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5、记者要做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725字

    车子开到赵大伟家楼下的时候已经是下午。远远就看到一辆搬家公司的车停在赵大伟家楼门前。爸爸靠边停好车,和窦子萍一起躲着搬家公司的人走上楼。刚开始窦子萍还以为是赵大伟的邻居在搬家,可是爬到6楼,大门敞开的却正是赵大伟家。等背电冰箱的工人下楼以后,窦子萍对爸爸说:“在这儿等我吧,我自己进去,你也去的话怕他会紧张。”

    “我有那么恐怖吗?”

    窦子萍笑了一下,迈步走进赵大伟家。窦志坚就站在房门外,保持对室内一举一动的监控。

    一进房门,客厅墙上挂着的大幅结婚照片首先抓住窦子萍的眼球,照片上的新娘应该就是黄小娟。因为是结婚照,又化浓妆,又修底版,出手都很重,窦子萍第一眼看到新娘很难与那个去办公室找过她的女人联系起来。

    “找谁?”从厨房过来的这位男士应该就是黄小娟的丈夫赵大伟了。他与婚纱照上的新郎也相差很远。

    “你好,我是从沈阳来的记者,叫窦子萍。请问你是黄小娟的丈夫赵大伟吗?”

    赵大伟打量着窦子萍。“干啥呀?”

    “我是负责报道这个案子的记者,知道被害人的情况以后特意过来看看她的家人。听说你们的孩子还小,不知道媒体能不能帮上忙。”窦子萍的这几句话至少没有把赵大伟的神经搞紧张。

    “媒体,媒体能帮什么忙?”赵大伟像是自言自语。

    “没想到正赶上你搬家,打扰了。”

    这个时候有搬家工人进来,赵大伟又带他们去厨房。

    窦子萍继续打量着已经搬得差不多的客厅。在窗台上又看见一个相框,里边是一张黄小娟的写真照,尽管也化了妆,可是真实感比婚纱照强得多。没错,就是她。窦子萍很清楚地记得黄小娟到报社以后的一举一动,因为反复想过太多次,好像黄小娟已经活在那段记忆里。

    工人又抬了东西下楼,赵大伟走过来,经过门口的时候注意到窦志坚。“那人和你一块儿的?”

    “对,是司机。”窦子萍手里还拿着那张照片。赵大伟也朝那张照片看了一眼。“我见过你太太,就在出事前不久。”

    这句话让赵大伟很感意外。“你见过她?”

    “对,她去报社找过我。”

    赵大伟咽了口吐沫。

    “何慕的案子也是我报道的,她应该是看过报道之后知道我,然后去报社找我。”

    “她找你干什么?”

    “问何慕的案子。”

    赵大伟显然有点不安,这或许说明他知道黄小娟敲诈何幕的事。从道理上讲,妻子出去拿回10万元钱,怎么会不告诉丈夫是怎么来的呢?可是赵大伟却一直对警察说他不知道黄小娟从何幕那里拿了10万块钱,他从来就没见过黄小娟手里有10万块钱。

    “何幕是谁?”这句话赵大伟问得很不自然。

    “警察不是已经找过你了吗?你应该都知道了吧?”窦子萍的反问让赵大伟更加狼狈。

    “不知道。”赵大伟开始有点急躁了。

    窦子萍马上停掉这个话题。“自从知道被害人是黄小娟之后,我一直很自责。她当时去报社找我问何慕的案子,一来因为我知道的情况有限,二来也不清楚她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问这件事,所以没有对她说太多。如果我多和她聊聊,说不定她会告诉我些什么,那样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到她,或者可以劝劝她。就算她以前与何慕之间发生过什么过节,但是和生命比起来,那些都不重要。你说呢?”

    “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赵大伟明显回避说这些事。

    “从出事时间判断,黄小娟应该是离开报社没多久就遇到不幸。到目前为止,我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我以为作为她最亲的亲人,你会关心她最后说了什么,状态怎么样,难道你不关心这些吗?”

