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0、男人真是怪物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364字

    中午见了妈妈,紧接着又见到王怡涵,上帝是不是在有意考验窦子萍的心理承受力?从银行回来,窦子萍直接走到休息区,接了一杯咖啡,选择一个最偏远的角落坐下,她得让自己缓缓。

    同样是爸爸的妻子,被残酷抛弃的妈妈,在十年之后还惦记着爸爸的状况,想给女儿钱来帮助这对背叛自己的父女。而爸爸当年抛妻舍子也要娶的女人却四处说爸爸坏话,为弄到钱不择手段。此时窦子萍才看清楚,爸爸是个自我感觉良好的傻男人,根本分辨不清什么是好女人,而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又一次拒绝妈妈,让妈妈伤心,却遂了王怡涵的愿,让她开心了。为什么会这样?童话里不是说坏人都会受到惩罚,好人才会幸福快乐地生活吗?

    郁闷的窦子萍捧着纸杯子,纸杯子里边是廉价的速溶咖啡。她感觉有人走过来,抬头看到薛仲乾。薛仲乾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在窦子萍看到他以后才发现角落里的窦子萍。薛仲乾手里拿着烟,一直走到窦子萍身边,与她并排坐下,既没有点烟,也没说话。

    窦子萍扭头看到薛仲乾的侧脸,基本算得上一张帅哥的脸。因为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而且都是没法对他说的,所以自从薛仲乾告诉窦子萍王丽不能赴约之后,他们似乎就没怎么说过话。

    窦子萍转回头,专心喝自己的咖啡。薛仲乾摆弄着手里的烟和打火机,却一直没有点。他们就这样坐了很长时间,在他们独处的记录中,这么长时间静默是没有过的,一般冷场几十秒就有人挺不住,会随便找个话题,然后一来二去话题就多起来,最后呈天女散花状,搞得落英满地。

    在沉默中窦子萍喝光最后一口咖啡,把纸杯子捏扁。“我喝完了,回去干活了。”

    这时薛仲乾才转过头。“这几天怎么样?”

    窦子萍明白他指的还是与短信相关的事。“没事,都很正常。”

    “嗯。”

    窦子萍站起身,把纸杯子扔进垃圾袋。“我搬家了。搬到棋盘山那边。”

    “难怪,听说你开车了。”

    “路太远,不开车没法上班。”

    “不喜欢住在城里?”

    “那边空气好多了。就是远点。”

    “来回开车更要小心。”

    “每次打火之前都对自己说一遍:慢点,小心。”

    “这就对了。”

    窦子萍看着已经被薛仲乾揉搓半天的那支烟。“点上吧,一会儿露陷了。我走了。”

    “好。”

    窦子萍转身离开,走了几步之后听到打火机的响声。那个家伙终于抽上了。窦子萍琢磨着:她自己不想说话是因为心情实在不好,可是薛仲乾也不说话是为什么呢?难道他心情也不好?那他又是为什么伤神呢?为了电话中缠着他的女人还是何幕老丈人的女学生呢?总是这样操心领导的私生活,你想怎样?!窦子萍对自己凶道。

    为了表达没告诉爸爸就给王怡涵付款的歉意,窦子萍下班直接去了爸爸公司。爸爸晚上有饭局,马上就要去赴约,窦子萍不想等到半夜,或者隔一天再告诉爸爸这件事,那样的话时效性就太差了。

    窦志坚很平静地听完窦子萍的话,既没生气也没着急。

    “为什么不训我?”窦子萍找抽地问。

    “没什么可训的。她不去找你就不是她,你听我的话,不给她打钱也不是你。至少我还算了解你们。”

    没想到爸爸还这么辩证。“你没生气就好。”

    “这就是你和王怡涵的区别,她是从别人那得到什么才会高兴,你是给了别人东西才能安心。别看你跟我这么多年,骨子里还是和你妈妈一样,善良单纯。”

    窦子萍觉得特别好笑,原来爸爸并不是不了解女人,他知道妈妈善良单纯,也知道王怡涵喜欢索取。男人真是怪物,他赞美的女人被他抛弃了,而那个他正在与之较量的女人竟然是他曾经强烈追求的女子,这算什么?

    “钱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有了也不一定是好事,没了还可以赚。这些年,钱来钱去,就那么回事。”窦志坚大彻大悟一般地说。

    “既然你都想开了,干嘛还要和王怡涵纠缠,该给她的给她,赶快离了不也落个清静?”

    “那可不行。我和她的事没那么简单。”

    “我觉得她现在感兴趣的就是钱。”

    “是钱。不过她和你妈妈不同。我那会儿愿意把钱都给你妈妈,不只是想快点结束,更是因为愧疚。现在就不同,我没什么可愧疚的。况且她要的可不止是她该得的,比如你的钱,她有权利要你的钱吗?”

    “我也不喜欢她的做法,完全是因为王子。”

    “也好。你的愿望爸爸都愿意满足,钱给了他们你就彻底和他们没关系了,以后爸爸还给你。”

    “你不生我的气就好。”

    “我怎么能生你的气呢,是我把婚姻搞成这样,才害得你要和王怡涵打交道,要生气也是生自己的气。”

    “你们是有感情基础的,怎么会闹成这样。”

    “当时以为有基础,后来才发现基础很差。我们都是因为贪图对方的某些东西才在一起,结果真在一起了很快就发现其实对方并没有原来期待的那么好。她对我很失望,我对她也一样。如果那几年你没出国,你会知道我们的日子一直就过得叽里咕噜。”

    “那为什么早没分开?”

    “早就想过。只是已经闹成那样,能将就也就将就了。这次是实在没法再将就下去。”

    “就是因为你要投资100万吗?”

    “那是她的说法。实际上她背着我做了一些让我无法原谅的事,被我知道了,就算她不提,我也不准备过下去。”

    “不会是又跟别的什么人怎么样了吧?”

    “仅仅是那样到无所谓,她做得更过分,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把公司的钱偷偷挪出去给别人做投资,而且是挪给了一个我最讨厌,跟我最不对付的人,她自己背着我在那家公司拿到股份。我们公司的员工都做不出这么吃里扒外的事,我自己的老婆反倒做了。”

    “这么过分!那你知道以后她怎么解释?”

    “她,满嘴都是谎话,拿起来就说,跟说台词一样,我猜她自己都不知道哪句还是真话。”

    “是吗?”

    “这只是其中之一。王怡涵太聪明,也太贪心,不管得到多少还是觉得不够。对于她来说,你工资卡上那点钱根本就不算什么,她比你有钱得多。你把钱给了她,说不定她这会儿正在跟别人一起笑话你呢。”

    “为什么?如果她有钱的话何苦牺牲自尊去找我要呢?”

    “自尊对于你来说是特别重要的东西,对于她那种人算不了什么。闺女,这个世界不是你心里想的那个样儿,爸爸也不知道是应该告诉你真相,还是就让你在自己的世界里多留些日子。”

    “还是告诉我真相吧。不管世界什么样,来这么一回我都想看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