才和他结婚的,现在会走到这样大家都不好受。”

    窦子萍的话给了王怡涵一个台阶,她擦干眼泪。“我没什么不好受。应该说是解脱了。从我们俩的事被人知道那天起,10多年了,我从来没感到这么轻松过。”

    窦志坚看了王怡涵一眼。

    “你别不高兴,真是这样。我不能说是你骗我,可是如果时光真能倒流,我一定不会像当初那么选择。”

    “后悔了?”窦志坚的语气中带着冷笑。

    “你不用笑。这十多年里我们也有好的时候,可是不多。我王怡涵也是个愿赌服输的人,现在我输得几乎一无所有。豆子,我只想让你知道,我不是图你爸的钱,当初不是,后来更不是,你可以问问你爸,这些年里是他给我的钱多,还是我搭在这个家里的钱多?”

    “你什么意思?”窦志坚有点急了。这种话很伤男人的面子,不是吗?

    “爸——”窦子萍再次拽住爸爸的胳膊。

    “你不用急,账在那儿,你自己可以算。别的不说,就说豆子在美国的时候,有几笔费用是从我的卡上直接打过去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你到底想干什么?”窦志坚的火气越来越大了。

    王怡涵坚持不与窦志坚对话,看着窦子萍说:“你一直都是我们这个家庭的一员,从14岁之后是我和你爸抚养你,供你上学,让你留学。现在你毕业了,工作了,我和你爸也要分了。我告诉过你,你爸现在根本就没有钱,他欠的债比他手里的钱多得多——”

    “你给我住嘴!”窦志坚站起来。窦子萍也站起来,拉着窦志坚的胳膊。

    “爸,这些我都知道了,你瞒着我没有意义。”

    “我不是怕你知道。你是我女儿,知道了又怎么样?我是受不了她背着我对你说三道四。”窦志坚转向王怡涵,“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怡涵也站起来。“我想对你女儿说,我对她已经尽了抚养义务,而且是高标准的抚养义务。我自己也有孩子,我的孩子马上就要中考,他现在和你女儿当年来我们家的时候一样大,我也希望我的孩子能和豆子一样去美国留学,但是我已经没有能力让王子出国读书——”

    “所以——”窦子萍垫了一句。

    “所以,我希望你能把你的存款拿出来帮助王子。”

    “太过分了!”窦志坚这一嗓子邻居怕是要做噩梦了。

    “有什么过分的?王子和豆子都是孩子,一个是你的一个是我的,我只要求我们给两个孩子同样的待遇,有什么过分?”

    “你可以要求我,有什么权利要求我女儿?有什么权利要她的钱?”

    “我要求你有用吗?你现在除了贷款,欠账还能拿得出一分钱吗?如果你有的话你给我,我什么都不说了。”

    “你这个女人,除了钱你还认识什么?”

    “你没有权利这样说我!我跟着你这么多年,赔上我最后的好年华,赔上我自己的积蓄,我得到什么了?!你说,你是个男人,当着你女儿的面,你有没有勇气一五一十全都说出来?!”

    “你少跟我来这套,我才不会用我们俩的破事来污染我女儿的耳朵。”

    “你真是个好爸爸。”王怡涵又转向窦子萍,“你是这个世界上他惟一爱的人,恭喜你了。同时我也想说,王子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惟一爱的人,所以我要给他最好的生活。看在你读了那么多书的份儿上,希望你能明白我的心情,答应我的要求。”

    “狗屁要求!”窦志坚转向窦子萍。“去,上楼睡觉去。这些事都和你没关系。”窦志坚推着窦子萍,可是窦子萍没有走。

    “爸,你让我说句话好吗?”

    “你什么都不用说,上楼睡觉去,明天一早还上班呢。走!”

    “爸!你以为我没有心吗?我能这样扔下你们上楼去睡觉吗?”

    窦志坚冷静下来,双手搭在窦子萍的肩膀上。“爸爸对不起你,再给爸爸一次机会,让我自己来处理好吗?”

    窦子萍看着爸爸,又看看不远处的王怡涵。

    “爸,你和她的事我不管。可是刚才说到王子,当年你和妈离婚的时候我跟王子现在一样大,我知道离婚对于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你是个要强的人,从来都不服输,不过现在可能是出现了一些问题,我相信你会好起来。但是你们马上就要离婚了,就算你以后好起来也不一定还能帮得上王子。我也不知道过去花了你们谁的钱。王子想出国,他跟我说过,作为姐姐,尽管不是真的姐姐,我也愿意尽姐姐的一份力。因为不知道节俭,我没攒下多少钱,但我愿意把现在所有的存款都给王子。他正处在青春期,需要更多关心和支持,如果这点钱真能帮上他的忙,我也算没白做一回他姐姐——”

    说道“姐姐”两个字,窦子萍忽然觉得眼眶发热。尽管她并不喜欢王子,还怀疑王子发短信恐吓她,但是同样的遭遇还是让她对王子有一点姐姐般的感觉。这个时候她也想到了果果——妈妈的另外一个女儿,果果应该有幸福的生活,不要再像她和王子这样,这种痛苦是用什么都无法治愈的。

    “好了,就到这儿吧。”爸爸也是强忍者眼泪。“去睡觉吧,明天好好上班,爸爸都会处理好,你放心。”

    “谢谢你,豆子。”

    在窦子萍转身的时候,听到王怡涵这么说。

    至于后来爸爸和王怡涵又说了什么,窦子萍就不知道了。她早就想过把自己的存款给王子,这样也就解除了王子对她的怨恨,今天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也算了却一桩心事。目前她也只能给爸爸这点帮助,以后再想办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