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奇怪的读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918字

    其实在美国的时候窦子萍就拿了驾照,也有车开。回国之后爸爸当然要给她弄台车,可是她拒绝了,理由是她已经工作,这种大件儿一定要自己买。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她早已看出王怡涵对爸爸给她买车这件事很不高兴,既然还想混在爸爸身边就不要激怒王怡涵,这点窦子萍始终十分清楚。

    现在好了,爸爸终于自由了,她也不用再尽力平衡和王怡涵母子的关系,可以轻松生活。虽然离婚是件晦气事,可是对窦子萍来讲,正在上演的这出离婚大戏却是件不太差的事。

    不过有件事窦子萍还没忘,就是那个短信。爸爸又要离婚,面临财产分割,而爸爸的财务状况本来就很糟,这算不算是他们家的大灾大难呢?收到短信后窦子萍遇到的大事就是王怡涵要和爸爸离婚,而且王怡涵当着爸爸的面要她的存款。这样看来那些短信还是与王怡涵和王子关系更大。现在她和爸爸撤退一样离开那个房子,王怡涵一定不高兴,还有存款的事,如果按照爸爸说的,不理王怡涵,也不给她钱的话,说不定王怡涵会做出什么事来。可是现在更不能对爸爸讲短信的事,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对王怡涵发动正面进攻,那就更乱了。还是自己多加小心吧,特别是开车,一定要慢。

    有了车就是方便,窦子萍在城里撒欢地跑了好几个采访单位,虽然今天没有可以写的稿子,但是未来几天都有活儿了。这一天下来窦子萍发现自己的车技还不错,而且比挤公交车爽太多,现代社会没有车真是不行啊!

    掐着下班打卡的点回到报社,刚走进平台,靠门的同事就告诉窦子萍有人找她。

    “人呢?”

    “我说你下班前会回来,她说等你的。”同事也到处看着。

    “男的女的?”

    “女的。”

    “读者吧?”

    “好像是吧,又不知道你电话,肯定不是朋友了。朋友的话就算没你电话也得让我们给你打一个,能这么傻等的一定是读者。”

    “不管她,说不定走了呢。”窦子萍走回自己的工位,刚坐下就听见刚才那个同事喊她:“豆子!”

    窦子萍伸长脖子,看见那个同事旁边不远的地方站着一个女人。同事指了指那个女人。意思是说就是她找你。窦子萍站起身走到那女人面前,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

    “找我吗?”

    那女人上上下下看了窦子萍半天,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张报纸,正是窦子萍写的关于火凤凰宾馆凶杀案的稿子。“这文章是你写的吗?”

    “对。”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竟然会有人拿着报纸来找她,还是火凤凰宾馆的报道,窦子萍神经有点兴奋。

    “你有时间吗,我想问点事。”

    有点意思,这个女人一定与火凤凰宾馆的案子有关系,不然问这个干什么?等等,她会不会就是在抚顺请吴娇丽吃西餐的那个女人呢?窦子萍感觉心跳开始加快。

    看到窦子萍迟疑的样子,那女人马上说:“不能耽误你太多时间。”

    “好吧。”这种情况怎么能不说“好吧”!

    窦子萍把那个女人带到玻璃间壁的会客室。这是一个透明房子,不过关上门以后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声音,只要别太大声就行。

    “请坐。”窦子萍告诉自己一定要沉稳,不要吓着她。

    那女人坐下,好像是在想应该怎么说。窦子萍怕时间抻得太长,她会失去问自己的勇气,因此态度和善地鼓励她发问:“什么事,说吧,没关系。”

    那女人小心地开口了:“我听说这个案子破了,凶手被抓了,是吗?”

    “是啊。”窦子萍忍住了没问她是谁,为什么关心这个案子。

    “凶手为什么要杀这个女的?”

    “确切地说我也不知道。警察还在调查,只有案子破了才能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就照实说。

    那女人又沉默下来。

    窦子萍等了一会儿,决定还是要掌握谈话的主动权。“我猜你是被害人的亲戚或者朋友吧?”

