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79、去故事开始的地方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788字

    不用问,窦子萍采访的下一站一定是朝阳,当然还是要利用周末时间。

    因为这次窦子萍是通过朝阳的同行找到朝阳警察,目的是去了解已经过去多年的自杀案,也不会见什么被害人的亲属,风险不算太大,所以窦志坚同意窦子萍自己坐火车去,而且要求她一定要在朝阳同行的陪同下行动。窦子萍答应了。

    朝阳的同行小潘是个在当地很有影响力的人物,安排了一个很体面的地方让窦子萍和当年负责元华案子的警察见面。

    当时的情况是,元华好几天没去单位上班,同事打电话也联系不上,就去她家找她,敲门没有人回应,同事一着急就报了警,第一时间出现场的就是坐在窦子萍对面的这位警察老王。

    “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死了几天了,人倒在卫生间门口,一看就是中毒。房子的门是从里边锁的,门窗都没有被破坏,屋子里也没有翻动的迹象,综合各方面情况吧,最后认定是自杀。”

    “有遗书吗?”窦子萍问。

    “没有。现场没找到遗书,也没找到装氰化物的瓶子,包装纸啥的,都没有。”

    “是氰化物中毒啊?”

    “对。”

    “不会是她认识的人进来给她下的毒吗?”

    “当时也考虑过,可是查了一阵,一点线索都没有。”

    在来朝阳之前,窦子萍就把相关情况对小潘说了,拜托小潘帮忙了解一下何慕当年的情况,窦子萍还特别嘱咐,元华已经是离世之人,一定要为她保守秘密,问不到情况可以,别再惹起是非。小潘也是有职业水准的记者,和元华单位同事自然聊起何慕,大家还记得何幕,却没有人把元华与何慕联系起来,看来保密工作确实做得不错。

    “有没有这种可能,因为在元华去世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与何慕的关系,当然不会把何慕作为嫌疑人考虑。假如现在重新考虑一下,你认为何慕会不会有嫌疑呢?”窦子萍问老王。

    “如果知道的话一定会调查。不过当时我们调查过元华出事前后可能到她家的人。因为她是一个人住吗,到她家的人很少,也不杂,邻居们反映没看见过单独一个男的到她家来,在她出事前后也没发现任何反常情况。”

    一个了解何慕和元华关系的人就可以从何慕那里敲走10万元,如果是元华本人想敲诈何慕一定不止这个数。在何慕下派锻炼的时候他与元华是情人关系,而且严格保密,等到何慕锻炼结束这段关系也结束了,元华是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情人,对于何慕来讲真是一件幸事。那对于元华呢?一个始乱终弃的男人会让她心里产生怎样的感想?她真就这么认了吗?从最后的结局看她是不认的,因此才会自杀,而一个人选择结束自己生命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吗?与其选择自己去死还不如让给自己带来不幸的人去死。难道元华当时没这么想过吗?

    “元华的家人也没提出什么异议?她与何慕的关系连家人也不知道?”

    老王摇头。“她家里人都在农村,啥也不知道。人死了也就死了,哭一场就算完事。”

    在采访过程中遇见的情况经常与窦子萍的想法和价值观南辕北辙,经历多了以后她开始慢慢明白“一人一世界”的意思,周围的人看上去和自己没什么不同,但是他们的人生和想法却千差万别,只有不断变化角度和思维才有可能弄明白事实真相。

    窦子萍很想去拜访一下元华的家人,可是她的家人都在偏远农村,去一趟很费劲,她也怕这样跑下去把这件事给跑散了,况且赵刚他们还在破案子,如果她到处乱跑,到处乱问,再惊扰了凶手,影响办案就糟了。还有就是她已经答应爸爸,绝对不会一个人去做冒险的事。对于承诺窦子萍非常在意,既然承诺了就一定要做到。她认为这一点是她6年留学学到的最优秀品质。

