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8、应该是个机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3424字

    走出刑警队,窦子萍心里一大堆问号。她明白不可能与赵刚讨论案情的详细进展,而且在进行了刚才那种推心置腹的谈话以后,她也不可能继续发扬狗仔精神,抓赵刚他们的漏洞获取消息,从现在起只有赵刚主动告诉她的,没有她耍诡计圈拢赵刚的。人家都已经那么信任她,而且那么关心她的安全,又怎么可以背信弃义去挖消息呢?

    但是窦子萍真的很想知道黄小娟为什么要去报社找自己?火凤凰宾馆案发的时候她在哪里?黄小娟到底是何幕的同伙还是吴娇丽的朋友?现在黄小娟肯定是已经不在了,就算赵刚他们破了案子,也只是抓到凶手,凶手应该能坦白他是怎么伤害黄小娟的,可是未必知道黄小娟之前做过的事,更不知道她做那些事的理由。

    窦子萍认为跑公检法这条线儿这么久都没写出惊世之作的主要原因就是不掌握细节,每次采访都是由警察叔叔三言两语把一个案子讲解完毕,他们回来也就敲上几百个字完成任务。没有生动的细节就没有震撼人心的力量,如果真想写出一个好东西必须有一手的,鲜活的事实做基础。

    “这次应该是个机会,火凤凰宾馆案子的现场我去了,尽管没有进到案发房间,基本上已经很接近,而且被害人就是从我身边抬出去的,虽然已经盖上了,没看见什么。接下来见到了嫌疑人的妻子,最重要的是竟然与碎尸案的被害人面对面谈过话!”窦子萍用右手的拳头使劲砸了一下左手掌心,她后悔死了!“那天怎么就不能多和黄小娟聊聊,把时间抻得长一点,再找机会给赵刚发个短信,如果可以拖到赵刚他们来,一切就都不一样了。”窦子萍还想再砸一次手掌,可是确实有点疼,她放弃了。事情已经进展到现在,比刚开始复杂曲折了许多,难道真的要把它放在一边,等到破案以后坐在赵刚对面,听他用那没有任何文学色彩的语言把事情说清楚,然后写一篇几百字的小稿子了事吗?

    窦子萍不怎么甘心。

    要不去一趟营口呢?她想起有个中学同学,大学毕业后随男朋友嫁到营口去了,她现在的丈夫是一个区法院副院长,让他帮忙应该可以找到黄小娟的家人。对呀,先找她的家人多了解些黄小娟的情况,不管她之前做过什么,现在是被害人,采访被害人家属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况且现在采了也不会写,只是积累素材而已,既不会影响赵刚他们办案,也不会因为报道给赵刚带来麻烦。

    就这么定了。

    窦子萍赶紧回报社写发布会的稿子,其实也不用怎么写了,因为怕记者们乱写,警察叔叔给大家发了通稿,只要在通稿的基础上改改就是。

    停好车。走进大厦,正要奔电梯去,忽然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窦子萍四下里一望,竟然看到何幕的妻子正站在水吧边上看着她。虽然只见过一面,窦子萍还是记住了她的样子。自从上次这位夫人爽约之后,发生了很多事,主要是薛仲乾这个联系采访的中间人出了问题,因此窦子萍也没机会再去采访熟悉何幕的人。没想到这位何夫人会突然出现,而且直接在大堂里等着自己。

    窦子萍走进水吧,与王丽对面坐下。

    “听说腰受伤了,好了吗?”

    “好些了。”

    “我们领导知道你过来吗?”窦子萍还是想到了中间人。

    “不知道。我就是想见见你。”

    “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万一碰不到我,不是白来了?”

    “你们不是要打卡吗?”

    看来她还挺了解报社情况。“哦,找我还是想了解案子的情况吧?”窦子萍嘴上这么问着,脑子里一顿猛转,判断什么能对她说,什么不能说,最后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的好。

    “都这么长时间了,也没个消息。能不着急吗?”

    “这种事搁在谁身上都会着急,不过案子确实没那么快就能结。我也跑了一段司法,基本都是这样。”

    “我看你这几天写的那个碎尸案,也够吓人的。现在晚上都不敢出门了。”

    听王丽这么说,窦子萍心里想:她当然不会知道这个被肢解的女人与她丈夫之间竟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等到她知道的时候该有多震惊啊!

    当然王丽来找她不是谈碎尸案的,她关心的还是她丈夫的事。“听律师说何幕一直不承认是他杀了那女人,他说从来没见过她,在宾馆敲诈他的是另一个人。我知道警察不会相信何幕的话,一定会调查,可是已经这么长时间了,他们怎么还没调查清楚呢?”

