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1、恋爱中的傻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2:41:31本章字数:2810字

    早会之后有一个采访,采访结束,窦子萍决定还是回报社写稿。尽管与薛仲乾那番谈话很不愉快,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按照他的意思办。这就是典型恋爱中的傻女人吗?

    为什么一再表示没有女朋友,又一再强调他们只是同事,这不是欲擒故纵,简直就是感情暴力!必须马上整理这团乱麻,如果真的没办法放下那个人,也只有换部门,甚至换工作了。窦子萍,你也会有这么不洒脱的时候啊!

    心烦意乱地回到报社,心烦意乱地写完稿子,窦子萍给萌萌打了电话,强烈要求今天共进晚餐。要知道以前这样心烦意乱提出无理要求的总是萌萌,这次终于换成窦子萍了。萌萌有点幸灾乐祸地爽快答应,她们相约还是去那家韩式料理店。

    窦子萍到的时候,萌萌已经到了,悠然地喝着大麦茶。窦子萍刚刚坐稳,萌萌就伸过脑袋不怀好意地说:“是哪位公子搅乱了你的心啊?”

    “本来以为自己可以搞定,现在看来真是搞不定了。”窦子萍恶狠狠地说。

    她们点了足够4个人吃的东西,还要了两大杯米酒。最后东西都吃掉了,米酒又上4杯,结果可想而知。窦子萍用手拄着嘴巴子,脸都被她弄变形了,眼睛也睁不开,舌头当然已经很大很大。

    “必须当他不存在,可是他又每天在你眼前晃。每次看到他,或者听到他的声音都会起鸡皮疙瘩,不理他不行,躲着他也不行,他就是要活活的把人折磨死。”窦子萍叨咕着。

    “你为什么不能直接问他呢?”

    “我直接问他?怎么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你这么喜欢人家,为什么就不能直接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可能,完全不可能。我是永远不会问他的。如果他真愿意看着一颗心是怎么碎掉的,我就给他看好了。”

    “你傻不傻呀?”

    “当然傻了。他有什么好的?用情也不专一,人还算帅吧,说话声音好听,对我也好,基本上是百依百顺,职业水准也不错——还有就是太招人了,这样的人肯定不行,我们那个楼里,别的公司的小姑娘好多喜欢他,我都知道,所以绝对不行——”

    “你说了半天,全都是喜欢他的理由。”

    “不可能。我不能喜欢他,他属于那种被我一票否决的那种。”

    “别硬撑着了姐姐,你也不小了,喜欢一个人就别骗自己,好不好?”

    “不好,必须得忘掉他。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吧,也许我眼睛瞎了,脑子坏了,只看到他一个人。你帮我问问上帝,他老人家给我准备的那个人在哪儿呢?我得赶紧找到他。帮我问问,赶快啊——”

    说到这儿窦子萍的脑袋出溜到桌子上,她趴在那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嘴里不时还嘟嘟囔囔说着什么。萌萌早就料到会有这个结果,事先已经把她的男朋友布置在隔壁饭店,现在该他出场了。

    “看来是真掉进去了,怪可怜的。”萌萌的眼圈红着。她也喝了不少酒,处于半清醒状态。

    她男朋友是没喝酒的,只在隔壁吃了一碗面,然后就一直等待召唤。

    “亲爱的,你买单吧,然后咱们把她送回去。”萌萌那副样子好像是在料理后事。

    还是清醒的人靠谱,萌萌的男朋友说:“我说别咱们送了,给她那位打个电话,如果他能来就说明他也喜欢豆子,这层窗户纸捅破不就完了吗?万一那小子不来,咱送豆子回家,回头也可以告诉豆子,别给那家伙机会了,那人不值得她喜欢。”

    “哦,宝贝儿,你真聪明!”萌萌捧着男朋友的脸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吻。

    萌萌翻出窦子萍的手机,找到薛仲乾电话,又喝了一大杯水,让自己清醒清醒。她担心的是薛仲乾找借口不来,她怕自己会一下子控制不住,借点酒劲再说出什么让窦子萍丢脸的话。一番准备之后,萌萌像按动导弹发射开关一样按下拨出键。

    她所担心的事没有发生。薛仲乾知道窦子萍喝多了酒之后,直接问她们在哪儿,说马上过来。放下电话,萌萌对她男朋友说:“你怎么办?”

