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6、来得正是时候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790字

    第二天,窦子萍一早给薛仲乾发短息,说刑警队那边有消息要发布,她来不及到报社打卡,直接去刑警队了。其实没那回事,窦子萍就是不想见薛仲乾。

    上午真没什么事好采,进城以后窦子萍有点茫然,开着车三转两转还真就来到刑警队附近,既然来了干脆进去看一眼吧。

    因为赵刚的原因,吴大姐对窦子萍的态度早就大变,硬邦邦的女人一旦卸下硬壳那种柔软别有风韵。今天办公室里只有吴大姐在,当窦子萍出现在办公室门前的时候,吴大姐不太习惯地朝她笑了笑,窦子萍也马上扣在脸上一张哆啦A梦的面具,甜美可爱地打着招呼:

    “嗨!”

    “来了。”

    “姐姐好!”

    窦子萍笑嘻嘻地走到吴大姐对面,隔着桌子,距离不远不近,既不侵犯大姐的个人空间也不显得疏远。

    “还是为碎尸的案子吧?”大姐主动说话。

    “又有什么新消息吗?”

    “听说刚才又发现一只脚。”

    “天那!”这是个意外的消息,一路上没有任何信息通知她又发现残肢。看来还真来对了。

    “你来得正是时候,赵刚刚被叫去,说是可能与宾馆的案子有联系。”

    “火凤凰宾馆的案子吗?”

    “嗯。”

    窦子萍瞪大眼睛。“不会吧,何慕不是早已经被抓了吗,不会再杀人了吧?难道是他被抓以前做的?”

    “具体情况我可不太清楚,等一下问赵刚吧,他去一会儿了。坐着等一会儿。”

    窦子萍乖乖坐在椅子上。吴大姐打量着窦子萍,一贯严肃的脸上现出一丝年长女性的慈祥。所以说再冷面的人也总有妩媚的时候,不知道这位姐姐妩媚起来能是个什么样子。

    “小窦,你今年二十几了?”

    窦子萍正捉摸着案子的事,没想到吴大姐主动和她唠家常了。

    “二十五,刚过生日没多久。”

    “真好,多好的年龄啊!”

    “其实自己也没觉得有多好,整天忙忙叨叨,过得稀里糊涂。”窦子萍知道在年长女人面前卖弄年轻准会死的很惨。

    “有男朋友没?”

    “没有。”姐姐,你也太直接了吧?

    “也谈过吧?”

    “谈是谈过,不过,不是说初恋时不懂爱情吗?”窦子萍担心姐姐继续问敏感问题,好在刑警姐姐也会控制尺度。

    “二十五岁,可是该谈了。现在好男人不多,得趁着年轻赶紧抓一个,再过几年,好的都被别人占了,弄不好还成第三者了,你看现在这种事多多。”

    “是,我也想找个人嫁出去,不过都说缘分天注定吗,我也不知道我的那个缘分在哪儿躲着呢。”说到这儿窦子萍脑子里一下子跳出自己被薛仲乾紧紧拥抱的画面,还有那个让人喘不过气来的长吻,她瞬间觉得脸蛋发热,但愿大姐没看出什么来。

    “什么天注定,还是得你自己拿主意。有多少人都后悔错过了自己最喜欢的人。年轻时候总觉得有很多机会,转眼间机会就没了,后悔也没用。”

    “也是。”窦子萍附和着,继续担心自己鬼鬼祟祟的样子被大姐看出问题。

    吴大姐正在找机会把话题切到赵刚身上,没想到小群和赵刚就在这时候回来了,吴大姐一脸的无奈,想做好事也不容易呀。

    一眼看到窦子萍,赵刚笑了。“你真神那,这么快就知道案子转给我了?”

    “我有第六感。”窦子萍给梯子就上。

    赵刚抓起大茶杯去接水,半路想起窦子萍,“你喝水不?”

    “好吧,喝点。”

    赵刚放下自己的杯子,拿出纸杯,先给窦子萍接了一杯水。

    “什么情况?”吴大姐问。

    “并案了。”

    “那老七的案子呢?”

