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9、看一眼后悔一百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3336字

    联系好去营口采访,窦子萍的心头阴霾算是扫清了,她兴高采烈地下楼,经过水吧的时候还向里边看了一眼,王丽当然已经走了。对于窦子萍来说,这种小插曲不会影响她多长时间,这就是鱼的特长,记忆时间非常短,当然窦子萍是选择性遗忘,有些事她是无论如何也忘不掉的。

    天完全黑下来。窦子萍脚步轻快地走向自己停车的方向。报社所在的大厦有三层地下停车场,除了领导有固定车位外,普通员工本着先到先停的原则,地下停满以后,地上还有一些车位,就是在院子里靠边、找空划的,不像专门停车场那么规范,也没有专职人员看护。窦子萍白天总是出去跑,地下车位几乎占不上,所以她的车基本都停在地上。

    窦子萍走近自己的车,用遥控器打开车锁。这一段已经养成习惯,再加上赵刚的嘱咐,她把警备级别又提高了一点,拉开车门之前环视四周。

    一切都很正常,远处、近处都没有可疑人员。窦子萍开车门,上车,坐定以后车门上锁。因为外面已经黑了,车内外光差很大,窦子萍把包扔在副驾驶座位上,然后抬头从车的前窗向外看去,准备打火启车。就这一眼,简直要后悔一百年!

    在车前窗外面,紧贴车窗底部,有一只死老鼠趴在那里,充满死亡气息的眼睛好像正在瞪着窦子萍——

    根本不记得自己是不是大叫了,也不知道是怎么从车里爬出来的,窦子萍一路狂奔冲回大堂,一把拽住保安的胳膊,手在抖,嘴也在抖,抖了好半天才说明白她车外面发生的状况。

    好几个保安一起冲出去。窦子萍在大堂管理人员的安慰下坐进水吧,她的两只手握在一起,还是有点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保安回来,把她的包和车钥匙递给窦子萍。

    “谢谢,麻烦你们了——”窦子萍还没定下神来,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她应该没有勇气再去开那辆车了。

    要不然上楼去待一会儿吧,薛仲乾应该还在。不行,不能再依赖他,不能上楼。真是奇怪,在大堂呆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就没有一个报社同事下来,出出进进都是其他公司的人!如果被报社同事看到,他们应该会通知薛仲乾的,那样的话薛仲乾应该会下来,至少他还是她的领导呀——

    就在窦子萍不知进退的时候,手机响了。她慌忙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爸爸的名字,窦子萍赶紧把手机贴在脸上。

    “闺女,爸回来!”

    听到爸爸温暖的声音,窦子萍瞬间崩溃,眼泪决堤而出,汹涌到把七窍全都堵住了,喘不上气,也说不出话。

    爸爸的声音还在耳边响着:“下班没,和爸一起回家啊?喂——”

    爸爸一定以为信号不好,“喂”了好几声。

    “爸——”

    这一声“爸”叫出来以后窦子萍自己都吓了一跳,世间会有这么惨的声音吗?可想而知,电话那边的窦志坚听到以后会被惊成什么样子。

    “出什么事了?”

    “我车上被人放了一只死老鼠——”一提这事窦子萍觉得自己又在抖了,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恶心。

    “啊?!”

    窦志坚岂能容许这等事情发生在自己女儿身上,20多分钟以后,他带着两台车,一哨人马来到报社大厦门前。如果不是窦子萍告诉保安是她爸爸来了,保安准以为是黑社会来这里寻仇呢。

    在等爸爸这段时间里,窦子萍让自己冷静下来。既然这样惊动了爸爸,她就必须把相关情况对爸爸说明,也不知道爸爸这趟深圳去的结果如何,万一那笔生意又是不顺,自己岂不是在给爸爸火上浇油?假如爸爸也想不开,把一切都怪在王怡涵身上,弄出什么不该发生的事来可就糟了。窦子萍责怪了自己半秒钟,然后警告自己,等一下见到爸爸一定要好好处理这些事。

    下车之后,只有爸爸一个人走向窦子萍,其他人在原地等着。

    “怎么来这么多人啊?”窦子萍已经擦干眼泪,尽量表现出轻松。

    “正好我们都在一起。车在哪,让他们过去看看。”

    窦子萍指着放车的方向。窦志坚摆了下头,那些人就朝车子走过去。

    “这里交给他们处理,爸带你去吃点饭,没吃饭呢吧?”

    “嗯。”

    窦子萍也不知道爸爸带来的人要怎么处理,不过能尽快离开也是她希望的,所以把车钥匙交给他们,很快上了爸爸的车。这次是司机开车,爸爸陪窦子萍坐在后面。

    车子开动以后,窦志坚把手放在窦子萍的头上,轻轻摸了两下。“没事,不怕。”

    到底是爸爸,爸爸就是这么可以依靠,不管发生了什么,找爸爸就对了。

    窦志坚带女儿来到一个金碧辉煌的酒店,走进一个金碧辉煌的包间,菜也是爸爸点的。总之和爸爸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想,他全都会安排好。

    “先喝汤,暖暖胃。”

    窦子萍一边喝汤一边问爸爸:“事儿办得顺利吗?”

