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9、男人的话信一半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610字

    因为车扔在酒店门前了,窦子萍只好让爸爸送她进城。路上把王怡涵前一天去报社的事告诉了爸爸,当然是很轻描淡写的,既没说王怡涵对她大喊大叫,更没说薛仲乾为她出头。

    “太过分了!”爸爸铁青着脸。

    “没事。她也是心情不好呗,又不好意思跟别人说。”

    “她这个人太贪心,想要的东西太多。最后只能是什么都没有。”

    窦子萍看了爸爸一眼。她最讨厌劝别人,总觉得那些喜欢劝别人的人自以为是。你又不是别人怎么能知道别人的感受?以自己的感受劝别人简直就是隔靴搔痒。

    可是窦子萍从来都没想过当年父母决定离婚的时候,她自己对父母未来生活的计划和行动是不是符合他们的心意,她希望妈妈忘掉爸爸和她,找新的丈夫,开始新的生活;她希望自己陪在爸爸身边,不让王怡涵完全占有爸爸,尽管也希望爸爸幸福,但是却不认可王怡涵能给爸爸幸福。

    她是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不劝爸爸也不劝妈妈,甚至不说王怡涵坏话,可是她却用自己的存在硬生生地安排了爸爸和妈妈的未来。结果几乎就和她的心思一样,妈妈找到了新丈夫,有新的女儿和生活,而爸爸却和王怡涵闹崩了,大概这就是窦子萍14岁时为他们规划的蓝图,如今正在一点点变成现实。

    “她要再去你办公室,马上给我打电话。”窦志坚一脸严肃,可以想象,假如他在窦子萍办公室里看到王怡涵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我想她不会再去了。”

    “最好别去。”

    爸爸在商界混了这么多年,身上当然会沾染上江湖气息,特别是在他生气的时候,窦子萍觉得他就是电影中的黑道老大,心狠手辣。做老大的女儿是幸福的,因为有钱有势,没人敢欺负,但是做老大的女人就没什么好果子吃,妈妈不幸福,王怡涵同样也不幸福。

    “爸,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王怡涵的?”

    窦子萍这突然的一问,让窦志坚很没准备,他看了女儿一眼。窦子萍也扭头看着父亲。

    窦志坚一边开车一边思考这个问题。是呀,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爱王怡涵的?当初不就是为了和王怡涵在一起他才拆散自己的家庭,让豆子不能在亲生父母身边快乐成长吗?现如今豆子长大了,也许已经有了男朋友,可以离开父母过自己的生活,他却让孩子问出这样的问题,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不用回答了,我只是随便问问,也不是特别想知道。”窦子萍赶紧给自己和爸爸解围。

    “你已经是大姑娘了,有些话对你说也没什么关系。”

    窦志坚觉得早晚得给女儿一个解释,晚说不如早说,既然女儿问了,现在就说吧。“有个朋友说我命里金多,做事大刀阔斧、大杀大砍,撞了南墙都不回头。也就是你妈那种性格的人能容忍我,担待我,我做成事了她为我高兴,也不提什么要求;败了她安慰我,把家里所有的钱都拿给我,让我重新再来。可是当时我并不知道珍惜,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所有的功劳都是我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遇见了王怡涵,她在圈子里有点名气,人长得漂亮,也会交际,很多男人围在她身边,可她只是利用他们,根本看不起他们。我那时候正膨胀着呢,特别好胜,对她也是一样。结果真达到目的了。刚开始很得意,甚至有点在圈子里故意炫耀,一直到她离了婚,逼着我也离婚的时候,才发现玩大了,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你是为了赢,不是因为爱吗?”

    “当时没这么清楚,毕竟还是因为喜欢才想占有,不喜欢的话根本不会碰。”

    “就像上次说的,在一起之后才发现,对方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反正一个有家有业的成年人找出这样的借口也够丢人的。”

    “这几次和你聊天,你对妈妈的评价都很高。那当初就没有留恋过吗?”

    “当然有。而且一直都有。每次和王怡涵吵过架都会想到你妈妈。你妈妈和王怡涵最大的不同是她和我吵架是为我好,王怡涵吵架是为她自己好。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一次,不管什么妖怪引诱,我都不会离开你妈妈。”

    “这个话我替妈妈收了。她终于得到应该得到的评价。你说得没错,尽管你们也吵架,但是妈妈从来没对我说过一句坏你的话,包括告诉我你们要离婚的时候,妈妈也只是说,爸爸有爸爸的想法,他想要过他喜欢的生活,那我们就放他走吧——”

    二环两旁的绿树遮掩了一片满是灰尘的平房,这样的地方沈阳已经没有多少,想必不久的未来也会被某个开发商看上,拿去换大钱。毕竟是在上班的路上,窦子萍不想把气氛搞得太沉闷。

    “不说了。反正都过去了。我们还有很多未来,未来好好的就行了。”

    窦子萍的乐观态度也感染了窦志坚,他紧锁的眉头放开了。“好吧,那咱们就说说未来。”

    完了,完了,爸爸开始反击了,他一定是要问昨天晚上的事。

    “我想知道一件事。”爸爸认真开着车。

    窦子萍大气都不敢出。

    “你那个领导,你喜欢他吗?”

    果然。窦子萍清了下嗓子,只好照实说。“我还没想太清楚。”

    “哦?”

    “昨天是有点酒后乱姓,不过没有多大问题,你放心好了。”

    窦志坚乐了。“酒后乱姓,这话也是姑娘说的吗?”

    “酒后乱姓是中性词,谁都可以用的。”

    “那小子比你大不少吧?”

    “是啊,他三十多了。”

    “他追你还是你追他?”

    “没有了,还没开始追呢。就是昨天赶稿子,大家都没吃晚餐,弄完了已经9点多了,我们就一起去吃饭,本来不想喝酒的,可是菜点得太好了,没有酒就可惜了。都是酒闹的,喝兴奋了,再加上你没在家,就发生了一点小状况,说不定他也正后悔呢。”

    窦志坚看了一眼女儿。“你越这么说我越觉得你还真有点喜欢他。”

    “啊?”

    “他有什么可后悔的?”

    “不是,其实是我有点后悔。平时大家都跟哥们儿一样,他虽然是领导,可是还算有人味儿,我们一般情况下也不把他当领导,工作气氛挺好的。我是担心万一出现办公室恋情,大家伙一定都觉得特别扭,就没有工作乐趣了。”

    “如果你真喜欢他,就别管这些。”

    “说喜欢吧,还真有一点,只是他以前有女朋友,我的原则是绝对不和有女朋友的人谈感情,所以没有认真考虑过他。”

    “现在呢,没有女朋友了?”

    “昨天吃饭的时候他说没有,说得挺认真的。”

    “男人的话信一半就行了。”

    “嗯。我现在正愁呢,等一会儿见面多尴尬呀!”

    “不用愁。如果他真喜欢你就会希望大家知道你们俩好,如果他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说明他对你不是真的,你也就别理他了。”

    “有道理。那,万一他真的对我好呢,可是我还没想好啊?”

    “至少你现在不讨厌他,慢慢想嘛。”

    “爸,你觉得他这个人怎么样啊?”窦子萍仔细观察着爸爸的反应。

    “反正我对他既没有好感,也不是特别反感。人应该比较聪明,聪明的人总有点浮。你现在就让爸爸认可一个陌生人,很难。”

    “没有让你认可他,我只是想,万一你特别讨厌他呢,那我也就干脆不考虑了。”

    “你可以喜欢他,也可以不喜欢他,这个全由你定。爸爸只是希望你能幸福,他要能让你幸福,爸爸就喜欢他。”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