    “转给张博他们了。”

    “哦。”大姐不再说话,埋头于工作。

    “为什么会并案呢?”窦子萍看看赵刚又看看小群。

    小群多聪明啊,赶紧指着赵刚说:“你问他。”

    赵刚正要开口,手机响了,他看着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喂——”

    电话是赵刚前妻打来的,说女儿明明病了,从昨天就一直发高烧,她和父母带孩子在医院住院,可是现在母亲也发烧了,父亲得回去照顾母亲,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实在弄不了,问赵刚能不能过去医院看看孩子。

    听说是孩子有病,办公室里的所有人一致发声,让赵刚赶紧去医院。窦子萍也自告奋勇:“走吧,我送你去医院。”

    赵刚还在犹豫,被大家一阵连哄带劝,才和窦子萍匆匆离开刑警队。

    “咱做得对不对呀,让小窦和他一起去,没事吧?”赵刚和窦子萍离开后小群发现问题了。

    “没事,孩子的事早晚都得面对。小窦要是能接受孩子,他们俩就有戏,要是不行,我看赵刚对孩子那劲儿,怕是仙女也成不了。”吴大姐很权威地发言。

    “最近赵哥对孩子比以前更惦记了,这是咋回事呢?”

    “衡量男人是不是好,对孩子的态度很重要。赵刚要是不惦记孩子,那这男人还能要吗?就看小窦有没有眼力了。”

    办公室里的人都点头赞同大姐的意见。

    其实明明看病那家医院距离刑警队并不远,要不是塞车,没几分钟的路。看到赵刚的心思都在惦记着女儿,窦子萍也没再问并案的原因。

    把车停好以后,窦子萍很肯定地说:“我跟你上去吧。”

    “不用。”

    “万一需要人手呢,我也能帮一把。”

    “那怎么行呢?”

    “怎么不行呢?我上午也没什么事。”

    赵刚这才发现,其实自己是担心带着一个姑娘一起来,前妻会吃醋。他老婆过去是很爱吃醋的,一旦看到他和女同志在一起保证会找茬儿跟他吵一架。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啊,可是现在还怕什么?他们已经离婚了,就算他带着女朋友来又有什么关系?

    就这样,窦子萍跟着赵刚来到儿科,远远就看到赵刚的前妻搂着生病的女儿明明,娘俩一副相依为命的情景,让窦子萍看得心疼。

    “爸——”女儿明明远远看到爸爸,气息弱弱的叫了一声。

    “你可来了,明明一直找你——”赵刚前妻一看到赵刚眼圈就红了。

    “怎么弄的?”赵刚粗声大气地冲到病床前,大手放到女儿头上。“还烧不?”

    赵刚前妻一边擦眼泪一边说:“刚下来点。”

    “什么毛病啊?”

    “说是病毒性感染。”

    赵刚摸着女儿的小脸儿。窦子萍只能看到他的后背,可是她能够想象这个整天忙着破杀人案子的刑警现在内心一定很柔软。多好的一家三口,为什么要分开呢?!

    赵刚突然想起窦子萍,赶忙转过身给前妻介绍。“这位是报社记者,正好去队里采访,顺便把我送过来。”

    听他这番解释吧,一定是很怕媳妇想多了,窦子萍马上帮他进一步解围:“你好嫂子!平时总麻烦赵大哥,希望能有机会帮他点忙,还个人情。正好碰上了。”窦子萍大大方方地说。

    “谢谢你啊。”她嫂子也表现得很友好。毕竟是离了婚,也不会过分多想。

    “嫂子,你们娘俩早饭吃了吗?”窦子萍问赵刚媳妇。

    “吃了——”回答很犹豫,一定是不好意思。

    “你可别客气,孩子不吃东西不行,你也不能饿坏了,你要是再病倒,谁管宝宝呀?我现在去给你们买点吃的,想吃什么?”

    赵刚媳妇看着赵刚。赵刚站起身:“我去买吧,你不知道他们爱吃啥。”

    “赵哥,你要这样我生气了!”窦子萍很严肃。

    “爸爸——”女儿轻轻地叫他。

    “爸在这儿呢。”赵刚又俯下身,握着女儿的手。“那就麻烦你了。”他对窦子萍说。

    那天上午窦子萍一直在医院呆到必须回报社才离开。因为赵刚的女儿明明和果果一边大,窦子萍还算有点哄孩子的经验,算是现学现卖,和明明处得不错。在赵刚和妻子去找医生看化验报告的时候,窦子萍独自陪伴着明明。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她又想到果果——妈妈的另一个女儿,果果一定要在爸爸妈妈身边好好长大,不能再像她自己和明明这样只有爸爸或者只有妈妈。

    这一个上午虽然关于案子的事一句也没聊,可是能帮上赵刚和他的女儿也让窦子萍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