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7、找了她那么久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0本章字数:2969字

    回到报社,走进办公平台,远远看到薛仲乾的脑袋,窦子萍心里的那点小高兴又不见了。如果就这么从他身边走过去,打开电脑再说去刑警队得知碎尸案和火凤凰宾馆案并案侦查的事,是不是也太别扭了?反正这两个案子马上就要一起破了,过不了多久她和薛仲乾有可能就不再是上下级关系,况且离婚的夫妻都可以好离好散,同事间就算闹了点小风流也不用搞得乌眼鸡一样吧?

    “我一定能把握好分寸。”窦子萍很自信地告诉自己,然后把心一横,大义凛然地走向薛仲乾。

    转头看到是窦子萍站在自己身边,薛仲乾反倒有点意外和不安。

    “刚从刑警队回来,有个新情况。”窦子萍一副报告首长的姿态。

    薛仲乾看着窦子萍,似乎还没缓过神来。

    不管你想什么,我把自己要说得赶紧说了吧:“碎尸案与火凤凰宾馆凶杀案有联系,现在已经转给赵刚他们并案侦查了。”

    “哦。”薛仲乾很沉得住气,与以往听到有意思的消息时表现大不相同。难道他的医生女朋友顺便把他的新闻敏感也给剔除了?

    “看来是个大案子。”窦子萍不管薛仲乾还有没有新闻敏感,继续说。

    “是啊。”

    “我们怎么报呢?”窦子萍看上去是在谦虚地等待领导指示。

    薛仲乾又过了几秒钟才恢复正常状态,好像此前一直在梦游。难道刚刚在电脑上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

    “这两个案子有什么关联?”领导正常发问了。

    “具体的还不知道。赵刚一下子忙起来,没时间详细说。关键是他被我给搞怕了,不敢告诉我太多,怕我回来一通写,回头他们领导又要批评他。”

    “按照碎尸案的惯性,并按以后也还是要继续报的吧?”

    “嗯,据说今天又发现一只脚。估计到下午会有发布会吧。凶手真是残忍,把同类肢解需要多变态的勇气呀。”

    薛仲乾沉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你真不怕吗?”

    怎么,又要提换线儿事吗?窦子萍用力勒着自己,尽量不让小脾气跑出来。“不怕。”

    “我是出于好心,你可别当成恶意。”

    “好心就更好办了。至少等我把这个案子跟完,半途而废不是我的风格。”

    薛仲乾用沉默表示自己的坚持,可是窦子萍却装作完全不明白领导的意思。

    “我可以不出现场,不看那些可怕的东西,只是老老实实采访,写报道,不让领导操心,好不好?”眼下也只好用这招装疯卖傻来抵挡了。

    窦子萍的话刚好被经过的同事听到,同事大声说:“豆子,你的声音好好听哦!可别让我们领导误认为是美人计啊,他会将计就计的!”

    哈哈,世界原来没有那么凶险,有大家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窦子萍看了一眼薛仲乾,他一脸的无可奈何,到也没再说什么。窦子萍趁机溜回自己工位干活去了。

    下午记者们接到发布会通知,在发布会上原来负责碎尸案的警察公布了死者身份。她是生活在营口市的一位做药品生意的女士,名字叫黄小娟,出于对案情侦破的考虑,警察希望记者们暂时不要公布被害者的真实姓名,等到凶手归案以后再做详细报道。

    接下来,警察还给记者们介绍了一下找到被害人的经过:由于黄小娟一连几天与家人失去联系,她丈夫在营口那边报了案。失踪人员情报汇集到沈阳后,由于黄小娟的年龄在碎尸案的协查范围内,沈阳警方要求营口警方配合做DNA鉴定。很快黄小娟的DNA样本送到沈阳,鉴定结果出来以后,确定她就是碎尸案的被害人。当然这些情况也不希望媒体公布。

    发布会的内容就是这样,没有提到并案侦查,更没有提到火凤凰宾馆案的任何内容。由于其他媒体没有报道过火凤凰宾馆的案子,其他记者也不知道并案这件事,大家关心的就是“残肢的主人是谁”这个问题,当公安部门告诉大家被害者身份以后,他们也就满意而去,只等待最后破案的消息了。

    赵刚知道窦子萍不会这么轻易被打发掉,她对于火凤凰宾馆案件和碎尸案都非常关注,如今这两个案子又并案侦查,她怎么会不继续追问下去呢?在开发布会之前,赵刚特意与领导沟通过,因此发布会结束后他把窦子萍留下,准备告诉她黄小娟与火凤凰宾馆案子的关系。

    “想知道为什么并案吧?”坐下之后赵刚先开口。

    “为什么发布会上没提并案的事?”