    “人死不能复生,知道又能咋地。”

    看起来对这个丈夫打感情牌没用,不过他的躲闪和回避正说明他确实知道一些事。窦子萍决定再换个角度试试赵大伟的底限。“这么急着搬家,是因为住在这里会想起她,还是有别的原因?”

    “房子早就抵押出去了。人家催着搬,不搬咋办?”

    “家里还有另外的房子吗?”

    “哪还有?马上饭都吃不上了!”

    因为赵大伟的声调高起来,窦志坚即刻出现在房门前,严阵以待地注视着窦子萍和赵大伟。

    窦子萍依然淡定。“妻子走了,房子也卖了,如果真到吃不上饭的地步,谁能帮助你和孩子?”

    “谁能帮?没人能帮。”

    窦子萍放下黄小娟的照片,拿出名片递给赵大伟。“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也赶上正在搬家,虽然是专程从沈阳过来,本来想和你多聊聊,既然这样今天就不打扰了。万一你想到什么,或者有什么需要媒体帮忙,可以找我。”

    赵大伟接过名片,看了一会儿。“你们大老远过来到底想干啥?”

    “想知道黄小娟是怎么样的人。”

    赵大伟看着窦子萍。“警察不是说她敲诈那个叫何幕的吗?”

    “警察是这么怀疑的。可我不是警察,不负责破案,我只想知道黄小娟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窦子萍看了一眼墙上的婚纱照。“不管怎么样,一个妻子和母亲不在了,一个家就这样散了,应该有人告诉大家到底发生了什么。这就是记者要做的事。”

    “不管她是啥样的人,现在就是个死人,啥也不管了,扔下孩子和这个乱摊子,她到是清闲了。”

    窦子萍越来越觉得赵大伟的的反应不合常理。难道这对夫妻之间有过节?不管怎么样总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吧,人都死了,有什么过节总该被怀念冲淡些吧。

    “你真这样想吗?我怎么觉得黄小娟在活着的时候,一直在拼命弄钱,很想帮你分担生活的压力呢?”

    窦子萍的话好像点到了赵大伟的某个穴道,他的眼神中露出几许惊慌。“谁告诉你的?”

    “我是记者,除了采访你也会采访其他人。况且沈阳有很多媒体,每个媒体都在报道黄小娟的案子,据我所知其他记者早就来过营口了,他们从别的渠道了解到一些情况,我们之间都有沟通。”

    “你别听他们瞎说。”

    “所以我才直接来找你。你是她丈夫,应该最有发言权。”

    “我也没啥好说的。人死了就是死了,问过去没有用,你们不要到处问了!”

    窦子萍忽然觉得现在的赵大伟和那时的黄小娟有几分相像,都是欲言又止,可见赵大伟知道的一定比他说出来的多,他到底为什么不肯说呢?

    从赵大伟的眼神中窦子萍看到那扇沟通的窗没有开启。尽管还不算资深记者,她已经总结出什么时候适合发问,什么时候应该闭嘴。至少今天不会从赵大伟这里得到什么了。

    “既然你忙着搬家,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你和孩子多保重。”窦子萍果断地走向房门,对窦志坚说:“走吧。”

    两个搬家工人正好从楼下上来,与窦子萍和窦志坚擦肩而过。此时背后传来赵大伟的声音:“你们怎么知道我家的?”

    窦子萍站稳了,转过身。“我和办案的警察都很熟,想找到你很容易。”窦子萍的语调平和,内容却没有退缩。

    “你别把我登报纸上,你们要是敢登,我就告你。”

    “我可以不登,但是现在记者太多了,能力都很强。难保就有媒体把你说出来。如果你真不想让自己被动曝光,最好的办法不是躲,也不是吓唬记者。”

    “那是什么?”

    “选择你最信任的记者,把真实情况告诉他,把你想说的话说出来。这样在你看到报纸的时候才不至于特别生气。”

    赵大伟直勾勾看了窦子萍一会儿。窦志坚一直用比赵大伟更凶猛的眼神盯着他。

    “你多保重吧。再见!”窦子萍转身朝楼下走去,没有再回头。窦志坚走在女儿后面,随时准备断后。

    他们背后没有再传来任何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