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2、你都知道什么?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3106字

    当窦子萍已经进入婴儿睡眠状态的时候,在城市的另一个方向,另外一个人却仍然睁着眼睛,没有丝毫睡意。

    薛仲乾病了,但不是一般的感冒发烧。

    事情还是要回到王丽取消和窦子萍见面那一天。那天晚上薛仲乾准备最后一次帮王丽一个忙,可是当他走进王丽家门以后就知道上当了,王丽的腰没事,不过人好像有点事。

    “那是什么?”薛仲乾看着王丽家卫生间澡盆里用塑料袋装着的那些东西问。

    “一个人。”王丽回答的语气很平常,就像说洗衣机里放着袜子一样。

    “什么?!”

    王丽并不在意薛仲乾惊惧的疑问,把浴帘又拉成刚才的样子,然后把目瞪口呆的薛仲乾轻轻推出卫生间,从外面关上卫生间的门,擦着呆立在原地的薛仲乾身边走回客厅,坐在沙发里。

    薛仲乾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却对那个卫生间产生了本能的恐惧,他快步离开卫生间门前,走到王丽对面,盯着她的眼睛问:“再说一遍,是什么?”

    “一个人。”王丽抬起视线,坦然地看着薛仲乾。

    薛仲乾感到脚底发凉。“你疯了?”

    “没有。我也是没办法。”

    一瞬间,薛仲乾感到自己的脑袋好像被什么东西猛击一下,有点晕。他本能地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脑子忽然又从晕的状态清醒过来。我干嘛要问这个?这件事跟我没有关系,我应该马上离开这里!脑子还在想的时候,腿已经动了,薛仲乾转身朝房门走去。

    王丽仍然坐在那里,纹丝没动。当薛仲乾的手已经碰到门把手的时候,王丽说话了:“窦子萍最近遇到麻烦了吧?”

    薛仲乾的手停在门把手上,他慢慢转回身,看着不远处的王丽。“你怎么知道?”

    “如果你不急着走的话,我可以告诉你。”

    薛仲乾站在门前看着王丽,她太瘦了,沙发又很大,在这样的对比中,那个女人显得十分弱小,仿佛风一吹就会倒下。谁会蠢到被她杀死?况且她又没疯,怎么会轻易就把人给杀了?又在说谎,浴盆里的东西不可能是一个人,不可能。

    薛仲乾迈动脚步走回沙发那里,坐在王丽对面。“想说什么尽管说,不用装神弄鬼的好不好?”

    王丽看了薛仲乾几秒钟,然后淡淡一笑。“窦子萍就是你喜欢的那个人吧?”

    “费这么大劲就是想问这个吗?”

    “是。”

    “如果你想听的话,可以直接告诉你,我喜欢她。”

    王丽仍然很淡定。“她呢,也喜欢你吗?”

    “不管她是不是喜欢,既然喜欢她,就要让自己配得上她。”

    王丽笑了一下。“真决定落地了?以后每天买菜做饭看孩子,你受得了吗?”

    “没想那么远。”

    “怎么能肯定她就是你等的那个人,你们正真开始以后,她不会让你失望吗?以前的那些女友不都半途而废了吗?”

    “扯得太远了吧?”

    “不过,我得说你眼力还算可以,她是比你以前的女朋友强那么一点。”

    “你当初让我帮你介绍窦子萍,不是要打听何幕的情况,就是想看看她是吗?”

    “也不是,想认识她很容易,用不着通过你。”

    “好吧,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如果你没别的事我要走了。”

    “不想知道窦子萍遇到麻烦的事了?”

    薛仲乾已经翘起的屁股又落回沙发上。“说说吧,你都知道些什么?”

    “好吧。”王丽长长叹了口气,好像需要用力整理思路才能继续往下说。“就像我看了报纸,知道是窦子萍写的那个案子一样,也有人看了那张报纸,记住了窦子萍的名字。想知道一个记者长什么样很容易,到报社去一打听就知道了。那个人在报社看到窦子萍,记住她的样子。本来也没什么事,这就要怪窦子萍自己,她跑到抚顺去了解死那个女人的情况,而且去了两次,那个人全都知道。”

    “那个人是谁?”

    “就是在抚顺西餐厅请吴娇丽吃饭的人。”

    “她跟踪窦子萍?为什么?”

    “她和死的那个是一伙的,本来他们商量好要弄一笔钱,主意都是她出,死那位就是出面见何幕要钱。她也没想到何幕会杀人,本来想敲一笔钱,给那丫头点,大头是她的。结果出事了,她什么都没得到,又惹了人命官司。依我看这女人神经有点毛病,她不觉得自己捡了一条命,反倒恨起知道这件事的人,包括在报纸上写报道的窦子萍,如果窦子萍只是写了那篇文章,应该没什么事,可是她到处打听这个案子,知道得越来越多,这就让那个人狠上她了。”

    “那个人想干什么?”