    “我有一个想法,完全没有证据的,你们不要笑我。”窦子萍很认真地说。“假如当年元华的死是一场谋杀,谋杀她的人就是何幕,理由是元华在何幕回沈阳之后又去找他,威胁他必须离婚或者给她很多钱,何幕为了摆脱元华设计了谋杀她的办法,却在实施谋杀的过程中被黄小娟抓住把柄,以至于黄小娟这次可以轻易地从何幕那里拿到10万元。有没有这种可能?”窦子萍交替看着小潘和老王。

    “你自己都说了,没有证据。”老王委婉地否定了窦子萍的想法。“再说事过这么多年,就算有这种可能也没法查了,因为当时的结论是自杀,现场证据全都没了。”

    “我看目前能做的,还是再查查黄小娟和元华的关系吧。”小潘提议。“我也问过元华同事,元华是不是有个叫黄小娟的好朋友,可是她的同事都没听说过什么黄小娟。家里人都不知道的事,黄小娟却知道,这个确实有点奇怪。”

    警察老王能告诉窦子萍的也就是这么多。接下来窦子萍和小潘准备去黄小娟曾经工作过的妇科医院,看看是不是还有熟悉她的人。窦子萍隐隐觉得,对于解开整个谜团,黄小娟应该是一把钥匙。

    小潘的人脉在朝阳当地真的相当厉害,整个朝阳好像没有他不认识的部门,没有他找不到的熟人。窦子萍暗暗佩服。假如小潘在沈阳有事找她帮忙,她可没有这个力度,差太多了。

    当他们来到妇科医院办公室的时候,除了热烈欢迎的副院长和院办主任,一个过去与黄小娟关系要好的护士已经坐在那里了。寒暄过后,小潘去应付副院长和院办主任,把那个黄小娟的朋友孙姐留给窦子萍独自问话。

    为黄小娟的惨死唏嘘了一阵之后,窦子萍提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你听黄小娟提起过元华吗?”

    孙姐很认真地想了一会儿后回答:“没有。”

    “元华会把一些谁都不能告诉的秘密告诉黄小娟,说明她们的关系很不一般。既然是那么好的朋友,平时总会提起吧?”窦子萍想到她和萌萌,虽然萌萌不在她的工作圈子里,可是她工作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萌萌。没见过人的也知道名字,要问她的同事窦子萍的闺蜜是谁,大家全都会说是萌萌。

    “我跟小娟关系也就算不错了,她也什么话都跟我说,连当初和她对象闹别扭的事都告诉我。可我真没听她说过什么元华。朝阳这地方才多大,她要是说过,我准能记得。”

    看来又落空了,窦子萍内心很是失望。“那你知道黄小娟为什么离开这里吗?”

    “不就是因为她对象吗。她对象是营口人,两人要结婚也不能这边一个那边一个,本来想让她对象来朝阳,可是她对象不乐意,为这事两个都差点黄了,最后还是小娟让步,把好好的工作辞了,跟对象回到营口去结婚。”

    “他们现在是做药品生意,是吧?”

    “就是倒药呗。她那口子原来挣点钱,刚结婚的时候日子过得还不错。后来那小子好上赌了,把原来攒的家底全都赔进去不说,还欠下一屁股债。小娟跟着她可是没享着什么福,竟帮着他还债了。”

    “这几年你和黄小娟来往多吗?”

    “没啥来往了。不怕你笑话,前年小娟过来找我,说他丈夫欠了钱,人家要剁手,两边亲戚能借的都借了,实在没办法,想让我借点钱给她。咱说要是家里有病人,急着用钱,看在朋友一场的面子上,多少也得出点,可是这个赌债没有头儿啊,谁能帮她这个忙!我狠狠心没借给她。从那以后我们也就没联系了。”

    窦子萍忽然想起黄律师的话,难道黄小娟的死真的与何慕、吴娇丽的案子没关系?她是因为欠债,被债主给做掉了?可是,就算债主要下手的话也应该对她老公下手啊?残害一个女人算什么?!窦子萍赶紧把自己的思绪拽回来,她现在是想找到黄小娟与元华之间的关系,可是两个人周围的人都不知道她们是朋友,甚至不知道有对方这么一个人存在。她们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