    “碎尸案的情况不得不说,其他的还是少说为好。因为你不一样,所以我要单独和你谈。”赵刚停了一下。“知道这个黄小娟是谁吗?”

    看着赵刚的眼睛,窦子萍似乎有点预感,可是不敢确定。

    “就是那个到报社找你的人。”

    “啊?”

    “我们找了她那么久,几乎把沈阳该翻的地方都翻遍了,没想到她不是溜掉了,而是被害了。如果被我们逮着,至少现在她还好好活着——”

    “怎么确定是她呢?不是只有残肢吗?”

    “太简单了,DNA鉴定确认是黄小娟之后,营口警方把她的照片发过来。前一段我们这儿的人都在找她,一看到照片,大家都知道她是谁。”

    “天那!”

    “所以你不用再去找那个人了。”

    “是谁害的她呢?肯定不是何幕干的,她出现的时候,何幕早就被抓了。”

    “没错。”

    “她到底是何幕的同谋,还是和吴娇丽一样,都是何幕想要害死的人呢?”

    “现在还不知道。”

    “如果她是何幕的同谋,也许是吴娇丽的家人或者朋友为吴娇丽报仇杀了她。可是吴娇丽的男朋友和同事中不像有这么仗义的人啊!”

    赵刚面露慈祥地看着福尔摩斯附体的窦子萍。

    “如果她和吴娇丽是一伙的,那就说明何慕有同谋。她去找我,是不是担心何幕的同谋会害她,所以才想打听打听消息。结果我没有留住她,害她出来就被抓走了——”

    看到窦子萍又开始着急上火,赵刚不得不打住她的话头。“这个就是我们的活儿了,我们会尽快弄清楚到底是谁害的黄小娟。还是和上次一样,你不要担心自己做错了什么,不管黄小娟为什么去找你,你上次那么处理都是最正确的。是她自己做了错误的选择,如果她相信你,相信我们,一定不会是今天这样。”

    窦子萍乖乖地点头。

    “告诉你这些其实已经越线了,不过领导也知道你为这个案子做的贡献,所以同意我把一些不能对外讲的情况告诉你。”

    “但是——”窦子萍先说了但是。

    “但是,你可别急着写报道。我们要做的事还很多,就像你说的,看来真有个杀人狂存在,而且还在逍遥法外,不抓到他说不定还会有人被害,所以不能给他透露任何风声,我们是一伙儿的,对吗?”

    “当然。”

    “咱们谈的这些事情,首先不能报道,其次不能告诉任何人。”

    “我懂。”

    “而且,这一段时间自己也要注意安全,不管发生什么事,不管是几点钟,如果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就给我打电话,千万不要怕打扰我,我是24小时备战的,不怕打扰。其实我不愿意告诉你案子的情况,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不想让你搅到这里边来,你又不是警察,不会保护自己,我很为你担心。”

    上次赵刚说类似这些话的时候,窦子萍就很感动,如果她知道在全城搜寻黄小娟的时候,赵刚还特意派人保护过她,不知道会感动成什么样子。现在赵刚又在担心她,嘱咐她,窦子萍很有冲动,想把手机短信的事告诉赵刚,她此刻觉得,与爸爸和薛仲乾比起来,真正能保护她的人应该是赵刚才对。

    窦子萍的沉默让赵刚更加担心。他也很矛盾,一方面觉得应该提醒窦子萍注意安全,一方面又怕他这么说了窦子萍会紧张。既然黄小娟能想到窦子萍,找到窦子萍,赵刚担心其他人也会这么做,就算那些人只是想打听情况,不会伤害窦子萍,那也很危险,歹徒和常人的不同就在于不按常理出牌。

    “别害怕,我们会抓紧把案子破了。不会有事的。”

    “谢谢你,我会小心,而且不会乱说。”

    窦子萍到底没有说出短信的事,她知道赵刚面对的都是什么样的危险,与此相比那些短信根本不算什么,况且有可能就是王怡涵搞的鬼,而且已经两次放了空炮,到目前为止还在窦子萍自己可以控制的范围内。她不能像那个喊“狼来了”的孩子一样什么事都麻烦赵刚,窦子萍相信在她需要的时候这个威武的“守护神”一定会飞到她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