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5、只是没有失恋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505字

    那天剩下的时间里,窦子萍没有再与薛仲乾说话,他们关于稿子的交流全在网上进行。当薛仲乾告诉窦子萍“OK”以后,窦子萍就收拾桌面,关电脑,拿包走人。

    尽管薛仲乾没有抬头,他还是知道窦子萍走了,而且走得很不开心。

    打完卡,走出报社大厦,钻进自己车里,这一路窦子萍都有点神不守舍,甚至在上车之前也忘了观察四周的情况,像没有骨头一样靠着车座靠背,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打火离开的意思。

    如果薛仲乾一直不来上班,对于他们之间发生的事还有个想象空间,现在一切都明确了,比想象中最坏的情况还要坏。办公室恋情真是害死人啊!就算现在这样也还要每天面对,怎么办?看来以后与薛仲乾连朋友都做不成了,只能像刚才那样通过网络谈工作,即使碰到也要躲着走,就算躲不开也没话可说。世界上最悲哀的事就是和你在一个平台上却要装作看不到你,大概这就是古人说的咫尺天涯那种感觉吧?

    这算什么?算是一次失恋吗?因为到目前为止,窦子萍还没体验过失恋,到不是她从来没有恋爱过,只是没有失恋过而已。

    初中的时候,窦子萍有一个早恋对象。那个邻班的男孩名叫乔明宇,长得像韩国小孩,高鼻梁,单眼皮,皮肤白皙,很多女生都喜欢他,可是他很傲气,因为家庭条件好,自己长得帅,学习成绩也不错,这样的人如果不傲气就是虚伪。恰好窦子萍也是家庭条件好,自己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不错,当然也很傲气。这样的两个人别的同学似乎都攀不上,如果他们相互之间也不好的话,就只好错过早恋这件事了。

    可是谁会放弃一生中只能有一次的早恋呢?这个让家长们心惊肉跳的词,在同学们眼里却魅力十足、无法抵抗,只要相互有好感,没有人会拒绝尝试早恋。窦子萍和乔明宇就是这样。不过他们的早恋很快就被窦子萍的家庭变故打扰了。因为爸爸妈妈闹离婚,窦子萍艳阳高照的生活变得乌云滚滚,她对乔明宇的兴趣骤减,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父母状况的担忧,同时也在不断制定对王怡涵的复仇计划,直到爸爸妈妈终于决定通过法律程序离婚,窦子萍也才选定她的最终方案:不直接对王怡涵发起进攻,跟爸爸一起去面对残酷的人生,放妈妈重新寻找幸福。

    窦子萍根本没有参加中考,以她原本的成绩,和乔明宇一起考上他那个重点高中不成问题。但是她不想继续在国内读书,她要出国,窦子萍认为只有出国才可以让自己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在学习上,否则她会一直纠结于爸爸和妈妈的事情,而且每天和王怡涵生活在一起,她觉得自己说不定哪天就会失控,突然给王怡涵一刀也不是没有可能。窦子萍是要面子的孩子,既然在法官面前说出要跟着爸爸,假如不能坚持下来就是言而无信,可是她内心又片刻都不想在那个不是自己的家里呆下去,惟一一个堂而皇之的逃跑办法就是出国读书。

    紧张的高中生活让乔明宇迅速变成一个学习机器人,而猛补外语的窦子萍也不怎么能想得起乔明宇来。当窦子萍办好出国手续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是初恋情人的关系。窦子萍只是给乔明宇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自己要出国了,乔明宇的回复也很简单,好像就是祝贺,好好学习之类。窦子萍出发之前他们也没有当面告别,还不如萌萌她们。朋友们还给窦子萍送了礼物,大家一起吃了炸鸡,哭也哭了,笑也笑了,抱也抱了。与友情比起来,初恋显得苍白乏味,以至于窦子萍留学归来后没有一点想见乔明宇的心思。据说他现在还在澳大利亚留学呢,想必也和窦子萍一样,并不在意那段早恋。

    接下来遇见的那个人应该算是窦子萍的第一个正式男朋友。他是个台湾小男生,叫杰克,长着一副贫血的样子,说话和台剧中的男演员一摸一样,嗲嗲的。窦子萍会和杰克好一来是因为新鲜,我们东北可没有这样的男生,他超级的粘人和好脾气,和他在一起窦子萍才相信台湾男人真是不会骂人的,最多说“讨厌了”;二来因为杰克做的饭很好吃。窦子萍从小就吃妈妈做的饭,自己根本不会做饭,初到美国时上顿下顿地吃快餐,肠胃经常抗议。第一次吃了杰克做的饭,窦子萍就离不开他了,经常厚颜无耻地买一点食材去杰克那里蹭饭。

    那时杰克有一个女朋友。十几岁的少男少女,独自在异国他乡生活,怎么可能没有男女朋友呢?刚开始窦子萍确实没想过会与杰克怎样,变化来自于杰克的韩国女朋友转学去了东部,他们的关系自然也就解除了,而窦子萍还是一如既往地找杰克蹭饭,一来二去,他们除了一起吃饭外,还一起看电影,一起打球,后来是在一起旅行的时候杰克吻了窦子萍,窦子萍也就将计就计了。

    可惜这种功利主义的交往很难长久,当窦子萍吃厌了杰克做的南方菜,他们的感情问题也就出现了。窦子萍本来就喜欢高大威猛的男生,而杰克正好相反;窦子萍喜欢男人果敢大气,杰克却婉约谨慎,最让窦子萍受不了的是,为了靠近窦子萍心目中的男人形象,杰克努力凭借自己的理解模仿威猛、果敢、粗狂、坚毅。想想吧,一个脸色苍白,瘦弱细腻的小男生,再假装着威猛果敢,该是多么令人恶心的一件事呀!

    当然是窦子萍提出的结束。为此杰克哭过、挽回过、等待过,而窦子萍却没有任何难过的感觉,她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别的事情上去。这就是爱情的不公平性,都是一起开始,却不一定一起结束。在这场恋爱中算是窦子萍把人家甩了,送给杰克一次失恋,她自己却没有受伤。

    之后也有一些艳遇,可惜没有人真正打动过窦子萍的心,她告诉自己,可以玩可以闹,但是对待感情不能再儿戏了,更不能因为人家做饭好吃就假装那是爱情,如果真的爱上一个人就要好好与他相守一辈子,当然前提是必须得找到一个也是这么看待感情的男人。还别说,从理论上讲,她和薛仲乾还真有得一拼,那位薛领导不也是叫嚣要找个真正喜欢的人牵手一生吗?哼,现在看来谎言的成分太高了!

    呸呸,怎么又想到他了!窦子萍正在这儿吐自己,目光的远端就出现了那个被她想到的人。薛仲乾从报社大厦走出来,没拿包,朝与窦子萍相反方向独自走过去。窦子萍傻傻地伸着脖子一直看到看不见为止。

    干完活儿了?还是先出去吃个饭,等会儿再回来?

    哎呀呀,怎么还在关注这个人呢?!

    如果总是这样的话只好换个部门了,不在一个平台应该就会好些吧?

    再忍忍,等这两个案子结了,不用你给我换线儿,我主动要求换部门,如果大领导不许,就干脆换个工作。有什么呀,网上不是有那么多赚钱的买卖吗?我去试试,或许一不小心就成了女强人,不仅帮爸爸把债都还清,再上个富豪榜什么的,呵呵——

    窦子萍终于发动了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