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7、谁与他有如此深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745字

    由于赵大伟坚称不知道黄小娟向何慕要过10万元钱,更没见到过黄小娟拿回家10万元,而那些钱全部都是现金,警方也无法证明他们夫妇俩确实拿到过10万元钱。赵大伟所提供的沈阳方面的熟人,警察也一一了解过,没有发现与黄小娟的失踪和被杀有关联。案子又出现新的瓶颈。

    从火凤凰宾馆案发到现在,赵刚他们已经多次提审过何慕,何慕的供述基本一致,没有明显的编造痕迹,特别是黄小娟身份被确定以后,何慕供述的真实性又增加几成。经过笔迹鉴定,何幕手里的敲诈信确实是黄小娟所写,何幕一直坚持说是黄小娟敲诈他,而不是吴娇丽敲诈他基本成立。目前的问题在于敲诈结束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何幕拿走了那10万元,还是黄小娟拿走了10万元。钱到底在谁手里十分重要。

    假如设定何慕的话都是真的,他把10万元钱给了黄小娟之后就离开火凤凰宾馆,吴娇丽的死与他无关,那么惟一不好解释的就是在超市储物柜里的10万元钱。即使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有这笔钱也不能放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啊!而且如果何幕本来就有10万元现金的话,又何必为了给黄小娟钱,四处找人借,凑出10万元来?当然可以解释为这些疑问全部都是何慕事先设的局,如果不是,那么答案还有一个,就是有人故意在何慕不知情的前提下把10万元放在超市的储物柜里,那这个人的目的显然只有一个,就是要陷害何慕,让他跌进这桩命案难以脱身。

    谁会做这种事呢?谁又有可能做这件事呢?从做这件事的目的出发,应该是恨何幕的人,想报复他的人,或者是竞争对手出的狠招。从有可能做这件事的角度,必须得是能把超市储物柜钥匙放进何幕家地下室的人。不管从什么角度看,假如何幕真是被陷害的,那个陷害他的人与他的仇都不一般,竟然大到不惜用杀死吴娇丽和10万元现金来陷害他。到底谁与何慕有如此血海深仇?

    赵刚他们再次提审何慕,直接向他提出这个问题:“谁与你有仇?有没有人恨你,想加害于你,包括你的家人、朋友。”

    听到这个问题,何慕想了半天,这是一个新问题。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一直在怨恨警察抓不到凶手拿他顶包,还真没想过是不是有人作局害他,可是经过思考以后,回答却是:“没有。”

    “我知道会得罪一些人,不过想不到有谁会想要杀我或者想至我于死地。”

    “别感觉良好。仔细想想。”

    “杀人是多大的事呀,尽管恨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想到杀了他,可是真正能下手去杀人的没有几个。况且要是真有人恨我,直接杀我得了,何苦费劲陷害我呢。” 何幕再次很肯定地说。“真没有。”

    赵刚只好换个话题:“你知道元华自杀的原因吗?”

    “不知道。回沈阳之前我已经和她说明白了。我给了她钱,虽然不多,可是她认了,以后也没再找过我。她自杀的事很长时间以后我才听别人说的。”

    “就算她接受现实,也不想再找你。她出事以后,家里人不会恨你吗?”小群的提问明显带有指向性。

    何慕迟疑了一下。“不会吧。我们俩的事她不会告诉家里人。”

    “她能选择自杀,说明对一切都放下了,包括答应你不把你们俩的事告诉任何人。”

    何慕无语。没错,如果元华真没把他们俩的事告诉任何人,那个敲诈他的女人就不会噩梦一样地找上门来,她不仅知道他们俩的所有事,手里还有他们惟一的一张亲密照——女人就是靠不住的东西!此刻何慕悔恨交加。

    “既然有人已经知道你和元华的关系,而且特意选在你正要被提拔的时候来敲诈你。至少说明她对你的情况很了解。你在明处,她在暗处。过去你的情况可以认为是元华告诉她的,那你回沈阳之后,特别是元华死了以后,她又是怎么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呢?想过没有?”

