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6、咱们喝点酒吧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693字

    窦子萍和薛仲乾来到“情调餐厅”的时候,头一拨客人正在陆续离开。这个情调餐厅是窦子萍喜欢的地方,这里有各种风格的包间和用餐区,他们选了一个酒桶式的位置坐下。所谓酒桶式的位置就是桌子和凳子都像酒桶一样,材质是木头的,造型是圆的,不过腿可以伸进桶里边,人坐下之后就像从木桶里长出来的肉虫子。

    鉴于薛仲乾今天的表现,窦子萍下决心多出点血,让薛仲乾鸡头白脸吃一顿。她也知道薛仲乾平时咋呼得厉害,真把脖子伸给他让他宰,他又下不去手。果然,薛仲乾点的都是便宜菜,窦子萍拿过菜单,又高声加了两道硬菜,并且冲破薛仲乾的阻挠,对服务员说:“点了,上!”

    本来窦子萍没有点酒,说好了吃过饭之后她开车送薛仲乾回家,喝酒就不能开车了,可是吃了几口以后他们都觉得,这么好的菜如果没有酒的话简直太可惜了。

    “你出这么多钱请我已经算是超级回报了,要再送我回家,我就欠你的了。咱们喝点酒,不开车了,好不好,吃完了我送你回家,这就两清了。”

    “好吧,两清。”

    酒就这样上来了。

    在窦子萍喝多之前他们一直聊些无关痛痒的话题。窦子萍和薛仲乾的酒量没法比,据说薛仲乾白酒能喝一瓶,所以窦子萍很快就喝高了。是她主动喝高的,她想多喝点,不仅因为菜好吃,更因为这一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事,闹得她超级郁闷。

    “你不能笑话我。”喝高的好处就是可以摘掉面具,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

    “笑话你什么?”

    “我们家的事。真够乱套的,是吧?”

    “那是你父母长辈的事,和你没关系。再说了,就算是你自己的事我也不会笑话你,谁还没点挫折呢。”

    “被爸爸的小老婆骂到单位来,明天一定会是咱们报社内部头条新闻吧?没想到我原来是这么‘火’起来的,太八卦了!” 窦子萍脸上笑得像一只大花猫。

    “你这算什么?根本上不了头条。你没听说吗,广告部一大姐,就前天吧,被人捅了6刀,现在还在抢救呢,同时还有一个以她名字注册的微薄,发了不少她的照片,尺度相当大,而且说的话全都是黄嗑,这位大姐从心灵到肉体都被人整的好惨啊!就你这点小事,明天可能根本就没人稀得说。”

    “啊?这样啊!”

    “不过今天这一闹终于让我看见你脱掉铠甲以后是什么样了。”

    “我真有那么丢盔卸甲吗?”

    “当你是个女战士的时候,你做得不错,不过当你没有了铠甲,才显出你的可爱。”薛仲乾可没喝高,这是他心里的话。

    窦子萍张开嘴巴,可是却没想好说什么,结果只好又闭上。

    薛仲乾笑了一下,是那种帅气男生才会有的笑容。至于这个笑容的含义就要对面的女生自己领会了,不过有一个信号是明确的,那就是勾搭。

    这个家伙在勾搭我。可是他有何幕老丈人的女学生,还有电话里那个纠缠他的女人,怎么可以?!但是,可但是,窦子萍感觉自己就像一颗小小的铁屑,对面那个人是一块强大的磁场,就算她拼命挣扎也难逃被吸引的下场。

    窦子萍不由得缩了一下身子,很想长在木桶里,只有这样才好抵挡一阵。不过薛仲乾并没有继续进攻。他给窦子萍要了一瓶苏打水,又亲自给她倒上。

    “喝点水吧,酒喝急了,等一下该难受了。”

    窦子萍喝了半杯子水,果然清醒一些。

    “你有没有想过,那些短信有可能是你继母发的?”薛仲乾问。

    这家伙,真聪明。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想过。最近她正在和我爸爸闹离婚,因为钱的事弄得响动很大,她又不能把我爸怎样,就把气撒在我身上呗。也许就是她吧。”

    “如果真是她的话,至少有一个好处,就是现在她也在明处了。”

    “没想到她会这么过分,其实我已经把我的存款都打给她了。”

    “你为什么要给她?”