    女人抬起头来,目光中有些惊慌,不过很快就平静下来。“哦。”只是含混地应了一声。

    其实她去火凤凰宾馆附近打听消息的时候确实说自己是被害人的亲戚,只有这样才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她得到的消息是案子已经破了,据说杀人的还是个有钱、有地位的人。在杀人案发生的当天中午,与她在1206房间进行交易的人不就是个有钱有地位的人吗?而且她知道他的名字叫何幕。但是她真不知道被害人是谁,既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不过眼前这位记者应该什么都知道,如果说漏了可就麻烦了。

    “听说杀她的人叫何幕——”

    这个女人竟然能说出何幕的名字来,有点出乎窦子萍预料。她们俩的目光此时相碰,两个人都在审视对方。

    “你认识何幕?”窦子萍问。

    “不认识。出事后听别人说的。”那女人冒险说出何幕的名字,就是想试探凶手到底是不是何幕。结果窦子萍的反应告诉她凶手真的就是何幕,她的目的达到了。

    “你以前听到过何幕这个名字吗?”

    女人摇头。“我只是她的远方亲戚,平时不常见面。这次正好到沈阳来办事,顺便打听一下。”

    “怎么想到找我?”窦子萍想先缓一步,一直追问何幕的事怕对方有压力。

    “文章是你写的,我寻思你们记者什么都能知道。况且我在沈阳也不认识谁,上哪打听啊。”

    “多久没见过吴娇丽了?”窦子萍又犯了一个错误,把吴娇丽的名字也说出来。她急于从这个女人嘴里挖出何幕与吴娇丽的关系。

    “好几年了。”既然已经达到目的,那个女人不想再和窦子萍说下去,搞不好哪句话说漏就麻烦了。“行,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哦?”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想走,她们还没说什么呀。

    “要是你都不知道她为啥被杀,怕是也没人知道了。那就等着破案吧,反正人也没了——” 那女人已经站起身。

    窦子萍有点乱了,赶忙顶上一句:“你是到沈阳出差吗?”

    “嗯。”

    窦子萍不知道怎么才能进一步了解眼前这个女人和吴娇丽的关系,一个远房亲戚到沈阳出差,顺便到报社打听下自家亲戚被害的案子,似乎也说得过去。可是真就这么简单吗?万一这个女人就是请吴娇丽吃西餐,并且介绍她到沈阳来的人呢?如果让她就这么走掉的话,会不会是放走了一个嫌疑人或者凶手呢?可是怎么才能留住她又不让她起疑心呢?

    “我走了。”

    窦子萍还在琢磨,人家已经拉开玻璃门,朝门外走去。她只好被动地跟出去。

    “大老远跑来一趟,我什么都没帮上你,不好意思。”

    “来之前我就想到了,不一定能打听到什么。没事。你留步吧。”

    那女人走得很快,窦子萍有点巴结似地紧跟着人家,她很想一把抓住她,告诉她不要走,可是她没这个权利,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窦子萍朝薛仲乾的工位看去,领导正聚精会神地对着电脑,一点回头转身增援她的迹象也没有。

    “你就不能抬头看一眼,给我出个主意吗?”窦子萍心里大叫。

    薛仲乾一动不动对着电脑。

    “真没默契!”窦子萍怒了。

    那女人已经走出平台,窦子萍只好一路相随,来到电梯旁。

    “回吧。”女人很客气。

    “没事,如果我有消息的话,怎么联系你?”窦子萍被逼的只好出此下策。

    “不用了,我转天就走了。不管怎么样,来一趟也就安心了。”

    被人干脆利索地拒绝。

    电梯到。那女人没再说什么,直接走进去,朝窦子萍摆了下手。电梯门很快关上,这个突然到访的女人从此不见了。窦子萍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她哪里知道里面的那个女人就是赵刚他们一直在寻找的人,也就是在火凤凰宾馆与何慕见面并且从他那里拿了10万元钱的那个女人。

    窦子萍独自来到休息区,把刚才的一幕重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一个陌生读者,自称是吴娇丽的远房亲戚,到沈阳出差,听说吴娇丽被一个叫何幕的人杀了,想知道为什么被杀。以为报道这个案子的记者知道详情就来到报社,结果记者也不知道,她就离开了。

    有问题吗?似乎也没什么问题?没问题吗?现在被害人家属都知道何幕的名字了吗?如果她只是远房亲戚,根本不知道何幕这个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吗?

    窦子萍赶紧拿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