    上次请薛仲乾帮忙约见王丽的时候,窦子萍还一门心思想通过和王丽谈话多了解一些何幕的情况,现在事情发生了新的变化,何幕所说的那个敲诈犯被杀了,就算何幕是火凤凰宾馆案的凶手,至少还有一个杀害黄小娟的凶手没有被控制。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对何幕的妻子也不敢多说,因为不知道何幕和黄小娟到底是什么关系,万一哪句说走嘴,可就犯大错了。因此窦子萍很希望赶快结束与王丽的对话。

    “我刚从刑警队回来,这个案子确实还没结。”窦子萍只能应付着,没有谈话的热情。

    王丽已经感受到窦子萍的冷淡,她那双冷冷的眼睛一直盯着窦子萍。“我也想到了,直接来找你,你不会对我说什么的,还是得薛仲乾出面才行啊。”

    “不是那样的。”窦子萍不能接受有人把她当成势利小人。“这个和领导在不在没关系。公安一直都有规定,没破的案子不能报道,我刚刚还问过这个案子,说实话不是有意帮你问,我也想知道进展,因为写过报道,也想做接续,可是得到的回答就是还在侦破中。”

    “那你自己没采访到什么吗?”

    王丽那种居高临下的态度让人很不舒服,就算采访到什么,有必要向她汇报吗?窦子萍心头涌起一股小反感。

    “现在案子很多,我们也是有报道任务的,所以每天要去采访不同的内容,对于没有进展的案子不会一直盯着。”

    “唉——”王丽叹了口气。“没关系,我想到了。本来以为咱们都见过面了,你应该不会对我打官腔,现在看来我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

    “如果你认为这是打官腔我也没办法,不过我说的确实都是实话。”窦子萍越来越想马上离开。

    “你上次要求见我,想问我什么?”

    窦子萍不想再谈下去了。“没有什么,只是想随便聊聊。可惜你身体不好。这样吧,下次再去刑警队的时候我再打听下这个案子,如果有新消息会请薛主任转告你。对不起,我还得赶紧上楼写稿子,不能多陪你聊了。”窦子萍决定马上撤退。

    “你可真够忙的。”王丽显然是不高兴了。

    管不了那么多,反正也不想从她那了解何幕的情况了。第一次见面,加上第二次爽约,再加上这次不期而遇,王丽留给窦子萍的印象确实不怎么样。你不高兴就不高兴吧,我没有义务哄着你。

    窦子萍站起身。“那我上楼了,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王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再见。”窦子萍等了几秒钟,王丽没有任何反应,她只好讪讪地离开。王丽连屁股都没欠一下。

    没有告别,也不起身,以此表示抗议和不满吗?窦子萍一边走一边想:这是个有公主病的女人呀!怎么,就因为我领导发了话,我就得向对待领导一样满足你的愿望,听从你的指挥,也不管你的愿望是不是合理合法合常规,况且连我领导也从来没有这样要求过我,即使是在这样别扭的情况下他都没有这样对待我!

    窦子萍撅着嘴踏上电梯。要是在过去,她上楼就会直接告诉薛仲乾王丽来了,而且是多么的傲慢,怎么都得抒发一下内心的郁闷,把心里这团垃圾倒出去,可是现在就不好这么做了。

    窦子萍瞄了一眼薛仲乾,领导正忙着。关于稿子的事上午已经沟通过,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写就是了。窦子萍只好带着那团垃圾回到自己工位。

    稿子写好以后网上发给薛仲乾,这种稿子薛仲乾也不会怎么动,很快就签发了。

    在这个过程中窦子萍注意到薛仲乾一直没有离开过工位,说明他真不知道王丽来了,王丽也没找他,大概是喝完饮料自己走了吧。不像不进一家门,王丽是这样性格,何幕也应该差不多。这两口子的事就先放放吧,还是先去营口,找黄小娟的家人,但愿他们不会这么难搞定。

    可是去营口的事要不要对薛仲乾说呢?两个案子并案侦查的事已经告诉薛仲乾了,这个不算泄密吧?不能说,不能说,从现在开始有关这个案子的事对薛仲乾也不能什么都说,一定要严格保守秘密。窦子萍觉得自己的保密能力应该够可以,上次黄小娟来报社的事,到现在薛领导也不知道呢。

    好吧,如果不说的话,就不可能在上班时间去营口,也不能报销差旅费,完全是自费采访,有点亏哈?不过素材很重要啊!窦子萍想起一个在著名杂志社当编辑的朋友说过:好故事可以拿到好价钱。按照那个朋友的说法,杂志社这点稿费不算什么,故事好的话马上就可以写成小说,上网连载,点击率一高不仅网站会签约付你稿酬,也可能有出版公司找上门要求出版,稿费和版税仍然不算什么,小说火了就会有影视公司来谈影视版权,那个也不是最赚钱的,如果你有本事自己改编成电视剧本,一大笔钱就可以进账了。

    现在正是机会,放手干一场吧!窦子萍拿起手机跑到没人的地方给营口同学打电话,把大概情况说了一下,让同学的丈夫帮忙找到黄小娟丈夫,因为是周末过去,最好能弄到黄小娟丈夫的手机号或者家庭住址。窦子萍准备直接去找他,请他吃饭,就算这次得自己掏腰包也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