    “她跟我爸在一起十年,这十年里我毕竟花了他们不少钱,不管是爸爸的钱还是她的,总之我现在能给她的就是我工作以后赚的钱,当然也没有多少了。”

    “你真是个好孩子。”

    “我只是希望他们能好离好散,别再闹得鸡犬不宁。”

    “现在我能理解你为什么痛恨不忠实的人。那次因为何幕的事你说了狠话,我当时很吃惊,以你这样的背景怎么会有那么老旧的观念?原来是我不了解你,不了解你的经历。照时间推算,父母分开的时候你应该十四五岁,一定很痛苦吧?”

    “对于一个半大孩子来说,父母离婚和失去父母一样痛苦,痛苦的同时还多了一份恨,感觉世界如此黑暗,再也看不到阳光、鲜花还有蝴蝶了。”

    “那你是怎么变回现在的样子?好像一直就在加州的阳光下长大。”

    “毕竟我的DNA中没有堕落和邪恶,我妈妈是个特别善良的女人,即使她不在我身边,我也知道她希望我成为什么样的人,我发过誓,绝不让她失望。”

    “那你为什么不选择和妈妈在一起?”

    这个原因除了爸爸,窦子萍不想告诉任何人。“因为没办法和妈妈在一起——”

    薛仲乾看着圆桶对面那个曾经在痛苦的深渊中独自挣扎,而后又让自己出落成天使的女孩。世间有很多幸运的人,但是他们不一定懂得珍惜,而真正优秀的人会让不幸变成一种历练。对面那个女孩,你今后一定要幸福。

    这么温情的时刻,被薛仲乾的手机铃声打扰了。当这个铃声响起的时候,薛仲乾和窦子萍似乎都猜到了电话那端的情况,只不过薛仲乾是清晰的,窦子萍是模糊的。

    因为人卡在木桶里,离开很不方便,为了给薛仲乾更大的空间,窦子萍赶紧把目光移开,看向旁边,可是耳朵里还是不可避免地灌进薛仲乾的声音。

    “喂——跟朋友吃饭呢——恐怕不行——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嗯,再见。”

    这种电话听起来就像家里的老婆打给正在外面偷腥的老公。虽然什么都没说,也很快就挂断了,可是那种气氛就是有点别扭。

    薛仲乾放下电话,窦子萍还在使劲扭头看着别处。

    “哎,看什么呢?”

    窦子萍一脸假笑转回头来:“挺好玩的。”

    “什么东西好玩呀?”

    “没什么。你怎么样,有事的话我们就结束吧,没吃完的打包。”

    薛仲乾拿起筷子不慌不忙地夹了东西放进嘴里,又拿起酒杯。“来。”

    窦子萍附和着碰了杯,喝了酒,然后继续刚才的提议:“真的,走吧,也差不多了。”

    “什么就差不多了,这还没怎么吃呢。”

    “晚上吃太多睡不着觉,明天保证大圆脸,丑死了。”

    “别闹,好好吃菜。”薛仲乾还用公共筷子给窦子萍夹了菜,放进她的盘子里。“吃啊。”

    “好吧。”窦子萍闷头吃,也不说话。

    “你吧,是很聪明,反应也快,说话噎人,可是你内心单纯,表里一致,你那点小心思我一眼就看穿了。”

    窦子萍抬起头,瞪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睛:“你说什么?”

    薛仲乾嫣然一笑,一切掌握的样子。“你怀疑刚才那个电话是我女朋友打的,所以就急着要走,对不对?”

    “不管是谁打的,如果你有事的话,我们就可以结束啊。”

    薛仲乾放下杯子,很认真地看着窦子萍。“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我现在没有女朋友。我知道你痛恨脚踩两只船的人,同样瞧不起一边搂着女朋友,一边还和别的姑娘勾勾搭。我不是那种人,我这个人有很多缺点,也可能会做错事,不过至少有一点,面对你的时候我是真诚的。你别把我想复杂了。好吗?”

    哪来的这么一大段话?我说什么了?窦子萍有点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