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6、真的有点可惜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3236字

    从离开赵大伟家,一直到上他们的车,窦子萍和窦志坚都没有说话。关好车门,发动汽车,这时窦志坚看了女儿一眼。窦子萍还在思考,并没注意到爸爸看她。

    此刻窦志坚才清楚地意识到女儿真的长大了,她可以沉着、冷静、智慧地面对陌生甚至有风险的环境,她熟悉并喜爱自己的职业,而且具有很高水平和经验,她已经不是一个孩子,而是一个值得信赖的职业人,她比很多窦志坚接触过的男人和女人,甚至很多感觉良好的所谓成功人士都更出色,她是一个从自己的血脉中分支出去,却比自己更优秀的人。

    一棵行将枯萎的老树看到自己身上长出一根茁壮的枝干应该就是现在这种感觉吧!

    “来对了。”

    爸爸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窦子萍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哦?”

    “这趟营口来对了。以前是爸爸的错,以后爸爸会多了解你。现在看来你确实不是平平常常的姑娘,你比爸爸想象的还要优秀。好好做记者吧,如果需要司机,爸爸是第一人选,万一我走不开,也会给你派个像样的司机。只要安全没问题,一切都没问题。”

    窦子萍笑了,她觉得这20多年里,最近这一段才是他们父女俩最亲近的日子。

    在离开营口之前,窦子萍父女又去与黄小娟的姐姐见了一面。这个姐姐与赵大伟不同,她很配合,也爱讲话,不过应该是真不知道什么,所以说的东西大多没用。但是,她却无意间提供了一条窦子萍认为很有价值的线索,那就是黄小娟过去在朝阳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工作过,因为嫁人才又回到营口。

    朝阳,不正是何慕下派锻炼的地方吗?黄小娟知道何幕在朝阳出轨的事,一定就是她在那里工作那段时间。这件事赵刚知道吗?他们有没有去朝阳查过呢?或许那时何幕就认识黄小娟也说不定呀。

    很多情况赵刚确实没有告诉窦子萍。到目前为止窦子萍只知道黄小娟去敲诈何慕,理由是她知道何慕与另一名女子在他下派锻炼时有一段私情,结果何慕给了黄小娟10万元钱。没想到当天中午在何慕与黄小娟交易的宾馆房间出现命案,另一名女子被害,房间中很多证据都指向何慕,因此怀疑何慕杀死敲诈她的女人,但由于何慕始终坚持敲诈他的另有其人,案情一度陷于停滞。就在此时出现了碎尸案,并最终证明死者黄小娟是敲诈何幕的人。

    现在的问题是,吴娇丽为什么被杀死在何慕与黄小娟见面的宾馆房间里,而且时间几乎重合?吴娇丽与何慕、黄小娟到底有什么联系?现在吴娇丽和黄小娟都已经死了,何慕又坚称根本不认识吴娇丽,此前也不认识黄小娟,更不知道吴娇丽和黄小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成谜。既然杀害黄小娟的凶手确定不可能是何慕,那么黄小娟又是被谁所杀?在两个女人被杀的案件中,何慕到底扮演了什么角色?

    从营口回来以后,这些问题反复在窦子萍的脑子里转悠,她现在的调查完全属于个人行为,既违背赵刚的意愿又没有征得薛仲乾的同意,因此她不好对他们俩个中的任何一个提起自己的调查进展。可是窦子萍又对自己目前的采访很着迷,几乎每次行动都会发现新线索,这让她欲罢不能。窦子萍需要更多信息,这些信息赵刚那儿肯定有,不过她不能指望。现在还能指望谁呢?

    窦子萍想到何慕的律师。她知道何幕的律师是薛仲乾帮忙介绍的,找到这个律师并不难,可是得怎么对薛仲乾说呢?她已经有太多事情没有告诉薛仲乾了,包括上次王丽到报社找她的事。感情就是越走越近,越拉越远,现在她和薛仲乾正在渐行渐远,真的有点可惜。

    窦子萍满腹心事地把车开进地下车库,停好车,站在负一层电梯前。电梯从负三层上来,门开之后,窦子萍先看到电梯中一个人的一双脚,然后目光摇上来,竟然意外地看到那个人是薛仲乾。窦子萍见鬼一样瞪大眼睛,脚步却一点没动。电梯中的薛仲乾赶紧按住打开键。

    “怎么不上来?”

    “你怎么到下面去了?”

    薛仲乾无可奈何的样子:“什么叫到下面去了,我是鬼呀?快上来吧。”

    窦子萍这才迈进电梯。通往地下停车场的电梯成细长状,宽度也就是并排站两个人,而且灯光很暗。可能是为了把空间显得大一些,四面都是镜子一样的墙板,结果里边两个人就变成四个人,八个人......反倒显得更挤。

    “小月早晨出去采访,人家单位派车过来拉着记者一起走,她来晚了,单位的车已经到了,她就给我打电话,让我下来帮她停下车,她直接跑了。”薛仲乾说。

    “哦,这么回事呀。”

    “就算没想到能在这儿见着我,也不至于吓成那个样子吧,跟见了鬼似的?”

