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爸爸的知己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29本章字数:1794字

    这家馆子就在马路边上一两百米,有个大院子,院子里摆着不少桌子,可以想象白天游客多的时候有多么热闹,可是到了晚上这地方人都不见了,剩下的只有疯狂的蚊子。窦志坚爷俩不想给蚊子当食品库,所以直接杀到屋子里。这种饭店赚的就是公园游人的钱,早晨不开业,到了晚上也基本没人,很早就打烊了。看到窦志坚父女进来,店里的人不冷不热地招呼着。他们点了三道菜,要了两瓶啤酒。菜上得到是很快。

    窦子萍拿起酒杯对爸爸说:“干一个?”

    “干一个!”

    两只杯子当啷一碰,两杯酒转眼不见了。

    “吃吧。”窦志坚指着桌子上的大盘子菜。

    “好!”窦子萍声音高亢,可是她的声音很快就被这郊外的静默吞噬了。不远处的这条路白天车很多,到了晚上,繁忙的马路也安静下来,院子里的虫子叫声可以听得清清楚楚。

    “等过一段,我给你在报社旁边租个房子。你每天回来那么晚,住在这边太不方便,也不安全。”窦志坚自己又干了一杯。

    “不是有车开了吗,我以后早点回来就是,多花那份钱干嘛。”

    “钱的事你不用担心。”窦志坚又给自己满上。

    “我也不是总需要那么晚回来。过去是贪玩,大多是没事找事,拽着人家喝酒唱歌。以后改了,早起早睡,修身养性,有时间就在这么好的空气中练练瑜伽,听听音乐。”

    “改什么,人生就这么一段好年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等过去了再想干可没机会了。”

    “我已经觉得自己有点老了,玩不动了。”

    “胡说八道,你老了,我还能活吗?来!”窦志坚又拿起酒杯。他是拿起杯来必须干的那种人,所以又一杯进肚了。

    “你可别喝多了,这么远的路我可背不动你。”

    “放心,你爸的酒量没问题。”

    这时候餐馆服务员把电视打开了。有点动静也好,不然静得连吧嗒嘴的声音都能听到,这饭可怎么吃呀?

    放下酒杯,窦志坚也不看女儿。“对不起, 又让你跟着我从家里搬出来一次。”

    “没关系,”窦子萍声音十分乐观。“反正我也没把那里当成家。”后边这句话一出口她就知道说错了,可是一言出口驷马难追,也就只好这么挺着。

    “爸爸作为一个男人活得很失败。年过半百还要重打鼓另开张,实在是无颜见江东父老。”

    “江东父老又没给你什么好处,见不见有什么关系。”

    窦志坚笑了,他特别喜欢女儿的这种处世态度,好像什么事在她心里都不算事。“惟一让我感到安慰的就是到现在你还在爸爸身边。老天真是照顾我,让我有这么个好女儿。”

    “我可不敢说自己是好女儿,不是也把你气得够呛吗?”

    “那都是正常的,小孩子哪有不气人的。你就是再气我,我也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对我能做到不抛弃不放弃。”

    窦子萍哈哈大笑。“不带这么说的,你是我爸,咱俩之间不存在抛弃、放弃的事。”

    “对!”窦志坚又拿起杯子,和窦子萍碰了一下。两瓶啤酒已经喝光了。“服务员!”窦志坚亮开嗓门,又要了两瓶。

    “不能再要了,就这两瓶。”窦子萍提出警告。

    “好,以后爸爸就听你的。”天知道为什么,窦志坚突然变得伤感起来。“可惜呀,爸爸不能一直把你留在身边。等到你嫁人了,就剩下我一个——”

    窦子萍可不喜欢这样的气氛。“嫁人啊,不一定什么时候呢。”

    “一定已经有很多傻小子追过你了吧?”

    “傻小子倒是不少,可惜追我的还真不多,被我看上的更没有几个。”

    “25岁了,也该把这事重视起来。你要是不愿意让我知道,就多和你妈联系联系,让她帮你当参谋,经历过的人看问题总能比你全面一点,别找错了人。”

    “那到不用,有看对眼的我第一时间就带来给你看。”

    “我看不看,喜欢不喜欢都不重要。只要你喜欢,他也能给你幸福,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我不信。我确定你一定是那种最不好相处的老丈人。”

    “不可能!不过前提是他得对你好,你也特别喜欢他。他要是对你不好,我和他处什么,两脚就给他踹出去。”

    “最后这句我信。”窦子萍又给爸爸满上。“爸,再敬你一杯。我相信你一定能把眼前的事都处理好。”

    “你相信我?”

    “当然,我爸是谁呀!不管多难,你一定都能度过去。”

    “好闺女!”

    当然还得再干一个。

    放下杯子,窦志坚认真地说:“那句话怎么说的,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活到现在我才明白,原来你才是爸爸的知己。当年你还那么小就能理解爸爸,选择和我在一起。说实话,我当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那会儿我真够膨胀的,几乎不着家,心思也没放在你们娘俩身上。我以为你一定会恨我,跟你妈妈走,从此以后不会再认我这个爸爸。可是你没有,你的决定太让我吃惊了,我知道你妈妈当时非常伤心,我也不想再让她伤心,可是你说你愿意跟我,我还是特别高兴。”

    窦子萍脸上带着笑容,眼睛却没有笑,一点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