    “想过。”

    “结果呢?”

    “不知道。那个女人我真不认识。她就像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而且一下子就把我砸蒙了。早知道会这样,看到第一封敲诈信我就该报警。”

    “她把敲诈信贴在你家门上,说明知道你住哪,她还有可能知道什么?”

    “我不知道,完全不知道。”

    “你亲戚里边有没有恨你的?”

    “更没有了。我对他们都很照顾,我出事他们也完了。”

    看来何幕的自我评价很高,如果不是在故意作局把水搅混,就是自我感觉超级良好。

    虽然感觉如此良好,离开赵刚他们以后何幕的脑子也开始在“谁会陷害他“这件事上打起转转来。会是元华的家人或者朋友吗?如果元华真不甘心退出,把他们的事告诉家人朋友,最可能出现的情况应该是元华的亲戚或者朋友带着元华一起闹上门来,要求他离婚或者再要更多钱,而不是等元华自杀以后这么长时间,他们才用敲诈和杀人这种事来陷害他。没理由这么做呀?对谁都没好处啊!就算是因为元华自杀,她的家人才开始怨恨他,那也应该元华一出事马上就来闹,不至于过这么长时间才来这么一出!

    何幕还清楚地记得他听到元华自杀时的情形。那天从朝阳来了两个朋友,下班后他们找个地方喝点小酒,也不知道是说到什么事,朝阳的朋友想起元华来。“你听说没?元华死了。”朋友说。

    “元华?”

    “啊,就是老吴他们公司那个元华。”

    “死了?”

    “嗯,服毒自杀了。”

    “为什么?”

    “女人自杀十有八九是感情问题。元华岁数也不小了,正常孩子都该打酱油了。她长得也不赖,啥也不差,一直都没嫁人,为啥?”

    “为啥?”

    那人暧昧一笑:“还用问,不知道是谁养着呢。”。

    何慕的心动了一下,做贼心虚呀。“不会吧?看着不像。”

    “还能让你看出来?保密工作做得好呗,没让她当地下党真浪费材料了。”

    “既然有人养着,怎么还会自杀呢?”

    “这还不简单,被人家老婆发现了呗。或者是男的腻烦了,不要她了,一时想不开就走了绝路。”

    何幕不敢一直追问下去,可是又太想知道更多信息。提议干了一杯以后,又假装很随意地问道:“确实是自杀吗?不会是被人做掉了?”

    “听说公安局也怀疑过他杀,可是调查了一气没有线索,最后还是定为自杀。”

    何幕不好再问了,于是话题从元华的死转到当地一个比较著名的绯闻事件。何慕一边和大家一起八卦,一边在内心深处的某个阴暗角落为自己和元华的关系感到一丝担忧,万一有人看到过他们在一起呢?会不会有传言出来说元华和他有某种关系?如果再把元华的死和他联系起来,公安局一来调查,公司这边先不说,王丽会是怎么个闹法,想一下他已经觉得头皮发麻。

    在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何慕一直提心吊胆,很怕哪一天朝阳的公安会找上门来。在很多个黑夜里何慕辗转反侧,猜想着元华到底是为什么死的。会不会是因为失去自己痛不欲生而选择自杀?每次想到这里,在内心深处那个阴暗的角落还产生过些许得意,同时伴随着一点惋惜,毕竟是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交的女人啊,元华的一颦一笑还在他记忆中,而人已经没有了。

    好在什么事都没发生。何幕的心渐渐放下,以为元华已经彻底远离他的生活,而他的生活正在朝着预想目标进发,一个更高、更强、更完美的何幕正在自我塑造中,没想到就在此时“元华”再次出现,并且害他身陷凌辱,他忽然觉得有可能是元华的鬼魂在害他,这个大胆的想法立马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人处在何幕这种状况下,产生什么怪念头都有可能,一向标榜无神论的他竟然非常后悔没有给元华上过一炷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