    “不知道。不过她说过,那个记者也跑不了。”

    “跑不了是什么意思?”

    “她好像在准备对付窦子萍呢,不知道想怎么干。”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事?”

    “因为除了窦子萍之外,我是另外一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你知道?火凤凰宾馆的案子是怎么回事你知道?”

    “嗯。”王丽有点疲惫地看着薛仲乾。

    “你都知道什么?”

    好像是在讲一件平常到无聊的事情,王丽叹了口气,继续娓娓道来:“她们在敲诈何幕之前先找的我,大概是觉得我更容易被吓住吧。她们威胁我说,如果我不给她们钱就把何幕在朝阳的事说出去,还有那个死的,她也与何幕有过一腿,她们觉得这两件事加起来够让何幕喝一壶了。可惜我不是模范老婆,不会为保护老公给她们这种烂货一分钱。我让她们去告,说我正想和他离婚呢,她们一告,家里的财产全是我的。这招真管用,她们不再找我了,后来直接去找何幕,才出了这桩案子。出事之后那女的怕被抓,最先想到的就是我,怕我把她说出来。因为见何幕的时候,她始终没露面,除了我没人知道她也参与了这事。她找过我好几次,警告我不能说出她来,我确实也没说,要说的话警察早就抓她了。”

    “你为什么不说?”

    “不想说。这一切都是何幕引起的,我对他已经彻底失望,不会和他在一起生活,所以不想搅进他的破事儿里去。反正到最后都会有个了断,我在一边看戏就好。”

    说到这里薛仲乾到没觉得有多大不对劲,王丽这种人应该能做出知情不举的事来,虽然那个逍遥法外的女人也犯了敲诈罪,可是对于现在的王丽来讲,抓不抓她确实无关紧要。但是,薛仲乾下意识地朝卫生间方向看了一眼。

    看到薛仲乾看那边,王丽也看了一眼卫生间,然后好像真的腰疼一样动了一动。

    “你知道她参与敲诈,所以她威胁你,这个还说得过去。可是记者根本就不知道她的情况,也不知道她是谁,为什么要威胁记者?这样反而会暴露的,她没想过吗?”

    “我就说她神经有问题吗。这种情况下她应该找个地方躲起来才对,就算我对警察说了什么,找不到她也没辙,况且人不是她杀的,警察也不会使劲抓她。她可倒好,不仅不藏起来,反而到处乱跑,还跟踪记者。她看到窦子萍带那个女的去西餐厅,后来警察也去西餐厅,就觉得自己暴露了,有点发疯的样子。”

    “你怎么能肯定人就是何幕杀的,他不是一直不承认吗?也许真是这个女人杀的呢?不然她为什么这么害怕?”

    “我太了解何幕了,他和那个死的完全是男女交易关系,如果说出来会很丢人,即使到了这个份儿上何幕还在想着给自己立牌坊,一定不会承认认识那个人,更不会说和那个人做过什么。至于承认杀人,如果是你,你会承认吗?反正何幕不会,刀架在脖子上不好说,不然的话,他是属于那种可以经受住一定程度严刑拷打的人,因为他还在梦想着能保住得到的一切,不会轻易投降。”

    好吧,知夫莫若妻,薛仲乾也不关心到底是不是何幕杀的人,他关心的是那个威胁窦子萍的女人。“她这么三番五次地威胁你,你应该报警了,干嘛还忍着。”

    “是应该。可能我神经也出问题了吧。何幕出了这事以后,身边人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他们当面是不说什么,背地里说什么不用想也知道。我希望能快点结束,警察已经抓了何幕这么长时间,赶紧判了也就算了,如果报警,我就必须说出我知道的事,我讨厌跟警察打交道,讨厌他们问我这问我那。上次他们到家里去,把家里弄得又脏又臭,我扔了很多东西,还是觉得不干净——”

    “后来那个女人又找你了吗?”

    “找了。不过这次倒不是威胁我,反倒求我帮她找个地方躲躲,说她丈夫欠了别人钱,还不上了,那帮人正在到处找他们两口子呢,找到以后肯定没好,不是剁手就是割耳朵,说得怪吓人的。因为没有人知道她认识我,所以在我这儿躲着应该很安全。”

    “你答应她了?”

    “我也是脑袋进水了。这些天一直都昏昏沉沉的,竟然真把她带到家里来——”

    “带到这儿了?”薛仲乾问。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