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8、和律师说话真费劲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266字

    窦子萍与何幕的律师黄汉约好到律师事务所见面。

    从何幕律师的角度看,黄小娟身份确认使何慕案子峰回路转,黄汉律师正在搜集相关资料,准备对何慕做无罪辩护。

    “你真认为何慕没罪吗?”窦子萍问。

    “当然。”

    “可是你怎么能证明他给了黄小娟10万元之后,没有杀吴娇丽就离开了宾馆呢?”

    “不需要什么证明。黄小娟敲诈何慕10万元,何慕在宾馆房间给她10万元,交易结束,他们各自离开宾馆。与何慕有关的事到此为止。何幕是一个敲诈案的受害者,就这么简单。”

    “如果真这么简单,何幕早就应该被放出来了。”

    “我现在正在努力做这件事。应该用不了多久何幕就会出来。”

    “你真这么乐观吗?”

    “当然。”

    因为黄汉与薛仲乾是朋友,所以对薛仲乾介绍来的窦子萍也算客气,并没有多摆架子,不过他这人就是这么个风格,有点自命不凡。窦子萍做过一段时间记者之后,这种人也见了不少,大概知道怎么应付。

    “你的意思是吴娇丽的死与何慕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至少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证据证明与何慕有关。这两件事的交集就是发生在同一房间里,时间接近而已。”

    “难道不会是这样吗?黄小娟和吴娇丽是一伙儿的,何慕把钱给黄小娟之后又返回来,此时黄小娟恰好出去了,只有吴娇丽和10万元钱在,何慕就杀死吴娇丽,抢回10万元。”窦子萍提出自己的推测。

    “你如果这么假设的话,我也可以假设:黄小娟与吴娇丽是一伙儿的,他们从何慕那里敲诈到10万元,等何慕离开后,黄晓娟杀死吴娇丽,自己带着钱离开。这样是不是更合理?”

    “如果是那样的话,黄小娟又为什么会被杀呢?”

    “同样的问题,如果是何幕杀了吴娇丽,拿走10元钱,黄小娟又为什么会被杀呢?不是更没有道理了吗?况且黄小娟的死更与何慕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这点公安就可以作证,不需要别的证据了。所以吴娇丽被杀死在火凤凰宾馆完全是另一个案子,与何幕毫不相干。”

    和律师说话真费劲,他老人家总是在辩论的状态中,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那黄小娟被杀呢,也是一个孤立的案子吗?”

    “对了,其实这里有3个案子,何慕被敲诈案,吴娇丽被杀案和黄小娟被杀案,这三个案子因为各种原因,看上去像是有交集,很复杂,实际上只是巧合罢了。”

    黄汉的说法窦子萍还从来没有想过。何慕被敲诈、吴娇丽被杀、黄小娟被杀,难道真是三个不同的案子吗?可是直觉告诉窦子萍:应该不是,这其中必定有某种联系。天底下不会有这样巧合的事,连电影里都不会有。

    窦子萍有点不喜欢这个律师。还是赵刚好,尽管他总是不能把一切都告诉窦子萍,但是他们两个可以很好地交流,至少观点和方向是一致的。而这个律师倾向性太强,就算他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也不能只为自己当事人的利益回避事实吧?可是考虑到目前的状况,窦子萍还是决定和这个黄律师继续谈下去。

    “黄律师,有件事我一直想不明白,黄小娟只是知道何慕和他情人的事,而且是过去的事,特别是女主角已经不在人世了,以这样的理由何慕就能给她10万块钱吗?要是这样的话,敲诈也太容易了吧?”

    黄律师的小眼睛在眼镜后边来回转着。他同意见窦子萍一是因为窦子萍是跑案子的,想从她那里探听点消息,二是希望多结实一些记者朋友,在适当时机借助媒体力量为自己的案子加点筹码,三就是薛仲乾的面子了。因此他对窦子萍提出的问题都仔细考虑,也不敢乱说。黄律师深知媒体的力量,既能把人捧到天上,又能让人入地无门。

    “其实敲诈就是心理较量,比谁的心里更强大,被敲诈的人经过权衡,如果觉得破财可以免灾,那么敲诈者就得逞了,如果对方不认,最后敲诈者也可能就放弃了。何慕能被敲去10万块也是因为黄小娟找的时机好,公司正在提拔干部,何慕如果不答应她,担心自己的仕途受影响,那样的话损失的可不只是10万元。这个你懂吗?”

    “懂。我看过《让子弹飞》,知道县长是怎么赚钱的。”

    黄律师笑着摇摇头。心里想:现在这些年轻人啊,真是天真、幼稚、无知又可爱。

    窦子萍却一脸严肃,继续问她的问题:“黄小娟和何慕那个情人又是什么关系呢?她怎么会知道他们俩的隐私?”

    “这个还不清楚。更何况现在两个当事人都不在了,更难弄清。而且对于我们来说也没必要追究这些事情。”

    他是可以不追究这些,律师和警察一样,关心的是案子本身,可窦子萍要做的事却绕不开这些,而且这些才是真正重要的部分。“听说何慕的情人是自杀,对吗?”

    “对,几年前就自杀了。”

    为什么与何慕沾边的女人一个个都死了?这个男人怎么这么邪恶呀!如此想来窦子萍更不认为这些女人的死全都是巧合。如果可以拨通地狱的电话问清真相,答案一定不是黄律师说的那样。这一定是个大大的故事,其中情节跌宕起伏、错综复杂,核心人物就是何慕。

    “确定是自杀吗,不会是他杀?”

    “你不会是想把这第四个案子也牵扯进来,搅在一起吧?”窦子萍的小心思一眼就被黄律师看穿了。

    “我怎么都觉得这些案子不是单摆浮搁的,一定有联系。比如黄小娟与何幕那个情人,她们一定是认识的,那黄小娟是不是早就认识何幕呢?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让黄小娟在这个时候出现?真是简单的为了10万块钱还是有别的什么目的?吴娇丽也一定是在某一个地方、某一个时间点搅进来的,他们4个人绝对掰不开,这4个案子就是搅在一起的。”

    黄律师宽宏大量地等着窦子萍说完,然后慢条斯理地说:“记者就是记者,这些年我接触的记者太多了,基本上都是喜欢刨根问底,可是办案子不是讲故事,我们只需要了解与案子相关的事实,越简单明了越好。至于你猜测的那些事至少我认为与我的案子关系不大,所以我并不关心。”

    好吧,不能指望别人像赵刚或者薛仲乾那样帮忙。窦子萍还记得她来见黄律师最想问的一个问题。

    “何慕的情人叫什么名字呀?”

    黄汉律师的小眼睛转了一下,最终还是告诉窦子萍了:“元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