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4、果然车子调头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3294字

    窦志坚把车靠边停下。“你告诉爸爸,是不是每天出去采访全都是这样的事?”

    “我就是跑公检法这条线儿吗,当然要采访案子了。不过大部分时间是采访公安干警,像这样直接采访被害人家属的时候不多。”窦子萍赶紧解释。

    “这哪是采访啊,简直就是玩命。他老婆被碎尸了,你采访他丈夫,能有好吗?骂骂咧咧那是轻的,你一个女孩子,犯得上为了工作让一个不认识的大老爷们儿骂一顿吗?”

    “爸,不会像你想的那样——”

    “怎么不会?记者采访的时候被打、被扣不是太多了吗?”

    “这次应该不会。我又不是曝光什么。他妻子已经被害了,我只是去了解与她妻子相关的情况,是善意的,最坏的情况就是他不想说,不接受采访。咱们大老远来的,怎么也要亲口听他说不接受采访再回去呀。”

    “他老婆已经被杀了。你又不破案子,还了解什么?”

    看来得对爸爸从头说起了,请个司机也够麻烦的。“他妻子被杀这个案子和我之前报道的另一个案子有关系,这个被杀的黄小娟在那个案子中敲诈了别人10万块钱,而且就在她收钱的宾馆房间,当天也死了一个女人。我觉得她这次被杀应该和那次敲诈有关联,而且那次敲诈已经成功了,她为什么还要到沈阳来,到沈阳来找谁,他丈夫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有些人见到警察会紧张,有的事是不愿意说,有的事是想不起来说,但是对记者就没有这些顾虑,恰恰会说出一些有用的东西来。”

    “你不是说不破案子吗?那你要知道这些干什么?”

    “我想弄清楚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等案子破了,那只是一个结果,我要写出好东西,需要过程。这个就得靠多了解故事中的人物,现在黄小娟已经不在了,只有通过她丈夫和其他亲人来了解她。”

    “不行,你越说我越害怕。早知道你当记者是干这个,我早就不让你干了。”

    “爸!至于这么严重吗?”

    “至于!你忘了那些短信了?忘了有人一次一次吓唬你了?你们那个领导脑子一定是进水了,什么不抢别人男朋友就没人害你?那些能摊上案子的有好人吗?被杀这个女的不就是个诈骗犯吗?好人能无缘无故就被杀了吗?整天见这些人,问这些事,能有好吗?别说了,咱回去。”窦志坚启动汽车。

    “爸!就算你把我拉回去我还会自己跑过来的,这是我的工作,我会处理好的,再说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你看看我是怎么做的?”

    “不行,如果你的工作必须得见这种人,咱就辞了它,爸养活你。”

    “你养活我是没问题,问题是我喜欢做这个工作。”

    “喜欢也不能做!”

    “我已经长大了!”

    “不管你长多大,只要我还在,就不能看着你去做危险的事。”窦志坚把导航仪的终点调到沈阳。

    简直是祸从天降,哪有司机敢取消采访的!窦子萍沉默了很长时间,她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说服爸爸,但假如不能及时说服他,不仅这次采访泡汤,以后工作都成问题了。这下薛仲乾该高兴了,不用他张罗换线儿,爸爸可比他猛多了,换线儿只是小意思,换部门,辞职,爸爸都干得出来。不过对付爸爸一定不能着急,要以理服人。窦子萍斟酌半天才又开口说话:

    “我对这个案子很感兴趣,从一开始就觉得案子后面一定藏着一个爱恨情仇的故事,我想知道那个故事,想把它写出来。”

    “每个人都有故事,但是任何故事都不值得你冒险去了解。”

    “我已经了解很多了,上个案子的被害人,她的同事、男朋友、一起租房的室友,都见过了。还有那个案子的嫌疑人妻子,我们都见过两次了。包括这个黄小娟我都见过的,还和她聊了一会儿呢。做记者没有你想的那么危险,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做政法记者了。”

    “别人做不做我不管,我只管我女儿。爸爸宁愿你只是个平平常常的姑娘,将来找个本本分分的女婿,过简简单单的生活,不希望你冒任何风险,哪怕是被吓一下都不值得。”

    “可是,我早就不是平平常常的姑娘了。”

    “那就从现在开始变得平平常常。”

    “咋么可能?!”