    “还行。就是耽搁时间有点长了。”

    到现在窦子萍也不知道爸爸是不是已经在那个项目里投了100万。还是不知道的好,反正她现在也弄不到100万帮爸爸的忙。

    因为他们在吃饭,爸爸也不方便直接问死老鼠的事,吃了几口以后,窦志坚想起出发那天女儿给他打的电话。“我走那天你不是有事要说吗?”

    “哦。”

    看到窦子萍有点犹豫的样子,爸爸又改口了。“先吃吧,吃完了再说。”

    他们低头吃了一会儿,还是爸爸先抬起头,这次换了个话题。“你那个领导病好了吗?”

    “好了。”

    窦志坚看着女儿的眼睛。“看来你已经不喜欢他了。”

    “你怎么知道?”

    “如果你喜欢他,今天出了这种事,他应该在你身边才对呀。”

    窦子萍点着头。“对。他还在楼上办公室呢,一直都在。”

    “不喜欢就算了,说实话,我也不怎么喜欢他。”

    “你上次怎么不说?”

    “我得给自己留余地呀,万一我女儿真喜欢他,我不喜欢也得喜欢,所以不能先表态,到时候再改的话,你该记我仇了。”

    看来爸爸也很幽默呢。窦子萍笑了,这是被惊吓之后第一次笑。“你这不是说假话吗?万一我真喜欢他,你不难受吗?”

    “不管我开始喜不喜欢,只要那个人对你好,我就会喜欢他,保证能做到。”

    反正现在说这个也没用了。“我决定还是和领导保持战斗友谊。“窦子萍顿了一下,因为这句话说出之后,她感到心有点难受,缓了一口气才继续说。“我想对你说的事此前也和领导讨论过一点,后来就没再跟他说了。”窦子萍放下筷子,拿出手机,把那个短信找出来,递给窦志坚。

    窦志坚接过手机,看了那几条短信之后抬起头。“谁发的?”

    “不知道。”

    窦志坚又看了一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其实最前面还有一条,以为是垃圾短信,被我删了。刚开始我真是没在意。可是在收到第二条短信以后,我单位的柜子里出现了一个恐怖娃娃,就像恐怖电影里那种,脸上没有五官,有两道血印,挺吓人的。我们跟大厦保安说了,还去监控室看了走廊的监控录像,没发现有什么特别的人进我们办公室。第三条短信发了以后没什么事。第四条是在你去深圳那天发的,然后今天出了这事儿——”

    窦志坚再次把那几条短信仔细看了一遍。

    “恐怖娃娃那事之后,和我们领导探讨过,我自己这边可能也会得罪人,可是按照领导的说法,如果我没抢别人男朋友的话,应该不会有人做这种事吓唬我。他的意见是会不会家里有什么仇人?妈妈那边不用问,我都这么长时间不与她联系了,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找到我头上。剩下就是你这边了。”窦子萍决定还是不提王怡涵,给爸爸一个大的范围,这样既不会冤枉王怡涵,也不会漏掉其他线索。

    “怎么不早告诉我?”

    “没以为有多大事儿。我都是大人了,哪能什么事都找爸爸。”

    “这种事就是应该告诉我。”爸爸把服务员叫进来,要了纸和笔,把发短信的手机号记下来。“以后他要敢再给你发,马上告诉我。”

    “嗯。”

    爸爸把手机还给窦子萍,没有马上就对谁发作的迹象。看来窦子萍对爸爸的预估不大准确,这几次和他说事,他都很淡定的,并不是点火就着的二愣子。要知道爸爸的反应是这样不如早告诉爸爸好了!窦子萍又开始后悔,并且承认她确实不了解爸爸。

    “那台车别开了,明天给你换一台。”爸爸很随意地说。

    “不用,擦一下就行了,不至于换车的!”窦子萍心想您就别再扮演大款了。

    “没关系,反正那些车都是抵账来的,也不是花钱买新车,让他们给你换一台就完了。”

    “那好吧。”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爸爸三天两头换车,敢情不是买的。

    “以后我要不在家就让你姑过来陪你,反正她也没事。”

    “那到不用,我还能自理。”

    “不行,在你出嫁之前,爸爸得好好照顾你,不能让你再被吓着。”

    窦子萍忽然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爸爸、妈妈对自己的爱都是加倍的,虽然没有给她一个完整的家,却尽了离异父母的最大努力,也没有什么可抱怨的。

    还有赵刚,他只是个普通朋友,也真心为她的安危担忧。

    还有那个人,回想起这一段发生的事情,到目前为止窦子萍仍然觉得薛仲乾是关心她,在乎她的。

    人不能太贪心,不能想要什么就要什么,没有完整的家怎样?喜欢的人不能在一起又怎样?只要有人真心在乎你,你就是幸福的。窦子萍,感谢上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