    “我到外边去,等他到了我再出现,这样我把你接走,豆子就交给他了。”

    “咱们这样做对不对呀?万一那小子真是个坏人,不是把豆子给害了吗?”

    “豆子这么喜欢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

    “豆子是我最好的朋友,万一她因为这个事不再理我了怎么办?”

    “哎呀,都到这会儿了,你还想这些干什么?我赶紧出去了。万一他就在附件呢,看见我总不大好。”

    在他们谋划的过程中,窦子萍一直趴在那儿,像个懵懂的小宝宝,沉浸在米酒的世界里。萌萌坐回到她身边,像大妈一样慈祥地摸着她的头。“但愿那个人值得你喜欢,但愿我们的决定是对的。我会帮你捅破那层窗户纸,你会不会怪我呢?如果你怪我的话,我就用后半辈子来向你道歉好了。”

    萌萌正在那里诅咒发誓,餐馆的门开了,薛仲乾冲进来,几乎一眼就发现了角落里的窦子萍和萌萌,带着一股风来到她们身边。萌萌赶紧站起身,人家毕竟是领导啊。

    薛仲乾看了一下桌子上的东西,既无奈又心疼地看着萌萌说:“到底是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

    “她心里难受。”

    薛仲乾看着窦子萍。“吐了吗?”

    “没有。她一般不吐,比较珍惜粮食。”

    薛仲乾看了一眼萌萌:“你没事吗?”

    “我没有她喝得多,不敢使劲喝,就是怕她这样没人管。”

    “谢谢你给我打电话,如果她不是喝成这样,也许不会让你找我。”

    萌萌鼓起勇气,尽量用心组织她的语言:“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听她的意思是你在玩暧昧,听你的意思又好像是她不理你。你们都这么大人了,干吗就不能说清楚,何苦来这么折腾自己?”

    薛仲乾一副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是我不好。”

    “既然知道了她的心思,该怎么办你自己定吧。豆子不是会轻易喜欢什么人的,希望你不要辜负她。如果你还让她这么难受,我都不会答应。”

    萌萌算是完成了闺蜜的任务,被及时出现的男朋友领走了。薛仲乾扶着窦子萍打了一辆出租车,他先把窦子萍安顿好,然后坐在她身边,让窦子萍的头靠在他肩膀上。

    车子开动之后,窦子萍应该是睡着了,非常安静。随着车子的颠簸,她的头一点一点倒进薛仲乾怀里。为了让窦子萍舒服点,薛仲乾朝外边挪了挪,让窦子萍的头躺在他腿上,两条胳膊变成安全带稳稳抱着她。这条路应该不短,可是薛仲乾还嫌它不够长。窦子萍能这样乖乖躺在他怀里的机会不会有很多,他希望路没有尽头,夜同样没有尽头,就让他们一直这样到永久。

    出租车在窦子萍家的园区大门外停下,他们下了车。脚一落地窦子萍好像清醒了。

    “哇,已经到家了!”

    “你还认得家。”

    窦子萍猛然发现身边的人是薛仲乾,大惊小怪地说:“怎么是你?!”

    “才看见我?”

    “不可能!”

    薛仲乾一把抓住窦子萍的胳膊,避免她栽倒在地。“不可能也没办法,现在你只好跟我走了。”

    “真奇怪——”窦子萍一边嘟囔着一边乖乖跟着薛仲乾朝前走。

    “我背你吧,好不好?”在窦子萍又摇晃了一下之后薛仲乾说。

    “完全不可能。”窦子萍答非所问地大声回应。

    薛仲乾站住,双手抓住窦子萍的胳膊。“站好了。”然后他转过身去,弯下腰。“来吧。”

    “绝对不可能,不可能两个晚上都梦见你。”窦子萍站在他身后,饶有兴致地说。

    薛仲乾又转过身来,站在她面前:“为什么不可能?”

    “不可能就是不可能。”

    “完全可能。”

    “胡说。为什么,你说为什么可能?”

    “因为我每天都梦见你。”

    “嘻——”窦子萍笑了,笑得像个孩子,像个傻子。

    薛仲乾一阵心酸,把窦子萍揽进怀里。“宝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做了错事,错得太多,错得太远,已经没法回头。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多舍不得你,我该怎么办——”