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3、就说是你的司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623字

    尽管发生“投鼠事件”,也没有改变窦子萍去营口采访黄小娟亲友的计划,这完全是两条线上的事。周五下班以后窦子萍去检查了一下车,加满油,回到家已经快9点了。打开房门把她吓了一跳。爸爸坐在客厅沙发里,手里摆弄着一把枪!因为沙发正好对着房门,窦子萍看得一清二楚。

    “爸,你干嘛?”

    窦志坚手里拿着枪,朝女儿笑笑:“别怕,玩具手枪。”

    “你几岁了,还玩这个!”如果在其他时候窦子萍也许不会生气,可是在目前的种种状况下,一眼看到手枪,她脑子里反应出来的全是不好的信息。

    “朋友送我的,挺好玩,你来看看。”

    “不好玩!”

    “好玩,你看你看!”

    看着爸爸那副童真未泯的样子,窦子萍也不忍心真让他扫兴,嘴还撅着,可是气已经泄了不少,一屁股坐在爸爸身边。

    窦志坚把手枪递给窦子萍。“你小时候不是喜欢枪吗?爸给你买的那些都没有这个好。你看看,可以打游戏弹。”

    “有什么稀罕的,我在美国,真枪都打过。”

    “我忘了,可我觉得这个就不错了!”

    为了安慰爸爸,窦子萍拿过枪,拉开枪栓,里面还真有子弹。“子弹都上膛了?”

    “游戏弹。”爸爸指着对面沙发,有一个大靠垫早已经倒霉地被当成靶子,上面有几个像鲜血染过的伤口。

    “怎么还有血?”

    “你打一下。”

    窦子萍转头看了爸爸一眼。

    “没事,打一下试试。”

    窦子萍眯起一只眼,瞄准了靠垫,扣动扳机。“啪”的一声,对面的靠垫上又多了一个红色的圆圈,远看去就是一个带血的大洞。

    “子弹呢,打进去了?”

    “你过去看看。”

    窦子萍放下枪,走到对面,摸了一下靠垫,手被染红了,确实是液体,有点黏,很像血,可是靠垫上并没有洞。

    “说了是游戏弹吗。”

    “真够吓人的。如果真打到人会怎么样?”

    “会有点疼,然后就有液体流下来,被打的人会以为自己中弹了。胆小的一定会吓得尿裤子。”

    “你这么大人还玩这个。”

    “这边太背,万一有人进家里来就给他几枪,趁着懵灯再加上两棒子,够他受的了。”

    对于爸爸的担忧窦子萍也不好说什么,自从跑了公检法的线儿,每天都和案子打交道,世界真是不太平啊!再想到自己明天要去做的事,有这么一把枪也许真不错。

    “你可别拿出去,被警察发现了会误会的。这家伙这么像真的,弄不好会惹祸。”

    “我知道。”

    本来周末出去采访家人已经习以为常,可是听说窦子萍要自己开车去营口采访,窦志坚就不那么淡定了。他担心窦子萍开车跑高速不安全,如果再一个人留宿营口就更不安全。尽管他已经警告过王怡涵,可是还不能完全确定那些短信就是她发的,那些恐吓的事也是她做的,万一还有别人躲在暗处算计女儿,到时候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一定要去吗?”

    “啊。”

    “我陪你去。”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出去采访还要爸爸陪着,传出去我的一世英明就毁了。”

    “毁了就毁了吧。就这么定了,正好明天没事,闲着也是闲着,爸陪你去。”

    “爸,求你了,能不能不这样!我去采访,身边跟个家长,像话吗?”

    “你别说我是家长啊,就说是你们报社的司机。”

    “有你这样的司机吗?”

    “怎么,太帅了?”

    “哎呀,爸,感觉别这么好行不行?”

