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0、只是逢场作戏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237字

    进办公楼之前窦子萍停下来找了找感觉。

    昨天她后妈来办公室闹了这么一场,最后被保安送走。尽管薛仲乾安慰她说上不了单位内部新闻头条,可她还是认定一准能上一版显著位置。这个她到不怎么在乎,那是她后妈,不管为什么找她来闹都没道理,又不是谁家的大老婆来闹小老婆,说出去也没那么不光彩。

    对于窦子萍来说最难应付的还是薛仲乾,不管今后怎么样,昨天他们毕竟已经干了那种不太一般的事。所谓男女授受不亲,他们现在也算是不清不楚了。至于是不是要和薛仲乾交往,窦子萍还真拿不定主意。要说一点没感觉那是胡说,要说完全爱上了也还有点不确定。当窦子萍认真想薛仲乾这个人的时候,她才发现其实她根本就不了解他,对于窦子萍来说,薛仲乾就是一个被扭得彻底混乱的魔方,除了喜欢他的声音,他的眼神,他说话的语气,还有对她的好以外,似乎看不清他任何一面。他的家庭,他生活的背景,他有过多少女朋友,为什么会到现在还没结婚,这些全都不了解,最要命的是窦子萍没有信心能把薛仲乾这块魔方所有的面全都搞定。

    算了吧,再不去打卡就要迟到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死猪不怕开水烫!对,就是这种感觉,终于找到了!于是窦子萍脸上洋溢着笑容,一副大义凛然,笑赴黄泉的样子走进大厦。

    结果特别没劲。一来确实没有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也没有人因为她走过来或走过去而窃窃私语,最没劲的还是薛仲乾,他竟然没有来上班!据说是生病了,请了病假。

    难道他昨天晚上的呕吐反应是事出有因?窦子萍在自己位置上闷了好一会儿,决定还是给薛仲乾发个短信,问候一声,毕竟她是薛仲乾最后一个见到的人。

    “听说领导生病了,该不是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吧?我怎么没事呢?看来你真是没有我强壮啊,认了吧。好好休息,我们会努力工作的。”

    写完之后又看了两遍,应该没什么不正常,发了。可是让窦子萍更加没想到的是这条短信竟然石沉大海。

    难道病得连短信都回不了了?不会吧!

    坏了,坏了!窦子萍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薛仲乾接的那个特像老婆查岗的电话。看来这个家伙确实是说谎了,居然为了泡女同事谎称和女朋友已经分手,那个电话分明就是他女朋友打来的。说不定那个女朋友昨天晚上已经潜伏在情调酒店门外,然后一路跟踪到窦子萍家社区,等薛仲乾半个小时后得意洋洋地从社区走出来,面前就站着脸色铁青的女朋友——

    泡女同事的代价就是被女朋友严厉问罪,闹得班都上不了!哈哈,我还给他发短信呢,这不是雪上加霜吗,恐怕刚要愈合的伤口又要被撕裂了,可怜薛领导那副小骨头,又要被女医生咔嚓一番了!

    窦子萍咧着嘴乐,可是脸上乐着心里却有种酸的东西冒出来。昨天经历的一切难道只是薛仲乾对女同事发动的骚扰游戏吗?他站在王怡涵面前为自己撑腰,让王怡涵都以为是她的男朋友,难道那只是领导对同事的保护吗?提出吃饭,要喝点酒,送她回家,担心她的安全检查家里,然后要一个拥抱,最后演变成长吻——所有这些难道只是逢场作戏吗?还有他说的话呢,如果只是逢场作戏只是做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说那些话,那些话分明是在表白,难道因为是在酒后就可以完全不算数吗?

    爸爸刚刚告诉她的,男人的话信一半就行,就算只是一半也能表明薛仲乾对她的喜欢啊!可是就连爸爸也没想到,薛仲乾既没有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也没有让大家知道他喜欢窦子萍,这位选择的是病休,干脆不露面,也不回短信,让窦子萍的心像一块肉一样挂在半空中,任狂风吹,烈日晒,饿狼咬。

    还是爸爸说得对,看来我确实有点喜欢他,如果不喜欢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好吧,我喜欢他。那如果他真的有女朋友,我该怎么办?假如昨天发生的一切只是薛仲乾的一次艳遇,说明他根本就是不值得喜欢的男人。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趁着现在别人还不知道,自己还陷得不深,赶紧逃跑,赶紧吧!

    窦子萍正在独自咬牙切齿,手机短信提示音响了。“回话了!”这是窦子萍的第一反应。她赶紧拿起手机,可是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不是薛仲乾的名字,而是一个似曾相识的电话号码。

    窦子萍打开那条短信,没错,就是那个号码,已经给她发过几次短信的那个号码,居然再次出现了。她深吸一口气,开始看短信内容:大难临头时,该躲终须躲,一意孤行后果会更惨。

    写得什么东西半文不白的!在对文字挑剔过之后,窦子萍开始感觉到那些文字背后投射出来的阵阵寒意。大难临头?王怡涵又开始吓唬我了,她要60万,如果我不给她,或者爸爸不让步,她就要对我下手吗?

    到现在窦子萍也不清楚爸爸和王怡涵之间的问题到底是什么,他们在离婚过程中正在进行着怎样的较量,有多大额度的财产纠纷。假如像王怡涵说的,爸爸只剩下欠债了,她还闹着要什么财产?赶紧脱身才是上策呀。所以还是爸爸的话是对的,他们之间没那么简单,不是快刀能斩的乱麻。

    经过前面几次,王怡涵应该是摸准了窦子萍不会告诉爸爸,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这种方式骚扰她。看来没有王子什么事,一直都是他这个妈在闹鬼。王怡涵这人确实太过分,明里跑到报社来胡闹,暗里放榴莲壳、恐怖娃娃,写这种阴嗖嗖的短信吓唬前夫的女儿,这样的女人爸爸怎么会为她做出那么愚蠢的选择,并且忍受她十年?!

    是不是应该告诉爸爸了?就算爸爸非常生气也应该告诉他。现在只有窦子萍和爸爸是一支队伍里的人,两个人必须团结,信息互通,不能让敌人各个击破。OK,王怡涵,从现在开始我既不怕你,也不会再对你有一点同情,十年前我没有和你正面作战,现在你给了我机会,我们就面对面较量一下吧!

    可是有一件事打扰了窦子萍马上去见爸爸的打算。报社热线部接到一个读者报料:有人在北运河发现一段人的小腿。因为薛仲乾不在,热线部主任直接把线索给了窦子萍。

    窦子萍马上出发,去北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