    “以前我也希望你很出色,那样我会觉得很有面子。可是现在不这样想了,这世道太凶险,我自己已经混得遍体鳞伤,不仅我,包括你妈妈,包括王怡涵,哪个得着好了?我不能让你也像她们一样,宁可你平平常常,简简单单。”

    “我不愿意那样活着。”

    “你现在还小,等你到了爸爸这个年龄就会知道爸爸现在的决定是对的。”

    “你应该在我小的时候做这个决定,现在已经晚了。”

    “不晚。”

    “爸——我们过去沟通太少了。你只知道我是你女儿,根本就不了解作为一个成年人的我。你知道我当年一个人跑到美国去,在那个陌生的地方,看着不一样的人群,听着不一样的话,过着农民工一样边缘化的生活。在那几年里我经历了很多事,如果你在我身边会比今天更加生气,更加不放心。可是当时你不在我身边,我自己做出了选择,而且后来证明我的选择至少不是最坏的,所以我现在才能好好坐在你身边。就像一棵树已经长大了,自己经历过风雨,也见到过彩虹,你再想把它像小树苗一样包裹起来,后果只有一个,就是杀死那棵树。”

    窦子萍的话句句敲打着窦志坚的心,他必须承认,在女儿成长的过程中自己犯了太多错误,如今女儿能出落成这样简直就是天养的,他确实没有权利说三道四,可是作为父亲,为女儿担心总没有错吧?

    “爸爸只是担心你,怕你受伤,没有别的意思。”

    “如果你不能尊重我的选择,我会更受伤。”

    这句话让窦志坚无语,他两眼盯着前面的路,机械地开着车。

    窦子萍看了一眼爸爸的侧脸。年轻时爸爸的侧脸是绝对完美的,高高的眉骨,挺直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饱满坚实的下巴,这样的侧脸是让国内众多男影星都会羡慕嫉妒恨的形象。现在爸爸虽然老了一点,下巴上有了赘肉,但是眉骨、鼻梁、嘴唇依然线条清晰,而且爸爸的眼睛特别明亮、清澈,那里边隐隐有一点寒光,就像从高原寒湖折射出的光芒,窦子萍始终认为爸爸就是金庸、梁羽生笔下的仙侠,只不过如今的江湖不再是冷兵器的天下,爸爸的武功再高总是斗不过那些邪门功夫。就像他自己说的,如今已然伤痕累累,却仍然不肯退出江湖。面对如此境遇的爸爸,窦子萍理解他对女儿的紧张和担忧。

    “爸,我明白你的心意,也理解你的想法。其实你能陪我来营口我特别高兴。还记得吗,你有多久没陪我做过我喜欢做的事了?小时候你总是忙,没有时间,后来我们和王怡涵、王子在一起,你也没有时间单独陪我,再后来我出国了,一去就是6年。现在我已经长大,也不怎么需要你陪我。真的是好不容易才有这么个机会,你愿意用两天时间陪我采访,虽然嘴上说不希望你来,可我心里真的很高兴,真不想就这么结束了,不舍得——”

    窦子萍觉得鼻子有点酸,抽了一下。“决定来营口是在老鼠事件之前,出了那件事以后我自己也犹豫过,一个人跑这么远的路,万一有人想对付我,机会太多了。可是人总不能因为害怕发生一些事就躲起来什么也不做吧?因为采访我认识很多刑警,他们几乎每天都在面对危险,可是仍然能够坦然地工作和生活,因为他们在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的同时不惧怕任何危险。我现在还做不到他们那样,而且胆子很小,一只老鼠就让我直接疯掉了,但是我希望能有一颗勇敢的心。现在有爸爸陪着,我觉得自己很有底气,就算黄小娟的丈夫不配合,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假如爸爸在身边,采访过程还是很凶险的话,我自己也没勇气继续做下去,那我真的会考虑换条线儿,或者转行——”

    窦子萍低下头,她说的是心里话。最近这一段出现的种种状况确实让她感到紧张,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平静的生活突起波澜?恐吓短信,恐怖袭击,两个案件的被害人、嫌疑人家属先后登场,爸爸的第二次婚姻破裂,自己与薛仲乾之间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还有赵刚对她的关心和保护——

    窦子萍正在心里盘点这些事件,忽然间感觉车子似乎是在调头,她赶忙抬头看前面,果然车子调头了。窦子萍转向爸爸。爸爸好像在专心开车,并没在意她。

    窦子萍扑过来抓住爸爸的胳膊:“爸——”

    “别闹,危险。”爸爸仍然板着脸,很严肃的样子。

    “谢谢你相信我。”窦子萍的眼眶反倒红了,可是脸上却绽放着笑容。

    窦志坚并没有看窦子萍,可是他自己的眼眶也有些发热,为此他瞪起眼睛,怒目直视前方。“你说得对,爸爸应该尊重你的选择。你现在是大孩子了,爸爸对你的保护应该是支持你、和你站在一起。走吧,现在咱们去找那小子。如果他敢乱来,看爸爸怎么教训他!”

    窦子萍笑出声来,同时掉落两行热泪。

    窦志坚这时才转头看了一眼女儿。窦子萍在看到爸爸笑脸的同时也看到他眼角的泪花。

    这对父女擦干眼泪,再次朝着采访目的地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