    “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会儿窦子萍有点相信王怡涵说的话,爸爸确实很霸道。不过爸爸也真是为自己好,毕竟老鼠事件刚刚过去,那个讨厌的老鼠还会时不时出现在她的意识中,让她感觉既恶心又恐怖,看来自己在薛仲乾面前确实吹牛了,真的看到老鼠,她应该会比薛仲乾先发出尖叫。自己开车去营口是在那件事之前定下的,现在看来也确实有点冒险。既然爸爸愿意当司机,那还说什么,有爸爸在身边什么都不怕,就这么将计就计吧!

    第二天,天气好得不得了,难得见到的蓝天白云啊!

    坐上爸爸的大宝马,真舒服!像这样父女两个一起远行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此刻窦子萍忽然不太在意采访结果怎么样,反而为这次旅行本身兴奋起来。

    去程非常顺利,两个小时就到了营口。窦子萍的同学和她老公等在一个酒店的大堂,窦子萍把爸爸介绍给同学两口子。话题很快转到窦子萍要找的黄小娟老公身上。来之前窦子萍并没告诉爸爸要采访什么事,爸爸也没问,现在等于是把窦志坚硬拉进来。

    据同学老公说,黄小娟的丈夫叫赵大伟,和黄小娟一样都是倒药的。这两天沈阳和营口的警方都在找他了解情况。营口这边协助调查的警察与同学老公是哥们儿,但是不方便接待窦子萍,毕竟案子没破,万一出点纰漏他们都承担不起,不过可以把大致情况告诉窦子萍。

    黄小娟大概是出事两天前去的沈阳,她丈夫说去沈阳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正常弄药做生意。他们俩一般都分开出门,因为家里有孩子,得有人在家照顾。刚开始夫妻俩每天都电话联系,突然电话断了,手机关机。赵大伟给他们认识的人打了一圈电话,都说没看见黄小娟,也没联系过,这下赵大伟有点急了,他想自己去沈阳找,可是家里又走不开,这么着又耽误了几天,感觉越来越不好,想来想去才决定去报警,结果老婆已经没了,死得还那么惨。这些天赵大伟情绪很不好,有时候跟警察也大喊大叫,大家理解他失去老婆的心情,也不跟他计较。那个警察哥们儿的意思是不建议窦子萍单独去采访赵大伟,听说窦子萍是个姑娘,警察怕赵大伟耍驴,再把记者给吓着。

    “除了她丈夫,黄小娟还有别的家人吗?比如说娘家的姐妹,好朋友什么的。”

    “有是有。不过在警察走访的时候,他们什么都说不出来,恐怕你去问也是这样。”

    看来这次采访形势有点不妙啊。“来都来了,还是想见见他们。我了解的内容和警察不同,不管他们说点什么,也许对我都有帮助。”

    “现在案子还没破,你们能报吗?”同学的老公问。

    “马上报不了。不过等案子破了就没时间再过来采访。我现在把该了解的都了解到,案子一破写就是了。”

    “豆子文笔特好,在中学的时候我们语文老师可喜欢她了,每次作文都是范文,我们学也学不来。”

    “现在完了,整天写快餐文章,别说文采了,越来越像垃圾大王。”

    本来同学要给他们爷俩带路,窦子萍考虑到同学老公的身份,不想给他们带来任何麻烦,说有导航仪,还有爸爸陪着采访已经很奢侈了。他们约好晚上共进晚餐,就此别过。

    再次上路,车里的气氛忽然变得凝重起来。窦子萍在考虑怎么对付黄小娟的丈夫,没在意爸爸的脸色已经沉下来。

    窦志坚默默开了一会儿车之后说话了:“你们领导怎么能派你采访这种东西?怎么能让一个小姑娘自己出来采访杀人碎尸案?太不像话了!”爸爸真的很不高兴。

    “没事啊,我就是跑这条线儿的。”窦子萍赶紧从思绪中跳出来安抚爸爸。

    “是不是那个小子派你来的?他安的什么心?”爸爸不在窦子萍的频道上。

    “这次还真不是他派的,是我自己想来——”

    “真不是他派的?”窦志坚打断了窦子萍的话。

    “哦,不是。”

    “那我们回去。”

    爸爸的决定很出乎窦子萍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