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3、反恐特工状态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094字

    屋子里再次陷入死寂。

    薛仲乾看着王丽,王丽也看着他。

    薛仲乾知道不该再听下去了,可是好像被施了魔法,身子僵在那儿站不起身,也张不开嘴,只是愣愣地看着对面那个女人。

    “我不知道怎么应付一个神经病,她到这里之后就像到自己家一样,什么都碰,哪里都看。然后打开冰箱,拿出东西吃,弄得满地都是垃圾,我不知道这样一个女人还要和我纠缠多久,我生气了。”

    王丽顿了一下。

    薛仲乾好像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她去卫生间的时候,我在她喝的饮料里放了一些药,她出来以后根本没察觉,喝下去了——”

    墙上电子钟的秒针在“哒哒”地响。

    薛仲乾环视了一下屋子,很干净,可以说一尘不染。

    “我的腰确实很疼,今天干了太多活儿,快要折了。”王丽一边说一边前后左右扭动着她那个不到二尺的细腰。

    薛仲乾的脑海中再次出现卫生间浴盆里那些塑料袋,他似乎看到塑料袋里的东西,于是胃猛然抽搐起来,他“噌”地窜起身,本能地朝卫生间方向跑,可是忽然意识到那里不能去,又急转弯调头冲进厨房,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撞上了什么东西,总之从皮肉到骨头再到五脏六腑全都特别难受。

    王丽一直坐着没动,等到薛仲乾从厨房出来,她才转过头来问:“没事吧?”

    薛仲乾没有再看王丽,低着头直接走向房门,穿鞋,打开木头门,再开防盗门,一步迈出去,“哗啦”一声把门关上,整个过程中,没听到王丽那边有一点动静。

    逃命一样冲出单元楼门后,薛仲乾快步走出园区,以同样的速度走了很远很远,直到腿脚再也快不起来才一点点放慢脚步,与此同时脑子也开始转动起来。

    王丽讲的是真的吗?她真的杀了一个人?并且把她——这么说他刚刚就在杀人现场,杀人犯和被害人现在还在那里,这能是真的吗?王丽真的会杀人吗?

    接下来几天,薛仲乾没有联系王丽,王丽也没有联系他。生活照常继续,没有任何变化,薛仲乾开始说服自己相信那天晚上王丽只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直到王怡涵来报社闹窦子萍那天。

    在情调餐厅里,在薛仲乾的手机响起之前,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他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与窦子萍单独聚餐,近来共同经历的很多事情正一点一点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而且尽管窦子萍总是表现出若即若离,但薛仲乾还是能感觉到她对自己的喜爱,他很有信心把他们之间的篱笆推开,让彼此坦诚面对,然后给彼此一个机会选择对方,共同走未来的路。但是,那个电话打扰了这一切,当时也许只是打扰,之后就变成了打断。薛仲乾不知道从今以后该如何面对窦子萍,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未来的日子。

    失眠的夜晚漫长无边,他无法集中精力想一件事,总是有很多事交错出现,又突然退去,似乎灵魂正在被撕咬,而他的肉身却无能为力,只能默默忍受这痛苦,经历这煎熬。

    第二天窦子萍关于运河残肢的报道见报。其他媒体也都在前一天晚上或者这天早晨报道了北运河发现残肢的事。可是情况的变化出乎人们意料,就在那天下午,有人在大东区的某个垃圾箱里又发现一段人的手臂。

    窦子萍和其他媒体记者再次像疯狗一样涌到事发现场,这次大家的心情更加沉重,他们都猜测这两段残肢可能是一个人的,又害怕真是那样。恐怖电影谁都看过,可是当一个真实的同类的残肢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大家都很难坦然面对。

    侦查工作很快从两个区局转到刑警大队,经过法医鉴定,这两段残肢果然属于同一个人,一个女人。

    赵刚还在火凤凰宾馆的案子上,碎尸案不是由他负责,窦子萍也没再麻烦他或者吴大姐,反正这件事大众已经知道,而且非常关注,这种案子不可能等到完全搞定再做报道,只要有新情况发生公安必须要发布消息,让大家知情。如果所有的案子都能这样该多好!窦子萍一厢情愿地想。

    在这座超级大城市里,每天都会有人死去,只不过除了他的亲人朋友外没有更多人关注。可是,属于一个女人的两段残肢出现以后,整个城市似乎都蒙上了一层恐怖的阴影。运河边几乎没人敢去,喜欢扒垃圾箱的人也不敢再伸手,警察们则是紧张地排查,大家都预感还会有残肢出现。

    从理论上讲还不能断定这个被伤害的女人已经死亡,但是大家又都相信她已经遇难,并且生前惨遭摧残。“这个女人到底是谁”成了大家特别想知道的事。

    工作中要报道这么残忍的案子,生活里还面临继母的威胁,孤军奋战的窦子萍不断提醒自己:看过《24小时》、《国土安全》吧,现在要有杰克鲍尔和凯利的状态,身边危机四伏,无论是正面敌人还是身边隐藏的威胁都要靠自己来战胜,必须提起精神来,时刻戒备着。

    接到那个短信已经两天了,没见有什么动静。这两天回家的路上窦子萍都注意观察有没有车跟着她,因为观察还差点追尾。回到家以后也是先操起爸爸买的一把龙泉宝剑,各个房间都检查一遍,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琉璃猫,这都不算什么。

    看来王怡涵还没准备好怎么威胁她,应该是一时气不过,先把短信发了再说。那种女人一般都很情绪化,也许就像上次一样,没什么办法也就放弃了,不过自己一定不能有侥幸心理,从现在开始一直到爸爸与王怡涵办完离婚手续,甚至之后的一段时间里,还是要万分小心,不要让自己付出不必要的牺牲。

    就在窦子萍把自己调整到反恐特工状态之后,薛仲乾来上班了。这位先生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大问题。据薛仲乾自己说是感冒了,发烧。大家都与他打了招呼,窦子萍也混在人堆里,尽量让自己不怀鬼胎,和大家一起与薛仲乾说笑了一阵,然后赶紧出发去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