    窦子萍也不能告诉他“正在想你,你就突然出现了”,只好笼统地说:“人家正想事呢。”

    “想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讨厌!”

    这是他们以往对话的风格,可是现在说过这么几句之后,两个人都停下来。电梯里的气氛有点诡异。两个人都觉得呼吸的声音在膨胀,尽管谁也没挨着谁,可是都觉着自己的生理空间有点被侵犯,那一次亲密接触还真落下后遗症了。虽然这段电梯只能从地下乘到五楼,一共也不超过一分钟时间,可是这一分钟却让两个人心中七上八下,动了不少乱七八糟的念头。五楼到了,他们赶忙钻出电梯。空间一大,人马上放松下来。从五楼到他们办公的楼层需要换乘电梯,他们要经过一段比较长的走廊才能到换电梯的地方。

    “今天有稿子吗?”领导先发话了。

    “目前还没有。上去打一圈电话看看。”

    “碎尸案没有发布会了?”

    “没接到通知。找到被害人以后,他们也不再投入很大精力找那些残肢。以我的经验大概在残肢上很难找到线索,现在应该是在调查黄小娟的人际关系。从此以后大概不会开发布会了,直到案子破。”

    薛仲乾没再搭腔。两个人闷着头走了几步,窦子萍决定还是说点什么。“对了,那天何幕的妻子来报社了,在一楼大堂里把我叫住,我还在水吧跟她坐了一小会儿呢。”

    终于说了。你这个家伙到底是不想告诉我还是忘了告诉我呢?薛仲乾并没有显得多吃惊,也没看窦子萍。“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有人在我车上放东西那天,快下班的时候。”

    在这儿薛仲乾看了窦子萍一眼,心里想:这个丫头就没把这两件事往一块儿想想吗?看来是没有。也难怪,她怎么会想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会对她做那种事呢?

    “那天我刚从刑警队回来,忙着上楼写稿,也没好好和她聊。大概她有点不高兴了。”窦子萍转头看薛仲乾,薛仲乾一脸严肃,很正式地对她说:

    “正想跟你说呢,以后不用再管何幕的事了。如果王丽直接找你,你也不用见她,什么都不用跟她说。”

    “为什么?”

    “因为——第一,我和那个托我办事的人已经没有关系了。第二,王丽这个人我也说不好。既然是我介绍你们认识的,现在我要取消这个介绍,你就当不认识她好了。”

    这倒是个好消息。又一次强调和女朋友分手,难道是一种表白吗?这个家伙一面强调和女朋友分手,一面又表现出对自己忽冷忽热,是在欲擒故从吗?呸呸,窦子萍再次鄙视自己。

    “想什么呢?”薛仲乾认真看着她的眼睛,窦子萍马上把目光避开,万一他真有韩剧里演的那种读心能力呢?那自己不是全都暴露了吗?窦子萍仓促应付到:

    “我在想,如果这样的话,我还能通过谁去了解何幕的情况呢?”话一出口她才发现自己真是聪明,简直太聪明了!这么自然地为下一句话做好铺垫。

    而薛仲乾却完全不知道窦子萍的想法,还真替她在想这个问题。其实不用他想,窦子萍马上就有提议了:

    “律师怎么样?何幕的律师不是你帮忙介绍的吗?他这一段应该对何幕有很多了解吧?”

    “他只是对案子能有点了解,对何幕那个人怎么可能了解很多?”

    大哥,我就是想了解案子呀!窦子萍暗暗叫着。“如果要帮何幕辩护,律师一定要去了解何幕周围的人,他能帮我介绍那些了解何幕的人也行啊。”聪明,太聪明了!窦子萍继续夸自己。

    “你对这个案子的热情还没退吗?”

    “怎么可能退呢?这案子现在正在较劲,我会在不影响工作的前提下继续了解案子中的人。你帮忙介绍下那个律师好不好呢?”

    看着窦子萍那双天真的大眼睛,薛仲乾只有无奈。“只要你答应我刚才说的话,我就把律师介绍给你。”

    “哪一句?”

    “大姐,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

    “哦,哦,哦,取消我和何幕妻子认识,对吧?我答应你,当然答应了。反正我也不怎么喜欢那个人,坚决取消!”

    薛仲乾笑了,眼前这个姑娘就是这么神奇,他会时而觉得她是妹妹,时而觉得是爱人,时而又觉得是女儿。“但愿没有那一天,假如真有那一天,当她知道所有事情的时候,希望她不会鄙视我到根本就想不起我的程度。”薛仲乾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