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关于“女朋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1930字

    窦子萍的要求让薛仲乾马上把精力集中起来。这丫头到底想干什么?

    “采访她干嘛?”

    看出领导不解,窦子萍慢慢道来。“是去抚顺采访后产生的想法。不管这个案子最后是什么情况,何幕、吴娇丽都是案子的主角。吴娇丽那方面已经采访得差不多,不要忘了是你派我采访的哦,那么何幕这边我也想了解一下。如果上次没有见到何幕妻子,我会请你帮忙安排采访其他熟悉何幕的人,现在既然见过他妻子了,不如就从她开始,谁能比她更了解何幕呢?”

    “你想了解什么?”

    “什么都行啊,只要是与何幕相关的事,作为背景嘛。”

    “想写报告文学?”

    “能写什么还不知道,只是因为对这个案子了解得多了,反倒更感兴趣,想更多了解些。”

    “我不建议你采访他妻子。”完全是说工作的态度,严肃认真。其实薛仲乾在这种时候有另外一种帅气。

    “她现在心情很不好,不该打扰是吗?”

    “虽然和她不是很熟,不过觉得她是个不好沟通的人。尽管你和什么人沟通都没问题,可是在何幕的案子还没定的时候找她谈话,我怕她会让你难堪。”

    “这个到没关系。如果只是我们俩聊的话,难堪就难堪呗,也没人知道。”

    “再等等吧,好吗?”这么好听的声音对你说“好吗”,你也只能说“好”了。

    “好吧。那能不能安排我见下其他人呢?比如说你女朋友的导师?”

    “导师?”

    “就是何幕的老丈人啊。不过女婿出了这种事,老丈人也一定觉得很没面子吧,是不是也不能采呀?”

    “嗯,最好别去招惹他们。”

    “可是,除了老丈人和老婆,你女朋友还认得其他熟悉何幕的人吗?”

    天那,又是那个女朋友!薛仲乾实在受不了,这个虚拟的女朋友简直要害死他了,可是现在才改口说表妹、表弟、同学什么的也来不及了,还是先缓一步再说吧。“其实我和这个女的才刚刚认识,还谈不上是女朋友,正因为这样,她提出帮导师个忙,我才不好意思拒绝。至于她是不是认识其他何幕身边的人我真不知道。”

    对于这段话窦子萍稍微有点在意。“难道薛仲乾是在告诉我他和这个女朋友的感情并不深吗?”作为情圣,大家都知道薛仲乾有女朋友,同事们也在不同时间、不同场合碰到过领导和不同的美女一起出入,但是除了前几年薛领导有个正牌女朋友外,这两年都是神神秘秘的。大家的解释是既然情圣还不想结束他的浪漫生涯,就不能有正牌女朋友,有了正牌女朋友就得考虑结婚什么的,那样就要坠入人间变成凡人了。

    可是那些让他皱眉头的电话又是怎么回事呢?按照推理应该有一个不想离开他的女人正在与他纠缠吧,难道是因为何幕老丈人的女学生介入,那个女人才在痛苦中挣扎吗?算了算了,不管怎样,只要自己不搅进薛仲乾的生活里去就会平安无事,因此窦子萍对于薛仲乾的女朋友并没有一点排斥的意思。

    “那你帮我问问呗,你要是同意的话,我直接和你女朋友联系也行啊。”窦子萍有点想见见薛仲乾这个刚认识的女朋友,好奇心太重。

    惨了,看来真是不能说谎,用一个谎言来掩盖另一个谎言的滋味确实太痛苦了!“别总是女朋友女朋友的,说不定明天就分手了。”

    “不许分手。”薛仲乾话音刚落,窦子萍就大声说出这4个字。

    “为什么?”

    “得帮完我这个忙才能分手,我已经帮过你们的忙了,不能就这样撒手不管。”窦子萍很认真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薛仲乾七上八下的一颗心才算落了地。“这样吧,我还是试着联系下何幕妻子,上次是她主动提出想认识你的,这次你想见她也算是礼尚往来。况且有一件事或许她也感兴趣,就是你对吴娇丽的了解。上次有我在场,也许她没好意思问太多,如果是你们单独谈,你可以多告诉她一些吴娇丽的情况,顺带着了解一些何幕的事。我相信你能把握好分寸,你看呢?”

    “好啊,好啊!”

    “那等我信儿吧。”

    “谢谢领导!”

    薛仲乾刚要转身又停住了。“咱商量一下呗,就算你长大了也还像原来一样对我行吗?不要这么客气,不要谢来谢去的,我不适应,受不了。你是从美国回来的,不是从日本、韩国回来的,对吧?”

    “我觉得成熟和坚强的标志就是对领导要有礼貌,对工作要认真负责,原来那样太小孩子气了。”

    “你饶了我吧,求求你了。”

    窦子萍实在忍不住笑出来,这次笑得绝对很灿烂。

    在从营口到沈阳的公共汽车上,敲诈何幕的女人坐在里面,她的包里放着一张过期的报纸,就是那张登载火凤凰宾馆案件的报纸。车在行驶,她拿出那张报纸,再一次仔细看着关于火凤凰宾馆案件的报道。

    这张报纸是她几天前在去营口医院办事的时候看到的,沈阳的报纸到营口本来就不及时,这张报纸也不知道是谁看过扔在那儿的,因为等人,她就拿起来看了一会儿,结果就看到有关火凤凰宾馆案件的报道。1206房间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那正是她住过的房间,再看报纸的日期,怎么会有这种事?那天中午她刚刚离开那个房间,那里就死人了?

    她琢磨了好几天,好像琢磨出一点门道。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到沈阳来一趟。车子在高速公路上高速行驶,那个女人再次把目光落在报纸,落在“本报记者窦子萍”这几个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