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2、威胁也是好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476字

    窦子萍完全不知道爸爸的手下又在报社折腾大半天。地下车位的事完全搞定,可以保证以后不会有人再对窦子萍的车下手,可是放老鼠的人却一点线索都没有。

    窦志坚皱着眉头听完汇报,把昨天抄的手机号码推给他们。“去查查这个手机号,找到机主。”

    “那报社那边——”

    “那边不是找不到人吗?”

    “是不好找——”

    “把这机主找到。”

    “好,明白。”

    窦志坚的手下赶紧想办法去托人,人家告诉他们如果是实名办的卡,找到机主不难,但结果不出所料,不是实名办的,又调了一下通话记录,竟然是空白。

    面对这样的结果,窦志坚当然不满意。他什么都没说,当着手下的面用自己手机拨叫那个号码,结果对方已关机。

    “就没有办法能找到这个人吗?”

    “他要是一直关机的话,很难。”

    “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们再想想办法。”窦志坚手下的人都知道,在老大面前一定不能说不行,就算想破脑袋也要想出一些办法来,当老大认为他们已经尽力之后,不用他们说,老大自己就会放弃。

    尽管窦子萍在说到短信的时候没有提任何人,窦志坚心里的一号嫌疑人仍然是王怡涵。理由是窦子萍收到第一次短信当天晚上就在家里摔了一跤,手被榴莲壳划伤,这件事王子已经承认是他干的。就算榴莲壳是王子放的,幕后指使人也是王怡涵。那些短信不会是王子发的,他个小屁孩儿发不出那种短信来。在豆子的柜子里放恐怖娃娃,车上放死老鼠,王怡涵应该干得出这种事。胆子还真不小啊!

    窦志坚拿起手机,拨了王怡涵的号码,一段软绵绵的歌声之后传来王怡涵的声音。“喂——”

    曾几何时这个声音对窦志坚是勾魂摄魄的,可现在听来却有点腻腻歪歪、装腔作势。

    “我们得谈一谈,你选个地方吧。”窦志坚说。

    “谈什么,我还没考虑好。”

    “还要考虑多长时间?”

    “你如果坚持那些条件,咱俩永远都没法谈。”

    “不谈也行,不离都行,我无所谓。”窦志坚把手机拿开,远远听到王怡涵的声音:“你什么意思?”窦志坚没有回答,直接把电话撂了。

    结果在下午3点多钟,这个公司还没下岗的老板娘露面了。公司员工都知道老板正和老板娘闹离婚,因此看到王怡涵时表情都是怪怪的。王怡涵自己也觉着很别扭,硬撑着推开窦志坚办公室的门。

    “来了。”窦志坚神情自若。

    “人家还没说完话你就撂电话,这毛病能不能改一改?”王怡涵就像一只充满气的气球。

    “这些年你要求我改的东西太多了,我实在改不了,只能让你失望。”

    “你电话里说不离也行是什么意思?你变卦了?不同意离婚了?”

    “是你不和我谈的。不谈怎么离婚?就算上法院也得调解,咱俩不达成共识没法离呀。”

    “我的要求律师不是都转给你了吗?你想一点都不让步,可能吗?”

    “不是让步不让步的事,我昨天刚从深圳回来,你最担心的深圳项目已经启动了,现在咱们还是夫妻,财产和债务共同分担,万一这个项目真像你预料的那样赔了,以你这么聪明的脑子想一想,我就算再退几步,你能接受吗?”

    “凭什么?这个项目启动之前我已经提出和你离婚,这完全是你自己的决定,赔不赔和我有什么关系?”

    “你可以问问你的律师,现在是法制社会,咱们都按照法律来。我给你打电话完全是一片好心,提醒你一下,如果你觉得还想再考虑,你就回去考虑。”

    “你完全是在威胁我。”

    “有的时候威胁也是个好办法,可以帮你下定决心。”

    “你不觉得有点过分吗?”

    “我是有点过分,但我好在只是对你。我没有去威胁王子,因为我知道我和你的事与他无关,他只是个孩子。可是你呢,你是怎么对豆子的?我们俩的事你冲我来,怎么都行。你这边躲着不见我,那边去折腾豆子,你觉得这么做我能不在意是吗?”

    窦志坚的眼神和语气让王怡涵有点抖。她第一次去找窦子萍要钱之后紧张了好几天,如果窦子萍向她爸爸告状,窦志坚一定会为女儿出头。王怡涵设计了各种台词准备对付窦志坚。可是却平安无事。这让她的胆子大起来,所以才会在车被窦志坚开走之后,再次去报社闹腾,她的如意算盘是堤内损失堤外补,窦志坚不是死咬着难为她吗,那就从他女儿这儿搂点。让王怡涵最气不过的就是当年窦志坚和窦子萍妈妈离婚时那么大方,现在轮到她了却百般刁难。

    看来窦子萍都告诉窦志坚了,这个家伙一直没动静是在这儿等这我呢。“我只是去拿她答应给王子的。况且豆子和王子不一样,她是成年人,比我有文化,有地位,有靠山,我哪有能耐折腾她?”

    “咱们今天在这儿把话说清楚,从今以后不要再把豆子扯进来,你想怎么样我陪你,如果我再发现你打扰豆子,咱们就算彻底撕破脸了。”

    王怡涵很生气。最初她以为自己是窦志坚的最爱,后来才发现窦子萍才是,再后来她觉得自己还不如窦志坚的前妻在他心中有分量,这让她十分抓狂。“现在和撕破脸有什么区别?好歹我们也是十年的夫妻,这十年我为你付出多少你心里没数吗?没想到你就这么无情,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连个破车你也往回要,你还像是个男人吗?我心里憋屈,又不能对外人说,找你女儿诉诉苦有什么不行?用得着这么兴师问罪吗?”

    “你要是觉得心里憋屈,可以对世界上的任何人说,只是别对豆子说。况且你不是已经对很多人诉过苦了吗?”

    “我哪有?!”

    “用不用我给你数出几个来?”

    “你数!”

    “瞪着眼说瞎话你就没有一点障碍吗?我告诉你王怡涵,不管我现在有没有钱,不管我欠了多少债,只要我觉得应该给你的就会给你,不给你就是你不该得到。你找别人去说,除了败坏我,给人家送点茶余饭后的笑料,对你没一点好处。你仔细想想,你找过的那些人给你什么了?是我朋友的,马上就会告诉我,而且绝对不会帮你;不是我朋友的,只会看笑话你,笑话我,也不会帮你。你胳膊肘往外使劲做的那些事得着什么了?是见着钱了还是得着股份了,哪怕人家给你买点贵重东西也行。人家用你的钱过了河,在心里还是把你放在我老婆的位置上,根本不接受你投诚,人家对外面宣告因为我们窝里斗获得了胜利!这就是你干的事。这种事这些年你干了多少?自己慢慢合计吧。所以,离婚的事你赶紧考虑,考虑完告诉我一声。豆子绝对不要再碰,万一在大马路上遇见,你最好也绕着走开。咱们能不能好离好散全都看你了。”

    王怡涵觉得满脑子、满胸膛都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可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站在窦志坚面前,她觉得那些火快要把她的所有包装全都烧毁了。不能再耽搁,必须马上离开。

    王怡涵急转身冲出窦志坚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