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3、撕破脸皮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172字

    王怡涵又来干什么?窦子萍的眉头应该是皱了一下,即使别人看不出来,她也在心里皱过了。直觉告诉她,王怡涵此次来者不善,而且偏偏是在她忙得脚打后脑勺的时候。

    窦子萍杵在那儿没动。但是王怡涵并没有站在原地傻等,已经朝窦子萍走过来。看来躲是躲不掉的,窦子萍也只好起身迎上去。

    “你好!”话出口的时候,窦子萍自己也没想到居然还能做到露出三颗牙齿的标准笑容,真是虚伪得可以了。

    王怡涵扫视了一下办公平台,应该是压着火气,声音都有点抖了:“我要和你谈谈。”

    “能不能换个时间?”笑容还在。

    “不能!”

    窦子萍的标准微笑僵掉了。她观察了一下同事们的反应,认识到此时是无法拒绝王怡涵的,如果还要点面子的话,就乖乖带她到玻璃房子里去。

    窦子萍刚刚关上玻璃房子的门,或许还没完全关好的时候,王怡涵已经发出了声音。“昨天你爸把我的车开走了。应该说是偷走的。我的车停在楼下,等我下楼的时候车就不见了,地上有个纸条,说车收回了。你知道这事吧?”

    “这个,不知道。”确实是真话,这种事一般爸爸都不会对她讲。

    “别装了!”王怡涵很激动,一般她不这样与窦子萍说话。“你跟你爸全都商量好了是吧,你在人前装好人,说什么给王子钱,让他出国,回头你爸就把车开走。那辆破车是没什么好的,可你给王子那点钱也不够买那辆车!你们这出双簧演的一点都不吃亏啊,可你们一个是大男人,一个是报社记者,就这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还有没有点良心?还要不要脸!”

    王怡涵的嗓子不错,底气很足,平时卡拉OK唱得就很好,所以报社的玻璃幕墙应该挡不住她的声音。办公平台已经有人抻直脖子朝会客室这边看。薛仲乾的位置刚好就靠近会客室,他应该听得比较清楚,还好,他还没转过身来。窦子萍觉得脸有点热,不知道是皮儿薄还是空气过敏,总之有点吃不消。

    这应该是王怡涵第一次在窦子萍面前撕破脸皮对她发起攻击,还好是现在,如果是在爸爸和妈妈刚离婚的时候,也就是在窦子萍十四岁的时候,假如王怡涵胆敢这样对她说话,窦子萍应该会直接奔厨房去拿把杀猪刀出来。好在现在她已经过完24岁生日了,好在王怡涵已经不能真正伤害到她,好在现在气急败坏的不是窦子萍而是王怡涵自己。

    窦子萍深吸一口气,反复劝自己沉住气。“你说的这件事我真不知道。以前我就说过,你和我爸的事我不管,也管不了。我不想做什么好人,只是既然当时答应了要为王子做点事,做了就是。你说我爸拿走你的车,这是两件事,是你自己联系在一起的。你来找我没有任何道理,你应该直接去找我爸爸。”

    “找你爸?你爸是什么人你知道吗?他要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有必要偷偷摸摸把车开走吗?你告诉他,别以为他了不起,狗急了还跳墙呢,他要是把我逼急了,我也会做出不要命的事来。”

    “我真不知道该对你说些什么,你和我爸之间的恩恩怨怨不是我能调停的,我实在不适合做中间人。”

    王怡涵笑了一下,她的笑容本来很美,可是现在却很扭曲。“你就别再装象了,其实你心里什么都明明白白的。什么我和你爸的事你不管,你真的没管过吗?你真的没干预过我们的生活吗?我不是傻子,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没那么简单。

    当初你爸和你妈离婚的时候,你明明应该跟着你妈,为什么非要跟你爸?别人不明白,我心里可明白着呢!什么你理解你爸,觉得你妈也有错,愿意跟我们过,那是你的心里话吗?那是个阴谋!说白了,那些全都是你和你妈商量好的,是用来报复我的诡计。你们看准了你爸一定要和我在一起,什么代价他都肯付,所以才出了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主意。你跟我们一起过,根本就不是因为爱你爸爸,你就是过来看着我,折磨我的!我说对了吧?

    我和你爸为什么能走到今天这步?为什么要离婚?说到底全都是因为你!你一个14岁的大姑娘横在我和你爸之间,使劲花我们的钱,每天和我争你爸的宠,不管你在沈阳还是在美国,你就像是一根拔不掉的刺一直扎在我心里,让我每天都过不好日子,总是和你爸吵架,一来二去把我们的感情全都吵没了。现在你高兴了吧?你和你妈的计划终于得逞了,你们用十年的时间,不仅拿走了钱,还拿走了我和王子的幸福,这下你们满意了?!”

    不得不承认王怡涵很聪明,至少她看出来窦子萍不是简单的因为爱爸爸才选择和他们在一起。眼前这个女人确实有她强大的地方,但是窦子萍不会被她牵着鼻子走。“你用这么多心思来研究让你不快乐的事,还不如多用点心思去经营你和我爸的感情。别忘了,在你认识我爸之前我就已经存在了,如果我真有力量破坏你们的感情,我爸当初就不会和你在一起。”

    看到窦子萍没有那么容易被点燃,王怡涵也稍微收了收。“我知道你有文化,能讲,可你这文化是我用钱供出来的。你不用跟我讲什么大道理,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我和你爸已经走到头,就算他再跪下来求我,我也不会回头。”

    “既然这样何不好离好散?”

    “我是想好离好散,现在是你爸不想,该给我的不给我,本来是我的还往回抢,有这样的男人吗?”

    “你想让我做什么?”

    “告诉你爸,把车还给我。”

    “如果我做不到呢?”

    “我就在这儿等,他什么时候把车开到楼下我什么时候走。”

    “既然这样,我们认为我们没什么可说的了。”

    “什么叫没有可说的,你有资格跟我这么说话吗?”王怡涵又准备发起进攻。

    “我不想跟你吵架!”

    “你少装!你觉得你很高贵是吗?不想跟我吵架,行啊,你赶紧去找你那个爹,让他把车还给我,把该给我的钱、股份痛痛快快地都给我!还有房子,他以为自己聪明,那房子的房主是我,他背着我抵押出去没有用,赶紧拿钱赎了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